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惡警對我的殘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內蒙古的大法弟子,在一次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兩名惡警綁架我,把我的上衣撕碎,褲子撕開一尺多長的大口子。在派出所裏惡警用電棍猛打我的後背,其中一名惡警所長把電棍用力對著我的小便處說:「兩個電鈕一按費了你。」他把我的耳朵打得至今沒恢復聽力。

兩天後,把我送進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第一看守所監管大隊升級迫害。在那裏有一個特殊監號,警察專門組織一夥重刑犯在那個監號殘害大法弟子,犯人們把自來水一盆一盆往我的嘴裏倒並加上大把洗衣粉,犯人們叫喊著,「你罵你師父就不灌你了」。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救出來,讓我做修「真善忍」的好人,使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誰能做對不起師父的事。犯人見我不罵,牢頭和幾個犯人衝上來就打,掐我的脖子灌冰冷的自來水。當天值班姓杜的所長在號外監視著,犯人為了討好警察發瘋迫害我,使我窒息。

次日放風的時候,執勤的那個少數民族獄警在上面叫喊:「法輪功不老實,就狠打」。他們不擇手段迫害我。九十度彎腰手不能著地、擗腿、把我的頭按在便池裏用自來水沖、幾天幾夜不讓睡覺、不背監規罰站不准休息。牢頭叫一個大約有十五六歲的少年犯看著我、打我,他很不情願的打(本意不想打,怕警察和牢頭)。這就是中共的執法部門,不但不能教育人,把一個能有機會從新做人的少年犯向罪惡的深淵又推了一把,對大法犯罪。

警方以給犯人減刑作誘餌,唆使這些犯人殘忍迫害大法弟子。他們一直用髒話逼我罵師父、罵大法,我不罵,牢頭叫罵道:「不罵下回用熱水燙,晚上誰拉泡屎叫他吃了」。

有一個戴重型腳鐐的犯人向我表白,他的罪是死刑罪,打法輪功就能減刑,就不會被判死刑(這就是中共的法)。他還說上次有個法輪功叫他們打成甚麼甚麼樣了!中共執法部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狠毒、殘忍的程度可想而知。

在監號裏不許大法弟子隨便上廁所,大便不給手紙,讓你用自己衣服擦。家人送來的日用品被沒收,必須在監獄花高價買。牢頭在警察縱容下,橫行霸道,用一卷衛生紙強行換取我的一條毛毯。

莫旗國保大隊高隊長提審我時用電棍打我,逼我說出資料的來源,我不說。姓高的說:「你不說,就撥通你家的電話,我這打你,叫你家裏人聽著」。(中共警察執法犯法都這麼『光明正大』,大陸法輪功修煉群眾無處伸冤。)我有一個年邁多病的母親,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稱我為孝子,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兒子?惡黨教育的警察連八十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想用最卑鄙的手段置老人於死地。在惡警摧殘折磨我時,我沒做到正念正行,講出了資料來源,幾位同修立刻遭到非法抓捕。一件人命案可以一拖再拖,但非法抓捕法輪功惡警卻急上加急。

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搶走了大法書籍和電腦。中共謊言欺人一時不能欺人一世,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飽受中共惡黨迫害,最有發言權。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到大陸親自看一看,不要被謊言欺騙。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