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勞教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自從江羅犯罪集團對大法弟子實施勞動教養迫害開始,依照上級司法部門及610的部署,內蒙古勞教局便成為迫害全區各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指揮部門,迫害法輪功成為其一切工作的核心。幾年來,它們的罪惡行徑遍及內蒙古自東向西數千公里的狹長地域,邪黨大小官員不停的流竄於東部的圖牧吉勞教所、中部的呼市女子勞教所和西部的五原勞教所三座關押大法弟子的集中營之間,很多次迫害事件都是由勞教局策劃指揮,甚至親臨勞教所現場督導撐腰。正是因為有勞教局這個所謂上級(不法部門)的指示慫恿,各勞教所的惡徒的迫害行徑才更加肆無忌憚,並且持續至今。

已知的主要參與迫害的惡徒是:內蒙古勞教局原局長兼黨委書記:烏力吉(蒙族人約50歲);副局長宋建平 (約40歲);勞教局教育科科長柴建忠 (約40歲);勞教局管教科主任魏樹林 (約50歲);勞教局××科科長張玉喜 以及其它各科室的頭目。

下面就將內蒙古勞教局幾年來的迫害罪行做簡要綜述。

一、勞教局督導勞教所酷刑轉化

勞教局惡徒們的罪行最早施展於呼市女子勞教所。在江羅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勞教的初期,內蒙古約有近十個勞教所關押大法弟子,分布於各盟市。面對大法弟子平和的表現,勞教所幹警很快就明白了真相,很多幹警甚至領導對大法弟子都很同情。有的勞教所的所長及政委甚至公開讚揚法輪功學員的道德素質,私下找大法弟子談話,經常列舉惡黨歷次運動的殘暴手段,從而勸大法弟子,僅此而已。幾個月後,各勞教所都是零轉化率。

內蒙古勞教局稱勞教所對「轉化工作」均「不得要領」,指定呼市女子勞教所為全自治區強制轉化試點。幾個月後,所謂的「轉化工作」取得「顯著成效」,其強制轉化的邪惡手段被司法部內部印製的多本洗腦教材錄用(有兩本收錄的邪惡文章,由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所提供),其罪行可見一斑。它們當時總結的轉化經驗其實就是惡黨幾十年來積累的整人招數:威逼利誘、實施精神迫害,利用謊言日復一日的洗腦、強制隔離、動用各種刑具,戴背銬,電擊、剝奪睡眠等等。現已知年僅20多歲的姑娘張自如在此期間被迫害精神失常,還有的學員手腕被手銬銬爛。
如此不得人心的迫害罪行自然有礙於大範圍推廣,於是2000年9月,在勞教局的督導下,內蒙古中西部在押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轉移到五原(男所)和呼和浩特(女所),東部地區的全被集中到圖牧吉。於是,在內蒙古勞教局的統一安排指揮下,借鑑呼市女子勞教所迫害經驗,發生在內蒙古三處勞教集中營內的慘無人道的迫害罪行就從這時全面開始。

2000年9月中旬,在勞教局柴建忠、魏樹林的親自押送下,內蒙古中西部各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轉移到五原勞教所(當時名稱是東土城勞教所,在投資數千萬元的新址於2001年11月建成並投入使用後正式更名)。同時此二人坐鎮五原勞教所,向幹警面授強制轉化的邪惡手段。一入所,立即開始了集中洗腦:每天強制上污衊法輪功的所謂「法制教育課」,以作業及答問形式強迫學員認罪並污衊大法及自己的師父。大法弟子主動給那裏的幹警講明真相,很多幹警對真相非常認同。

入所第三天,在洗腦課上,一女幹警讓大法弟子趙立志背誦《憲法》條款,趙立志說沒記住,並說《憲法》沒有保障我們的信仰權利。就這一句,便成了勞教局惡徒們密謀迫害的藉口。晚上7點,趙被叫進一間辦公室,柴建忠、魏樹林、勞教所副所長兼政委穆建峰、原教育科長劉保華、四大隊中隊長魏玉智等7人正等在那裏。趙進屋後眾惡徒露出了猙獰面目,開始對其拳打腳踢,使用橡膠棒抽打,電棍電擊。核心目的就是強迫其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及揭批書。

暴徒們從7點開始一直毒打到夜間11點,地上的血淌了一大片。後來趙因正念不足作了妥協,惡徒才罷手。這次暴力毒打趙立志事件,開五原勞教所野蠻迫害大法弟子之先河。這是勞教局惡徒們有意策劃所為,目的就是要向五原幹警們灌輸強制轉化的邪惡手段──對大法學員實施肉體及精神上的折磨,其所謂的「教育、感化、挽救」都是欺騙外面的幌子。

