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對其他宗教信仰人士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有一個常人朋友來自阿拉伯國家,信仰其他宗教,在對他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有一些體會。

我們認識都半年了,可我一直沒有對他講過法輪大法的事情,其間也因為自己修的不好,不知道怎麼開口講。特別是,總覺得他從小就成長在宗教家庭,根深蒂固,會很難理解我們。其實這也是一種顧慮心,怕這怕那的執著心。通過學法,自己也精進起來,就逐漸的消除了顧慮,大大方方的向他講真相。並且不止一次,而是多次的向他講,逐漸深入,現在他已經很理解我們了。

第一次提起這個話題,是他非常好奇我經常在筆記本電腦上學法,總問我在看甚麼,直到有一次,他執意打開我保存在電腦裏的師父的法像,問我這是誰?並且看到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照片。我就覺的是時候了,就對他說這是我一直信仰的……,但我們不是宗教。可是我們的政府不允許我們有信仰,就抓起來迫害成這樣。他也就沒有繼續問。

沒過幾天,他突然問我「你那個橘黃色的是甚麼呀?不是宗教?」(因為師父的法像穿著橘黃色袈裟)我說不是,就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他說「那你們有信仰的神?」我說有的。他很生氣的說不可能,只有一個神,就是他們的神。我說才不是呢,神多了,你怎麼知道就這一個宇宙,就這一個神?他就更生氣了,不停的跟我爭論。還揚言,每天都要跟我講一個神的理論,直到我相信為止。

冷靜下來我就想,這也太不對勁了,明明我是要向他講真相,怎麼爭論起一個神來了,這沒意義呀,並且他就是堅持我們是宗教。後來我就學師父的講法。

師父說:「所以西方社會對「法輪功是不是宗教」的認識,他們也是這麼下的結論:不屬於社會上的政治活動的這種社會活動,你們就是宗教。你們有信仰,所以他們認為是宗教。為此我在這裏順便跟大家說一聲,以後誰再說我們是不是宗教這個問題,大家對於一般常人不予解答,不再解答。人認為是與不是隨他,聽清楚了啊?在中國那個社會裏,你是不是宗教它有非常明確的概念,宗教有廟、有朝拜、有宗教形式要加入,受戒、洗禮,這個非常清楚,你就是宗教徒,你就是宗教活動,沒有這些你就不屬於宗教。這和西方社會的概念完全不同,所以在西方社會裏,一般人再說你是不是宗教,大家可以不用回答,也不用那麼認真的對待。如果政府、社會團體、行政部門、議員等說你們是宗教,不用再說我們不是宗教。如果在牽扯到法律問題的時候,大家可以用宗教的名義與條款處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說是宗教。」(《洛杉磯市講法》)

並且師父曾在《精進要旨》中的《大法金剛永純》(一九九六年九月七日)中說「法輪大法不是宗教,但是將來的人會認為是宗教,傳給世人目地是為了修煉,而不是為了搞宗教。」

於是就對他說,你認為我們是宗教,那就宗教吧,但我們是被迫害的。在學法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非常不好的一顆心,怕別人認為我們是宗教的心。就是因為受惡黨的宣傳,好像有宗教信仰是不光彩的事,是迷信,覺得宗教說起來不好聽。這是多麼骯髒的心啊,信仰神佛應該自豪才對呀。找到之後,我就糾正自己長久以來的思想,我是修大法的,我是最最幸運、最最幸福的生命。

一天晚上,我給他講大法,一直講了3個小時,從我們受迫害、政府邪惡鎮壓,到我們究竟是甚麼,我們修的是甚麼。之間還發生了個小插曲,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講不明白,怕他曲解法反倒誤會我們,就說我給你明慧英文網的網址,你自己去看行嗎?他說「不行,我就要聽你講。」我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講清楚,還教他正確發音「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好」。開始他總稱呼我們「你那個橘黃色的」,我就說「你要尊重我們,你也不想人家叫你們的信仰別的甚麼名字吧。」到最後他非常理解了,並且多次提醒我即使在國外,也要注意安全,如果被大使館的人盯上了怎麼辦。所以我又悟到,不能依賴別人,自己一定要講,不能往外推,要不然還要大法弟子每個人講真相幹甚麼,都叫人家去看明慧網好了。

不過他還是記下了明慧網的英文網址,並且說一定會去看。我又補充說「你千萬不要去看中共那個邪惡政府的網站,它們就是超級職業說謊者,每日新聞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

