得法四個月的巨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日】我是今年2月底才得法的新學員。在短短4個月的修煉中,我無論從身體還是心性上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在此,我將我的得法經歷和體悟與各位同修分享。

1.從無神論到有神論的轉變

由於多年受到無神論教育,我的心目中從來沒有覺得有神的存在。即使有時覺得冥冥之中有高級生命在操縱著人類,也覺得那是離我十分遙遠的事。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誰會在意我的存在?我總是對人說:「我從小被教育信共產主義,發現受騙後,甚麼也信不了,只信我自己。」

然而這一切,隨著法輪功學員來到我居住的小鎮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原來對氣功從未感過興趣和相信過,再加上邪黨的宣傳和人性中對強權懼怕的弱點,心中對大法存有偏見。記得剛剛聽到鎮上的其他中國人對我說,我們這兒來了個煉法輪功的,我立即說:「哎呀,你千萬別介紹她跟我認識,我得離她遠點。」我這樣的狀態,慈悲的師父還是創造機會,點化了我這個有緣人。

我兩年前膝關節突然感覺不適,走路時有些疼痛,上下樓時更甚。在公司裏上下樓需要坐電梯,嚴重時,在家裏上下樓只能跪著走。去西醫那裏檢查,一切指標十分正常。醫生無法解釋,只給我開了些止痛藥。我只好輾轉打電話到中國找到我以前常去看的中醫大夫。因無法見人把脈,大夫就讓我吃一種中成藥。藥吃了後病情雖然有所好轉,但時不時又會發作。後來這種狀況蔓延到手指關節、腳踝、手腕,幾乎全身所有關節都覺得涼風習習,隱隱作痛。年紀輕輕,常常覺得後背發涼,總穿得像老太太一樣多。我的心裏害怕起來。當時的我越發覺得人生無常,苦海無邊。

當然,我想躲避法輪功學員的心願未遂,在那個中國人很少的小鎮上,我還是結識了法輪功學員。當一位學員告訴我,她嚴重的過敏在看了四講《轉法輪》後症狀就消失了時,我被震驚了。我就順口說了句,「那也給我看看這本書」。她隨即給我發了網址。我的好奇心就這樣被勾起來了。其實,我當時也想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為甚麼被迫害長達7年之久,在擁有眾多學員的情況下,還沒有揭竿而起?只是那樣苦口婆心的向世人講真相和勸人退黨?

當我打開電腦,讀到《轉法輪》中的「論語」時,立即就莫名的被深深吸引住了。似乎多年來心底的結一下被打開了。書中講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我也顧不得分析他的理論邏輯,只是饒有興趣的把他當作故事書讀下去。當然,書中所講關於修煉界的事情、附體等等對我來說玄而又玄,我當時無法相信也不感興趣,只是當作知識來看。但是,書中對人生、病業、得失的論述,使我大開眼界。我多年來心中一直探索的問題就那樣被輕而易舉地完美的解答了。我就這樣一邊讀一邊思考著其中的內涵。

到我看完六講之後的一天凌晨五點左右,我醒來無法入睡,閒來無事,就閉著眼睛琢磨書中內容。正想著有些地方實在太玄,無法相信。突然,感覺身體被一種強大的能量場包圍住,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甚麼事時,一尊佛顯現在我的眼前。那尊佛是那麼慈悲、祥和的看著我。即使我現在回想起來,還能感受到當時的情形。幾秒鐘後,佛身隱去,又有幾幅畫面展現在我眼前。到現在我也不解那些畫面要向我展示甚麼。

這一切來得這麼突然,我徹底的驚呆了。多年來固有的無神論觀念一下子被擊垮了。在這之後的兩三星期裏,我處於一種思緒不穩定的狀態。我看《轉法輪》主要是出於好奇,當然也有治病的念頭。但是,在我當時從未對任何氣功、宗教感過興趣的狀態下,並不覺得看一本書就可以神奇的治好我的病。可是書我看了,竟然看出一尊佛來。難道這世間真有神佛的存在,並且知道在世界的一個小角落裏我在互聯網上看著他的書?我當時並未向任何人或組織報告我在看這本書呀。這一切簡直太超出我的想像空間了。但是,我清清楚楚的看見了。我無法否認這個現實,我也無法抗拒《轉法輪》對我的吸引力。

我繼續看完了書,又看了兩遍,零亂的思緒才算有了頭緒。我才真正意識到我得到了一本天書。我固有的觀念徹底的被征服了。就在我反覆看書一個月後,我決定開始修煉。

2.個人修煉

自從開始修煉,我不敢有絲毫鬆懈。每天除了學法煉功外,還要在日常生活中去證實法。上班認認真真做好工作。回家任勞任怨做家務,管孩子。以前一來身體不好,二來惰性大,不得不做家務時總愛抱怨,嫌先生做得不好,懶惰。自打得法後,我一改常態,再也不抱怨自己幹得多,每天總是快樂的爭取多做家務。先生非常吃驚我的變化,一開始很不適應。他說:「我都已經習慣你壞脾氣抱怨,你猛的一下不這樣,我還覺得怪怪的,不會有暴風雨在後頭等著吧?」

我趕緊趁機向他洪法,講清是大法讓我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先生聽後連連點頭,說:「你怎麼沒早點得法?害我忍受了那麼長時間你的壞脾氣。看來我真應該給法輪功寫封感謝信,讓我得到了一個好老婆。」當然人的時間是有限的,為了保證每天學法煉功,我只好縮短了睡眠時間。一開始心裏沒底,不知道第二天狀況如何。我以前可是睡8小時都不夠的。可是,發現有時睡5個多小時也沒問題。這從另一方面加強了我學法的信心,每天更加努力的學法。

