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中的小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看到《明慧週刊》常有同修寫的在證實法反迫害中正念正行、化險為夷的神奇故事。想起我們單位的同修在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中也有不少這樣的奇事。早想把他寫出來,可是由於種種的思想障礙遲遲不動筆,到現在覺的再不寫出來,實在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也對不起那麼好的同修。因此突破了自己的思想障礙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可是水平有限,不當之處懇請指正。

我們單位的大法弟子從七二零之前的個人修煉到以後的助師正法,形成了較好的整體。特別七二零之後,在證實法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學法交流、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這個粒子團有分有合,配合協調,做的都較好。但也有不足之處,個人某方面有漏洞,也出現過險事,由於整體的正念作用都有驚無險走過來了。

二零零一年,A同修白天當面發資料給一小攤販,她走後此人舉報了,走到半路派出所的惡人就追上了她;二零零二年B、C兩同修去農村發資料,被惡人跟蹤,當場抓住,C同修當時脫險。A和B同修都曾被單位接回搞所謂「轉化」,但都在不長時間正念出來了。A、B先後被關期間,都天天有同修去看她們,都堂堂正正進出,安慰,鼓勵她們正念闖關,當然也為她們發正念。看管她們的人都覺的奇怪:這些人怎麼不害怕。公安局的人知道後說:「別的單位煉功的有一人被關,其他人躲還來不及呢,他們還送上門!我倒看看他們是些甚麼樣的人。」可是他一個人也沒碰上。

二零零三年秋,一同修因個人平日不重視發正念,被邪惡干擾,頭腦不清醒,去發資料時讓惡警抓住,本單位接回去後關在一間小屋裏。其他同修知道後,立即通知每個同修整點發正念,清除邪惡的迫害。這個同修此刻清醒了,不配合邪惡,不讓家人交萬元罰款,不在公安審訊記錄上簽字,有機會就發正念講真相。邪惡決定第四天(週一)送她去某某洗腦班,就在她被關的第二天深夜,一陣腹痛使她醒來,她喊門衛的人(也是看管他的人)開了房門去廁所。從被抓住就有一念:不能讓它們擺布,必須想法脫身。從廁所出來就觀察周圍環境,看到圍牆很高,對六十多歲的人來講不好辦,只好又回到門衛處。這時看到大門開著,院裏一個人也沒有。她立刻想:是師父救我,讓我走,她就毫不猶豫走了出來。一位能看見的同修說:當時十二點發正念時,天目看見大門開了,就喊她快走。這位同修單手立掌,身體被透明罩子罩著向北走去。她想:可好了,功友脫險了。這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是同修齊發正念的強大威力。

今年七月,公安局和610的惡人把我廠一男同修騙到保衛科強行綁架了,送到了某洗腦班妄圖迫害。所有同修立即高密度發正念,鏟除邪惡黑手爛鬼,靠洗腦班近的別單位同修也都去近距離發正念營救。這位男同修相當於協調人,兼購本單位耗材,但邪惡並沒掌握把柄,只說他上過網訛詐他。他非常堅定,一切都不配合,並絕食反迫害。有同修看見被銷毀的壞東西化成了黑水,大雨點似的落在地上。真的,強大的正念之場使邪惡招架不住了,講好的要與該同修談話也沒進行,第八天下午就放人了。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如同修A外地的妹妹被惡人送進王村勞教所,判勞教三年。同修A和老伴基本每天二十四小時正點發正念,天天不停,她妹妹只二十天就堂堂正正走出了勞教所。這有高密度發正念的威力,也是她妹妹個人正念正行讓邪惡膽寒的結果。

還有其他方面的一些真實故事也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春同修D和他人一起去農村發真相資料,一路很順利,很少有狗叫,多數人家的狗都拴在院子裏。發了大半個村子,當她又走到一家門口院子裏剛放下資料,突然從院子裏竄出一隻大狗,張口就咬她的腿。她一點沒慌,立即念正法口訣。惡狗嗚嗚叫著鬆了口,接著歪著頭搖搖晃晃向院子走去。她用手摸摸腿,完好無損,連牙印都沒有,只是褲腿腳濕了一塊。她平安離開,繼續發資料。