到此我本以為大功告成,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打電話過來說他看了一宿有關我們的信息,但是有正面的有負面的,因為他也去看了邪惡政府的網站。而且他有很多問題要問我。我沒聽他說完,火就躥上來了,大聲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去看邪惡政府的網站嗎!你幹嗎不聽,它們從頭到尾就是胡說八道,你怎麼能這樣做!你去它們的網站,你就是在支持它們。」他一聽也火了,說「我看哪個網站是我的自由,我就是要全面了解你們,不能光聽你的。而且現在我對你們表示懷疑了!」我就更生氣,把電話掛了,心想「你去懷疑吧,你就是不聽我的,明明告訴你不要去,非去。」

但是沒幾分鐘,我立刻冷靜下來,意識到自己犯了多麼可怕的錯誤啊,要是他本是一個應該得救的生命,被我的不理智推下去了,這我的罪孽有多大啊。而且他有疑問,這不正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嗎,平時我還不知道從何說起呢!想到這些,這個後悔呀,就因為自己的不冷靜,不理智,對講真相不負責,犯下這麼大錯。我打電話向他承認錯誤,但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聽了,說我不尊重他,掛他電話,並且說再也不要聽我講關於大法的任何事。

過了幾天,由於他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傷害到我,出於愧疚,他就說「你跟我說說你們的法輪大法嘛,我想聽。」(我知道他傷害我其實是讓我過心性關,但是他過後想道歉,知道只有跟我說大法,我才會開心)。我一聽,這回機會來了,又過關又講真相。他問了我好多好多問題,關於真相的有:你們政府說信你們大法死好多人?你們反對其他宗教?你們與政府對立,參與政治?你們師父人品不好?你們非要拉別人去信你們的宗教?關於大法本身的有:你們認可同性戀嗎?你們不能吃肉嗎?你們屬於佛教嗎?你們燒香燒紙嗎?我就逐一的詳細的對他講解,最後他已經完全接受真相了,並且說:「我相信你,因為從你的言行我看到你真的很寬容,我做的真差勁,可是你原諒我了,我覺的自己在你面前渺小的就好像一塊石頭對著一座山。我知道你們的理論確實提高人格。」

我悟到,我們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因為常人即使想要了解我們,也不一定都會去看書,但是會看我們的表現。我要是做的不好,他就會說「這也是你們的法輪大法教你的?」

自此,他真的接受真相了。有次他在我發正念的時候打電話過來,我沒有接,過後我就告訴他這幾個時間我在忙,不能接電話。他說「不對,你們的書說了,煉功不定時間的。」我很驚訝問他「你怎麼知道?」他說「其實我早就下載了你們那書的阿拉伯語版本,就是那晚你跟我第一次講,我回去看了一宿網站,找到的。」之前我一直想找阿拉伯語版介紹給他,但是沒有找到,他居然自己找到了。我就解釋「不一樣,那個是煉功,沒時間限制,這個整點的叫『發正念』,針對邪惡的。」目前,他對大法的絕大部份是接受的,就是在一個神的問題上,無論如何也不理解。

在此,我還想說兩個從他那得來的信息。
一,他說,所有阿拉伯國家,都是轉載中國政府的不實報導。之前他也是相信中國邪惡政府的;二,他說,一些宗教中的經書都提到,在未來會有神來到世間度人。他們也對此深信不疑,並且期待著神的到來,他們必須信仰這個來到世間的神。

我就說「那就對了!就是我們的師父!誰規定神下到世間必須轉生在歐洲或中東了?誰規定神下到世間必須光燄萬丈?」他不信,但是我看到他確實有點動搖,至少是若有所思。

早在《淺說善》中,師父就說「就我今天所傳大法也不只是傳給東方人的,同時也要傳給西方人,他們善良的人也應該得度,所有應進入下一歷史新紀元的民族,都會得法,整體提高,非是一個民族的問題,人類的道德水準也會返回到人類的本性上去。」

對我這個阿拉伯朋友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我自己提高的過程,自己做得不好,就會直接影響對方的接受成度。我也對我的印度朋友講過真相。我發現對印度朋友相對來講很好講,比較容易接受。有的在我講之前就說:你們這個法輪大法我知道,很好的,你們政府無故迫害你們,就是那個中國共產黨迫害你們。我就進一步講真相。因為絕大部份外國人都是信仰神的,所以他們對這個無神論的邪黨很厭惡。

個人認識有限,如有不當的地方,多謝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