正因為我一開始就注意處理好家庭關係,先生對我學法比較支持,只是有時看我學法太投入,心中有些醋意,說些風涼話。我就趕緊調整狀態,關心關心他,陪他聊聊天。到目前為止,基本相安無事。

上個月參加多倫多的法會是我第一次參加法會,為了最大限度保證他們的生活不受影響,我臨走前做了他們愛吃的飯放到冰箱裏,足夠他們吃好幾天的。法會前一天晚上太興奮,我幾乎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天的法會,再加上第一次去法會就見到師父,非常激動。當天開完法會,又跟兩個在多倫多的同學講完真相回到賓館時已經很累。但是還是強打精神打電話回家問候。回程時,在機場不忘給他們買禮物。雖然這些看起來都是瑣碎小事,可是我覺的如果處理不好,就會有損大法形像,讓家人覺得大法學員只顧個人修煉,不顧他人感受,並且影響家庭關係,給以後修煉造成不必要的障礙。

當然,正確處理好修煉與家庭關係,需要建立在信師信法的堅實基礎上。如果自己不堅定,又如何期望家裏人的理解和支持呢?在我得知多倫多有法會後,第一反應是很想去,可又不知怎麼開口。那是夏天以來第一個長週末,先生因為簽證問題不能陪我同去。我想跟其他芝加哥學員一起坐著車去不就得了?可得知芝加哥學員要先去印第安那支持那邊的遊行,完後要連夜開車趕往多倫多,一路沒有時間休息,第二天還要參加一天的法會。我就猶豫了。我平時出門,要求一切要舒服。如果太貴,我寧可不去也不願意將就。這一路,如此顛簸,我的身體能受得了嗎?

在我如此猶豫中,我先生也是極力反對。在家煉不就得了,犯得著這麼累跑那麼老遠去參加甚麼法會嗎?當同修得知我的顧慮後,一邊跟芝加哥組織活動的學員聯繫看有沒有直接去的車,一邊向我解釋法會對我今後修煉的幫助。我意識到了去法會的重要性,尤其對初學者的巨大幫助。累點算甚麼,吃苦不是提高的機會嗎?於是,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去。我臨時決定借此機會,在多倫多辦點事,需要晚一天回來,因此無法跟著車走。提前一兩星期買機票,會非常昂貴,我擔心先生會抱怨。

然而,一切情況隨著我心性的提高而發生了轉變。我在網上無意間發現了便宜的「last minute(最後一刻)」機票,規定的啟程返程時間和我的時間恰好相符。在我查尋時,下午只有6:40一班返程的飛機,到芝加哥時,恰好錯過了7點的一趟回我居住小鎮的大巴。我得在機場等將近3個小時才能坐上下一班大巴。我先生要去機場接我,可是從我家到機場往返路上就需要5小時。我不想因為我的事情讓家人受累。他們能理解支持我,我已經很知足了,我要自己去解決自己的問題。可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幫助了我。在我上網要定票時,一班下午4:40的航班出現了。坐上這班飛機,我就可以趕上7點的大巴,10點可以回到我住的小鎮,我先生去車站接我也不會影響他休息。先生看我如此堅決去法會,一切又那麼順利,也就不再阻撓。這次的經歷,讓我認識到心在法上,大法的神威就在你身上體現出來。

3.正法修煉

因我入門晚,等到意識到正法修煉已接近尾聲時,心裏竟患得患失起來。為甚麼師父安排我這麼晚得法?我現在時間十分有限,真相大白那天,師父帶著修好的弟子圓滿回歸時,我怎麼辦?我擔心坐著火箭也追不上。帶著這一顆顆的心,我抓緊學法。有一天,看到「朝聞道,夕可死」時,突然悟到:這麼好的大法都已經得了,還怕甚麼?哪怕就是我這生修不好,我來生還可以修,直到我修好為止不就得了。這麼患得患失,就憑這顆心,就返不回去。這樣一想,心裏的包袱也放下了,又可以心平氣和的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了。

我一開始講九評時,由於自己認識不夠,勸退時屢屢受挫。我以前對中共就無好感,但是還沒有上升到九評的高度。對共產黨員身上的獸印更是無法理解。我覺的共產黨裏也有好人,怎麼好端端的就都有了獸印?我很長時間都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一天看到師父一篇經文講到釋迦牟尼給他的弟子授了卍字符,才觸類旁通想到邪惡也會給共產黨員加上獸印。理解了這個後,講起真相來就不心虛了。當然我在講真相方面做得還很不夠,還有許多需要向各位同修學習的地方。

4.怕心的去除

我是一個怕心很重的人。儘管知道怕心也是要去除的心,但總是無法控制自己。剛開始煉功時,甚至不敢晚上關著燈煉,總害怕眼前突然出現可怕的景象或惡鬼。稍微有一點動靜,就嚇的趕快睜開眼睛。後來通過多讀書,多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修煉體會,逐步的加深了對大法的認識,越來越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威力。這方面的怕心就逐步消除了。

可是對中共惡黨強權的怕心卻遲遲難去。因我從小家教甚嚴,對父母十分孝順。父母現在還在中國,移民的手續還未辦理。所以做大法的事,總是顧慮重重,擔心會對父母在中國的生活造成影響。當芝加哥學員希望我作為新學員發言時,我遲遲下不了決心。我修煉以來碰到了最大的難題。最後還是大法幫我走了出來。我悟到:邪惡是無孔不入的,我只要有漏,邪惡就會鑽空子。我與其被動擔驚受怕,且做不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還不如積極放下包袱,提高心性,勇闖難關。

我經常回想起四個月來我的種種變化,還覺得像是做夢一樣。沒有大法的神威,沒有師父的慈悲點化,沒有同修的幫助,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從迷中驚醒過來的。既已醒來,我就應該抓緊時間,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2006年美中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