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大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日】一個東方古老的故事,講述一個旅行者在平原上被一隻飢餓的野獸追趕。為了躲避野獸,旅行者藏到了一個枯井中,但枯井的底部,卻有一隻龍正張著大口準備吞噬他。旅行者不敢跳出井去,怕野獸等在井外,又不能往下跳,他只得緊緊抓住從井壁裂縫里長出的一根細籐,攀在那裏。他的手越來越沒勁,他知道掉下井底是無可避免的了,但他仍努力抓住細籐。這時他看到兩隻老鼠,一白一黑,正在啃噬細籐的梗,細籐就要斷了,他也就將要掉下去了。他環顧四周,竭力想找到其它可攀附的東西,可一無所獲。這時,他發現在細籐的葉子上有兩滴蜂蜜,他湊過去,吮吸著蜂蜜。

這就是我們度過我們大部份生命的方式:「黑白老鼠」就像黑夜和白天,啃噬著我們剩下的日子,我們都從「蜂蜜」中尋找著安慰。我的「蜂蜜」是我的工作,我樂於其中;是我的家庭、朋友、我的計劃和夢想──我一直在尋找快活,因而阻礙了我去思考那些無法躲避的事。我並不是害怕掉到「井底」,而是,當歲月流逝,那些「蜂蜜」已不再感覺甜美了,甚至,感覺苦澀。這時,我開始思考生命的真正意義。

最開始,這種思考不是關於我自己的生命,而是關於所有其他人。我看到人們的痛苦、輕率,他們對金錢、名和色慾的價值的錯誤定位,對安全感的誤覺,並且還以為他們掌握著他們自己的生命,其實,他們只是被一個稱作現代社會的巨大幻象所操控、利用和誤導。我看到了這個現代文明是在後退而不是前進,我知道所謂的進步並不是進步,而是可能把我們引向自我毀滅。我看到這個世界走向迷途。我錯誤的以為如果其他人能看到我所看到的,這個世界就能變好。我開始用我的寫作才能寫小說,在小說中描繪了所有我所發現的人性中的不好,包括令人作嘔的自私自利的政治所導致的行為。我以為這就是我應該做的,改變世界的方法。這種思維是典型的常人思維──常常過高估計自己的能力和自我重要性,而沒有意識到所對抗的力量是甚麼。實際上,我就像唐吉坷德大戰風車一樣。沒有任何一本普通的書能改變人們的想法,也沒有任何一個普通的人能做到。當我意識到這一點後,我變的絕望。就好像我的力氣用光了,無法再緊抓那根「細籐」一樣,在我生命中我第一次覺的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我對這個世界不再心存幻想,也不再心存幻想我能改變它,我的幻想徹底破滅。此時的我也準備好了得法。

那時在塞爾維亞,得大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1992年,師父開始在中國傳法,而我們一點兒也不知道在中國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公園裏煉功的事兒。那時我們的國家正陷於內戰。1995年,師父第一次到訪歐洲的時候,我們又在打另一場戰爭。戰爭在這塊前南斯拉夫領土上,從1991年一直持續到1999年的6月。儘管我沒有參加戰爭,但那些年使我很痛苦,許多時候我覺的好像整個世界的邪惡都集中在我周圍似的。當戰爭終於結束時,我應該可以覺得輕鬆了,可我卻並沒有。我如何能感到輕鬆呢?一個月後,邪惡在中國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當然,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些。因為距離和環境的相隔,我仍在尋道的途中。1999年以後,我以為是經濟原因使我想在捷克找新住處,但真正原因是,我走進大法的路需經過布拉格,因為我將在那裏遇到法輪功。

第一次看到大法弟子在街上打坐的時候,他身上的那種真正的祥和使我著迷,以致有一刻,我心裏也覺的祥和。那天,我接到了一張法輪大法傳單,並知道了這場迫害。這只是開始。當我返回塞爾維亞時,我將那張傳單一起帶回。

我在布拉格的生意失敗了,我一度以為自己是不幸的,事實上,我是最幸運的。因為,一年以後,一次生病,我想起來那張大法傳單和上面提到的祛病健身良好功效。現在,我明白了,那場病,包括遷居布拉格都是事先的安排──我想,這些安排的真正目地是讓我得以閱讀《轉法輪》

