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初經朋友介紹才得法的。當時我看過一遍《轉法輪》後,覺得這法太好了,世上竟有這麼好的事,我知道的太晚了。所以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心裏只想把耽誤的時間搶回來。

後來打壓開始,我仍然能堅定的修煉下來,以及以後進京證實大法,走出來講真相,風風雨雨的走過來,全憑自己學好法打下的良好基礎。因為後來我一直堅持參加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全靠師父的點化和慈悲呵護,不然的話,我不會在修煉的路上走到今天。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後,師父及時點化我,媒體宣傳全是造假,所以自己沒有動搖堅修大法的信心。每天照常學法煉功不間斷。愛人不理解,不斷干擾我,甚至拿刀威脅我,我都沒有動搖。我想:我有幸得到了萬古難遇的大法,就要一修到底,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大法在自己的心中已紮下了根。有干擾也是對自己的考驗。

後來很多同修走上天安門去為大法鳴冤,我想我雖然得法時間不太長,但受益很多,身心都得到了淨化,病痛不翼而飛了。我也應該站出來為大法和師父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五一前,我打算去北京上訪。但由於執著於情,想搭個伴走,結果沒有去成,又過了些日子才走上了天安門,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

一個月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出了看守所。也許是自己沒有完全放下情和利益之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導致親人四處奔走花了不少錢。出來後,家人把怨氣都發在我身上,丈夫寸步不離的跟著我,不能正常煉功,更學不了法,因在外地,沒有大法書,想借書又聯繫不上同修。丈夫軟磨硬泡逼我放棄修煉,我雖沒答應,但卻被困在了情中。那時我才更加體會到:能夠得到一本大法書是何等的珍貴呀!學不到法,見不到同修是最難過的。那段時間是我一生中感覺最痛苦的日子。後來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才想起求師父,一定要借到大法書。再不學法就要掉下去了。同時自己下決心放下對情的執著,決不再被情魔所擾。

很快,我遇到了同修,借到了大法書。丈夫知道後說:「你借來書我就給燒了。」我說:「你敢把書燒了,我就敢把房子燒了。你要是能接受我,就得接受大法,我與大法同在。」然後我把書拿出來學,他也沒吱聲。後來丈夫也明白了真相,不再干擾我了。我體會到,修煉人離開了法,就會迷惘,就會迷失方向,是極其危險的。所以從那以後,我每天都學法,再也沒離開過大法。

講真相救眾生是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之一,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是我們的史前大願。幾年來,我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情況。有甘甜、有辛酸,苦辣酸甜嘗個遍。我經常用師父的講法提醒自己,要求自己,既救度眾生,又歸正自己。我經常用師父的講法激勵自己,幾年來講真相的歷程,主要體會有以下幾點:

1、講真相救眾生要有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救人如救火的緊迫感。

我體會到,每當自己學法學的好,心態純正、祥和、慈悲眾生不帶任何觀念的時候,講真相非常順利,水到渠成。不用多費話,幾句話就能打動對方,使其明白真相。而且感覺師父隨時都在加持自己。師父安排好了一切,就看弟子這顆心。

有一天中午,我吃完飯就在樓區裏轉,想找機會講真相。可是由於天太熱,中午人很少。我心想,沒有人怎麼講啊,師父幫幫我吧。剛這麼一想,無意中一轉彎兒,看見兩個人坐在樹下面乘涼,我走到跟前,他們主動與我打招呼。我順其自然的對他們講清了真相。

還有一次,聽說我原單位一位同事從外地回來了,但因是異性,不便去找他講真相。心想要是在路上能碰到他就好了。結果那天果然在路上碰到了。

但也不是每次都很順利,也有障礙。因為有時會帶有人的觀念,做事心、爭鬥心、怕心等執著心都沒有去除乾淨,時不時的就冒出來。這時就是法沒學好,帶著人心講真相,只能是事倍功半。效果不好時,自己就向內找,挖出不好的心去掉它。只有注重靜心學法,時時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處處都在法中,不斷純淨自己,用法歸正自己,真正溶於法中,生出慈悲之心,發出強大正念,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2、不被常人心所動,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初期講真相時,碰到不接受的人就很氣餒。有一次我被人逐出門,表面上雖然沒生氣,但一路上自己難受的直想哭。還有時,對方說些對師父對法不敬的話,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與人爭論起來。回來後又很後悔,用大法衡量一下,明顯的不符合大法標準。是人心在作怪,爭鬥心、做事心都很強。

