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惡黨本性、不要再助紂為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7日】目前,某些單位和街道的一些人長期以來,一直以各種理由監視大法弟子,積極配合中共邪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為了蠅頭小利,不惜將大法弟子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這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言過其實,請看實例。

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五原勞教所,是內蒙古最邪惡的勞教所。在內蒙古其它勞教所被迫害後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一律被送往呼和浩特市勞教所繼續迫害。鄂溫克旗大雁礦區的優秀教師單淑英,得爾布爾鎮的女大法弟子陸玲,目前都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遭折磨,那裏長期體罰,不讓睡覺,拳打腳踢,電棍電等等迫害手段殘忍,花樣繁多,尤其是吊銬大法弟子,只能腳尖著地,手銬都深深的陷在肉裏。

圖牧吉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個邪惡黑窩,那裏多年以來非法關押著內蒙古東四盟(市)的很多大法弟子。其迫害手段極其邪惡,長期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吊銬(只能腳尖著地)、電棍電、上繩、打嘴巴子,有的一打就是一百下;對絕食抗議者野蠻灌食,灌鹽水、灌辣椒水。惡警翟秋華把牙克石大法弟子劉愛華打得滿嘴流血,還在嘴裏塞上褲衩。劉愛華的後腰被打壞,幾天後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惡警尹桂娟心如蛇蠍,心狠手辣,把得爾布爾大法弟子范桂芝後背電得全是泡;把大雁礦區的毛春蘭(50多歲),從四級台階猛推下來,胳膊摔成骨折。紮蘭屯大法弟子魏玉海被惡警上繩:用細尼龍繩捆上,然後用牙刷上勁兒,繩子深深陷在肉中,先是麻,隨後頭暈腦脹,全身失去知覺,回家後胳膊還長期抬不起來。

保安沼監獄多年來一直關押著被隨意捏造的罪名而判刑的大法弟子,惡警王澤為了邀功領賞,強迫紮蘭屯大法弟子李久成寫「四書」,因達不到目的,遂用警棍多次毒打,直至打得他渾身抽搐、大便失禁,一個星期不能下樓吃飯。惡警們還採用了分派重活、累活、電棍電、用家人來勸、慫恿犯人打等流氓手段,仍不能使李久成屈服。教育科李景文挑選一些惡警到各地臭名昭著的勞教所學習所謂的「經驗」。在2004年6、7月時對所有大法弟子進行了強制洗腦,不准睡覺。大法弟子張明學為了讓被矇蔽的人們知道迫害真相,插播電視,在北京被非法判刑長達11年,後轉送到保安沼監獄。為抵制邪惡洗腦,絕食抗議,被強行關進小號,遭暴力灌食。這些迫害事實,當時的犯人幾乎人所共知。

大雁礦區大法弟子李永全,在北京為做好人撿到錢包交還失主,追至失主家樓下被另一婦女誤認為小偷,被警察抓走,在北京被非法關押16個月。其間李永全的腿被惡警打斷,為推卸責任,8個月後就在失主樓下插上法輪功傳單,拍照,誣陷李永全,現非法判刑三年轉送保安沼監獄繼續迫害。

佳木斯勞教所也是一個黑暗的地獄,牙克石大法弟子郭秀芝因五次犯心臟病,在圖牧吉勞教所拒收的情況下仍被海拉爾鐵路公安處強行送往佳木斯,而佳木斯勞教所照收不誤,根本不管人的死活,其邪惡程度可見一斑。

最新消息,據一名老軍醫揭露,目前全國各地已知的有近36處近似納粹集中營的地方關押著大批的大法弟子,僅長春就關押過12萬人,那裏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賣錢,然後焚屍滅跡。證人安妮的前夫是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移植醫生,據她揭露,那些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是身強力壯,好多人還沒有嚥氣,他們的器官被摘除後很多人被直接扔到焚屍爐中。安妮說,她的前夫如今已遭惡報。正處於癌症晚期,她希望自己講出真相,替她的前夫贖罪。殘暴的中共惡黨不斷的灌輸惡警、惡醫沒有人性的黨性原則,致使他們淪為惡黨的工具和奴隸,並像惡魔一樣的殘酷,同時也把他們自己送進了地獄,將在痛苦煎熬中償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

奉勸那些仍在追隨江氏集團和中共邪黨的人們,也許你的一句話,一行字就會造成大法弟子(昔日的好同事、好鄰居、好朋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是造孽,會給自己及家人帶來數不清的災難。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將來會加倍償還。捫心自問,大法弟子真的犯罪了嗎?大法弟子沒有犯罪,所有罪名都是強加的。江氏和邪黨犯罪不能說嗎?說了就是參與政治和反華嗎?言論不是自由嗎?老百姓不信共產惡黨就犯罪了嗎?共產邪黨連人的思想也要管,我們華夏兒女在邪黨的「愚民政策」下,真是可憐又可悲。

共產邪黨吃著百姓、喝著百姓,糟蹋著老百姓的血汗錢,同時又在迫害著老百姓,利用群眾鬥群眾,今天整你,明天整他,中國人幾乎有一半的人都曾經遭受過中共惡黨的迫害,如三反、五反、四清、挖內人黨、文化大革命、「六四」到今天的迫害法輪功,回想一下歷史,就不難看出中共惡黨一貫整人殘害百姓的罪惡本性,望所有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趕快清醒決不能再充當中共惡黨的工具。善惡必報是天理,天滅中共在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