勞教局頭目親自指揮的這次迫害事件,不僅為日後的迫害如何實施起了示範作用,更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醜態,這才是利慾熏心的五原惡警們敢於對大法弟子一再施暴的原因。日後勞教局邪黨人員們的身影多次出現在五原,策劃部署了多起迫害。有的迫害事件是勞教所向它們請示後由它們遙控指揮的。幾年來,惡警們為完成轉化任務多拿獎金,數不清的大法弟子只因不放棄信仰,在這裏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凌辱,斑斑血淚難以記述。一位大法弟子秘密捎出的信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時間2002年2月24日上午)他將我帶到一樓空大廳。當時有趙乃衛、張鐵峰、張騫、王東雷、李衛東、劉躍龍,閻文軍、張大虎等8、9名幹警。進屋後,他們讓我脫去褂子。李衛東用毛巾將我嘴堵住,用繩子將我雙手捆緊提到後脖子上他們用三根電棍在我耳朵、臉、脖子、後腦勺等處狠電。

腦袋被摁在地上電擊,電棍頭上閃著藍火苗劈啪作響,我的頭被電的不停的震動擺動。我被反捆著動不了,他們就翻轉我的身體,在臉部前額,耳朵等處來回電擊。

我咬緊毛巾,堅持承受著非人的迫害。他們電擊了我約半個小時,也沒能使我屈服。他們停手後,將繩子鬆開,繩子還在脖子、胳膊上搭著。他們讓我用力甩胳膊,我已沒有力氣了。他們譏笑我,並抓住我胳膊狠命擰動亂搖拉扯。

過後,他們再次將我按原樣捆好,開始第二輪電擊。三根電棍還是重點在頭臉部電擊,我的頭象撥浪鼓一樣在地面上搖擺震動。他們看我還是不屈服,就兩根電棍在我前額上狠電,我閉著眼都能看見劈啪閃爍的電火苗。

有一人扒了我的褲子,惡警李衛東開始電我的肚皮,電了一會後李衛東把我翻轉扒下褲子把電棍捅到我的肛門上電擊。電擊頭部的警察和周圍的警察都毫無人性地觀看。

電一會兒後見沒有收效,又轉為三根電棍一齊電頭部、臉部。強大的電擊將我的頭在地面與脖子能活動的範圍像拍動的皮球上下磕碰。腦內部像爆炸一樣哄哄響著,我有點承受不了的感覺,但我仍然堅持著,這樣的痛苦還在繼續……。」

二、「出了事上邊負責」:肆無忌憚的非人折磨

2002年8月,鑑於五原勞教所歷經兩年多瘋狂迫害後,當時被非法關押的50餘名大法弟子無一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以前被強制轉化的全部嚴正聲明作廢並堅修大法到底),8月27日,數名自治區頭目(包括勞教局頭子)來到五原所,連續召開幹警會議,鼓動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叫囂所有法輪功學員必須達到100%的轉化率,並對迫害方案做了周密部署。依據迫害方案部署,各隊幹警分頭組織各隊勞教人員召開了勞教犯迫害法輪功動員大會。

在二大隊,惡徒鐘志原提著電棍對一群吸毒犯叫囂:他們必須得轉化,如果轉化不了,這些刑具不只是給法輪功準備的,也是給你們準備的!」

就這樣所有的幹警及所有勞教犯被動員參與的大迫害開始了。所有法輪功學員人人過關。連續幾天樓上樓下電擊聲不絕於耳,多人被關禁閉隔離迫害;多人被連續幾十天罰站,腿腫的像水桶;老年大法弟子楊鳳玉被吸毒犯不停的抬起摜下,並用鋼絲刷扎腿,致其多日行走不便;馮天治被分成幾波的吸毒犯替換著連續毒打了三天三夜;有的昏死過去數次。持續近一個月的迫害中,好多學員出現不同程度的傷殘。這次大迫害為勞教局等部門的惡徒們的罪行記錄下了重重的一筆!

7年來,發生在五原勞教所的迫害始終沒有間斷過,直到本文發稿時得知,還有大法弟子被關在禁閉室裏遭受著不為人知的迫害,其中包括70多歲的老人。(詳見《明慧網》)

2000年9月的同一天,在勞教局另幾個惡徒的羈押下,東部各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圖牧吉勞教所統一關押迫害。位於內蒙東部的圖牧吉勞教所分男隊女隊。那裏的大法弟子人數眾多,在勞教局的指揮部署下,那裏發生的迫害同樣慘不忍睹。篇幅所限,僅舉一例:

2001年11月17日,由於大法弟子付桂英遭到惡警的毒打,全所70多大法弟子自發絕食以示抗議。此事震動很大,自然驚動了自治區勞教局。當時圖牧吉一把手朱吉軍正在內蒙勞教局開會,勞教局一把手指示,手絕不能軟,出了事上邊負責。朱吉軍帶著這樣的指示,並夥同勞教局的張玉喜等三個科長迅速趕回圖牧吉,開始了殘酷的鎮壓。

大法弟子馬秀芹堅決抵制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文章,被內蒙勞教局的張玉喜科長帶領圖牧吉勞教隊的李科長和三名惡警,把她用車拉到老公安局的空房子裏,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毒打迫害。5個惡人一齊動手打她,在手的虎口處給戴上手銬,讓打手們拽動手銬,上下左右使勁搖擺,再把手臂擰到後邊用繩子綁上手和胳臂,吊起來直到疼暈死過去。