從那以後,自己牢記師父的話,注意修去不好的人心觀念,既然暴露出來了,就應該去掉了。每天都認真的學好法,純淨自己。逐漸的自己不與人爭鬥了,也不生氣了,不接受真相也不氣餒了,接受了也不歡喜了。基本上做到不被常人心所動了。

我有一個老鄉,受惡黨毒害很深,第一次對他講真相,根本就不接受。我沒有灰心,但心情不太平靜。我調整好心態,第二次又去他家,耐心的與他交談,使他明白了大法真相。九評發表後,我在市場遇到他,送給他一本九評和小冊子。過些天再遇到他時,狠狠的對我說:「我要找你算賬。」我說:「算甚麼賬?」他說:「你讓我退黨,我決不退,沒有××黨救濟我上學,我現在還在農村,哪有今天的好日子。」我說:「不是我讓你退黨,是我告訴你順天意才能保平安,你從大處看一看,××黨好話說盡,壞事幹絕,歷次運動害死七八千萬人,就算完事了嗎?你能過上好日子是你命好,也是你勞動所得,並不是××黨賞賜的,××黨也不會生錢,它還靠老百姓養活著呢。同是××黨領導,為甚麼還有很多人下崗,還有吃不上飯的呢?」他說:「整死人那不是他們犯錯了嗎?」我說:「犯錯了為甚麼又給平反了,誰是真正犯錯的?」他固執的說:「反正我不退,你就別為我操心了。」我說:「你再認真看看九評。」

過後我思想開始鬥爭,一面想,他能是不可救要了嗎?另一面又想,不是,他已經明白大法真相了,只是受黨文化迷惑太深,我不能放棄他。況且他在常人中也是個比較好的人。

這時師父的話在我耳邊響起:「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

於是我第三次冒雨去他家,他開門一看是我,板著臉說:「是你呀。」我說:「是我呀,不歡迎嗎?」「不歡迎,看你說啥啦。」他仍板著臉說。我笑著說:「你嘴上說不歡迎,我知道你心裏是非常歡迎我的。」

他笑了,讓我坐下,我們像談心似的,談的很順利。最後他同意退出邪黨。

3、不忘發正念,清除各種干擾

每次自己講真相時,都很重視發正念。清理自己和對方的空間場,清除干擾眾生得救度的一切邪惡因素,效果比較好。有時與同修搭伴講真相,兩人交替發正念,效果更佳。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出門,就碰到一個他認識的人,他同那人打招呼講真相勸三退,我就在旁邊發正念,一開始那人說:「我甚麼也不信」。我笑著對著他的臉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不一會兒,他就轉變了態度,答應退出邪黨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勞教所周圍去發真相資料,到跟前一看,一輛警車停在樓下。當時我就想起師父講的話;「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沒有別的辦法,發正念吧。靠著強大的正念和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們很順利的發完了資料。

我體悟到:只要我們按大法的標準去做,走正自己的路,堂堂正正像個大法弟子,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4、放下對情的執著,才能有效的救度眾生

由於自己對情的執著,遲遲放不下,所以要放下時感覺很苦,以至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摔了一個大跟頭,才醒悟過來。一開始對親人講真相時,因為放不下這個情,所以講不通,經過挫折,自己明白了應該放下對情的執著,把他們當作一個眾生才能救了他們。真的放下了情,親人基本上都明白真相了,也都三退了。

我對兒子的情還沒有完全放下。因為他不看真相資料,只是說不反對。我總想讓他進一步了解真相,有一天我把真相光盤放上,他卻給關掉了,要看別的電視節目。我心性沒守住,對他發了火。這一動情一動氣,實際上已經降為常人了。由此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出現了像消業一樣的狀態。由於當時自己正念不足,沒有及時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過後自己也多次向內找,往深挖,究竟漏在哪裏,結果發現由情中派生出很多執著心:爭鬥心、妒嫉心、虛榮心、顯示心、歡喜心、做事心、怕心、利益之心、求安逸心等等多少都有點兒。總之是人的觀念在作怪,最根本的還是一個私字,自我意識強。寫到這兒,自己又悟到了兩點:

(1)自己對師父對法沒有達到百分之百的信,所以有時會用人心看問題。

(2)現在正法進程已接近尾聲,自己還有這些人心在障礙,怎能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怎麼能兌現我們偉大的歷史使命。所以我要抓緊時間學好法,儘快的歸正自己,去掉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和所有的人心執著,以更加純淨的心態去救度更多的眾生。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無私無我的、名符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緊跟師父,走好最後的每一步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