從第一眼看到《轉法輪》,我就知道其中每一個字都是金子。終於,有一本書可以幫助我了解自己和周圍這廣闊的宇宙了。終於,有一本包含並超越了物理、數學、心理學、哲學、宗教等所有人類知識的書了。這樣的書以前從未存在過。並且,我感覺好像我過去知道許多書中所揭示的法理,只是無法用文字表達出來。一直以來,宇宙法理「真、善、忍」一直埋藏在我的心中。

儘管我發現《轉法輪》是我從未讀過的寶書,但當時我還沒有成為一名大法學員。一個主要的障礙就是,我還不確定所有那些真理對我,一個高加索人,亦是註定的。因為,白人對修煉的涵義沒有甚麼概念,也不相信輪迴,我們的根似乎與東方的傳承文化很遠,我只能遺憾我沒能出生在中國。我對自己說,在成為一個修煉者之前,我要了解一下修煉是甚麼。我希望成為一名修煉者,但這是非常嚴肅的事,我現在有足夠的時間嗎?現在看來,那時的理由有多麼糊塗。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實際上,我就是典型的「中士」,我需要有人幫助我,將我推上正軌。

遺憾的是,又有一年半的時間浪費掉了,白老鼠和黑老鼠還在啃著我的細籐。然後,我碰到了兩個對我有所幫助的人──一位在他的時代是位聞名的修煉者,另一位是著名的神。這第一位是我的同行,一位19世紀的作家,他在他的一本著作裏將本文開頭的那個東方故事呈現在我的眼前。他也是高加索人,出生在東正教社區,他是個在各方面都訓練有素的人──但就像我曾經那樣,厭倦這個世界。在他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之前,他為尋找生命的意義花了很長的時間:先是涉足科學和各宗教,涉足各個行業,各大洲,他問著同一個簡單的問題:生命的意義是甚麼?然而,他發現,人類生活在無知當中,或者看不見那「黑白老鼠」和「井底的龍」,或者看見了而佯作不見,只顧舔食「蜂蜜」。

我以為我是決不會有一天接受這些的。因為,我總是認為教堂是另一個欺騙,牧師不是真正的信仰者,而只是職業罷了;教堂是政治的樂器,而非信仰。顯然,這種情況在一個世紀前沒有甚麼不同。因為,儘管我的同行發現和他同時代的窮苦的基督徒能獲知生命的真諦,而他在東正教的教條裏卻未能有相同的獲知。於是,他前往基督教最初的源地,閱讀希臘文的福音書。很快,他便得到的回報:耶穌開始給他揭示真相。

我進一步領悟到:很多偉大的神所教導人們的是大法原則的一部份。如果那些正教教人向善的話,那麼不就是意味著這個宇宙只有一個原則嗎?一個宇宙法則……真、善、忍。

我處於震驚之中。那就像一塊石頭掉到我頭上,並沒有砸壞我,只是將我從深深的沉睡中敲醒。真理就在那裏──宇宙的真理,不管是貧與富,不管是黑色、白色和黃種人,不管是年輕與年老。穿越一切時間與空間的真理。而且,這真理是由我們慈悲的師父用使人能懂的通俗語言和科學告訴我們的,並解釋了我之前認為是無法解釋的事情。這真理叫做法輪大法。我終於開始悟到大法法理了。

自從我走進法輪大法,已有一年了,我堅定的修煉著。這是我的修煉之路,我過去所做的一切,所經歷的一切,都在為了這條通向法輪大法之路。這就是我為甚麼來到這裏,地球上,這就是生命的意義。對一個人而言,生命除了尋找走出迷中的路,跟隨這條路直至完成,沒有其它的目地了。

儘管我目前是塞爾維亞唯一的大法學員,但我從不曾感到孤單──一個作為如此巨大的法的一部份的人,又怎麼會覺得孤單呢?並且,我雖然得法晚,但畢竟,我幸運的成為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個。我的職業曾經是翻譯,有許多大法書等待著翻成塞爾維亞文呢。更重要的是,在法正人間之前,我的周圍有許多眾生還需被救度,這並沒有將我的任務變的更難,只是更加宏偉。

(2006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