又一次她去居民區發真相資料,同時要在合適的地方貼「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標語,來到一個廣告欄前,覺的這地方看到的人多,要貼一張,她正認認真真往上貼,不想一惡人跟過來,用手重重的拍在她肩上。她反應極快,即刻轉身立掌發正念。那人一愣,一秒鐘都沒停,飛似的跑了。邪惡知道,跑慢了就被滅掉了。

二零零五年初秋,有兩次正邪較量,邪惡都以失敗告終。邪惡弄來很多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歪詩毒畫,貼在了一樓房的牆上,有兩米多高,十三米長(加院牆)。看到的同修很著急,就找人商量怎麼除掉它,不能讓它毒害人。一男同修晚上十一點來到現場,這時人來車往不斷,但他坦然走上前去鏟除惡畫,惡畫厚、貼的又結實,很難往下撕,開始他用指甲一點一點往下摳,後來撕下的紙片越來越大,且越幹越快。他知道是師父加持他,在幫他,心裏感到幸福忘了累。清除完了毒畫歪詩,打掃完廢紙片,看看表,只用了半個小時。第二天惡人發現只剩下一片殘跡,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邪惡不甘心失敗,時隔不到半月,又把毒畫製成了八十多塊大畫框擺在路邊,招來不少人「觀看」。大法弟子遇上的、聽說的先後來到現場,不管哪個來到,都自覺的找合適位置給那些「觀眾」有針對性的講真相,還有給看管畫板的人講的,也有給人們發真相資料的,這裏成了講真相的好場所。很多人都明白真相後當場離去,免受了毒害,邪惡一看到達不到目地,只好草草收場,真是邪不壓正。

今年還發生了這麼兩件事:有一男同修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怕心重,曾不煉了,但知道大法好,後來又回到正法修煉的路上。為補回損失,學法、煉功,講真相、發「九評」等都比較精進。夏日的一天,他要把燒開的水灌到暖瓶裏。壺把太熱,燙的他鬆了手,壺放歪了,滾開的水倒在他的腳上,但他沒覺的疼。他立即想到:是師父保護了我!就激動的對老伴說:「師父又給我擋了一難!」看看腳,皮膚沒有變色,更沒有水泡。

還有一女同修,打掃街道衛生。幹活時就有兩陣頭暈,她沒在意,直到幹完活才回家。回到家就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症狀,難受的倒在沙發上,只感到頭暈目眩,覺的天旋地轉,噁心,頭蓋骨也「喀吧,喀吧」的響,但心裏還很明白:我哪裏做的不好,讓邪惡鑽了空子迫害我?我就大聲(其實沒聲)求師父救命,並說「邪惡黑手爛鬼你不配迫害我,我不會聽你的,我聽我們師父的……。」就這樣過了約十分鐘,慢慢好轉,就坐起發正念除惡。孩子下班回來,看到她臉色還很難看,就摸她脈搏,說;「怎麼摸不到脈搏了?咱快上醫院吧!」她說:「學大法的和一般人不一樣,你怎麼能摸到我的脈呢?放心吧,我歇歇就好了。」結果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復正常。

這些故事讓我們體悟到:在修煉的路上,在證實法中,只要我們以法為師,以救度眾生為重,遇事心正念正,師父會時刻呵護著我們,點悟著我們。師父講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管是集體發正念,個人發正念,或一思一念的正念,都會正念顯神威,都會有效的抑制邪惡,解體邪惡,減少迫害。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營救同修,救度眾生,保護自己的利器、法寶,讓我們在正法尾聲的修煉路上多學法,多發正念,走好每步路,讓恩師少為我們操點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