就這樣吊起來七、八次,暈死過去四次邪惡之徒還不肯放過她,用腿頂著她的後背,用電棍電她頭部,她被這樣折磨了近兩個小時。被上繩後一隻手很長時間不好使,還被逼著出工幹奴隸活。

被帶出去遭此迫害的還有大法弟子胡素敏。 在這期間有幾十名大法弟子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折磨,有的被吊銬幾天幾夜,有的遭受毒打,電棍電。這面肖科長在會上說以後再不這樣對你們了,該吃飯吃飯,而那邊,就是在去會場途經二中隊時聽到裏面電棍還在叭叭作響,有十來個惡警正在毒打大法弟子矯玉霞。惡警中有武紅霞、王桂榮、羅進芳、那仁花、劉啟華、楊傑、劉玉華等,還有一個男打手。

柴建忠、魏樹林、宋建平等經常往返於三個勞教所之間,並多次從呼市女所帶幾個猶大到處竄。在與法輪功學員面談時最常用的一句話是:不轉化就是死路一條!所謂的死路就是不擇手段往死裏折磨大法弟子。為了邀功請賞,每隔幾個月就發動一次全區範圍的轉化迫害,要求人人過關。然後立即策劃召開污衊大法的揭批會,邀請報社電台電視台記者現場採訪報導。每到這時,局長烏力吉就會從幕後走上前台,其它惡徒則負責組織協調。例如2001年3月首次在五原開的全區第3次污衊大會及7月首次在圖牧吉開的第4次污衊大會,以及呼市女所召開的歷次會上均有以上惡徒們的身影出現。

由於勞教局坐落於呼市,因此惡徒對呼市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始終處於高壓態勢,部署系統而周密、手段之殘忍卑鄙曠古絕今。例如對已經懷孕幾個月的大法弟子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並用吊銬吊起,有的大法弟子陰部被惡徒踢的潰爛,對絕食的大法弟子為了灌食方便嘴裏帶上鐵嚼子連續多日,對大法弟子整日整夜的吊銬等等。在2001年年末由勞教局精心組織的一次污衊法輪功大會上,幾十個幹警手持電棍在會場巡邏,在就座於主席台上的包括勞教局的領導在內的一干人的眼皮下面,多名大法弟子被當場嘴堵毛巾,摁倒在地強行拖到外面的廚房瘋狂毆打,電棍電擊,而污衊大會依舊照開不誤。

這僅僅是勞教局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次直接例證,而7年來數百名大法弟子在這個與世隔絕的魔窟裏遭受的毫無人性的迫害非語言所能形容,非筆墨所能盡述。每一樁罪行勞教局的惡徒們都逃脫不了幹繫!

* * * * * * * * *

在此,我們對內蒙古勞教局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不法之徒以及台前幕後的操縱者們、還有各勞教所直接參與迫害的罪惡警察們敬告幾句:歷史的今天出現了中共惡黨發動的對人類最偉大的信仰──「真、善、忍」大法的打壓迫害。在利益金錢面前,你們選擇了與人類正信為敵,棄絕了道義良知這一人性的根本價值取向。7年的時間,你們具足了充份的條件可以了解法輪功是甚麼,因為你們和法輪功學員直接接觸了7年,我想你們也一定了解了法輪功學員到底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可是迫害持續了7年,你們將自己的罪行延續了7年而毫不收斂!因為你們多次「出色」完成轉化指標而屢次受到獎賞,你們真切的知道你們是在出賣自己的道義良知來換取金錢的獎勵和官位的提升。你們可曾預料,大法弟子在血腥的迫害面前持續的向全社會民眾講清真相,其中包括你們的親人朋友和你們的子女;並且在全面深入揭露這場迫害,其中包括你們犯下的可恥罪行!也許有一天,你們的子女會猛然驚醒:原來自己手中花的錢沾染著大法弟子的鮮血,身上的衣物浸染著大法弟子的血淚!人類歷史中沒有一件事會永恆的延續著,包括這場慘無人性的迫害。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你們將如何面對自己的罪責?請你們記住:人類的歷史不是善良人應該承受迫害的歷史,人類的環境更不是為邪惡者迫害善良而開創的逞兇樂園。乾坤無私,善惡必報!7年過去了,對大法的迫害已經大勢已去。與惡首相互利用的惡黨也因為這場迫害正迅速走向解體!《九評》一書已促成1400多萬人退出惡黨。很多識時務者看到了惡黨的最終走向,為避免為其殉葬而及時退出邪黨,並停止作惡。人的路是自己選擇的,你們的罪行已經昭然天下、惡貫滿蒼宇,在這稍縱即逝的歷史時刻,你們的下一步將如何邁出?是繼續為惡甘當千古罪人,還是收斂惡行盡力贖回良心,所有正義的目光都在審視著你們!

朗朗乾坤,天理昭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