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有幸得法。雖然沒見過師面,更不用說親自聽師尊講法了,但只要學了大法,師父就一定管。我早就開始背《轉法輪》了,由於各種原因和干擾,一直沒有完整的背下來。現在這段時間鄭重的背完三遍,第四遍正在背第六講。我悟到在背法的過程中,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各種執著心的過程,就是心性昇華的過程,去魔性的過程。本性越來越清,一思一念都能用法衡量。

一、講真相

二零零三年秋天,有一天到鄰縣一個村裏發真相材料。人們都在門前掰玉米,有拉玉米稈的。我過去給一份真相材料,多數人都接受,有的還很高興。當我走到大街時,一個高個男人,四十多歲叉著腰站在街中心,一看就不是老百姓。我走過去說:「看一份大法材料吧」。他一驚,說:「甚麼?大法傳單」。他立即兩手出擊,一手抓住材料,一手抓住我衣領說:「反動組織,走!跟我到鄉政府去」。

我平和的說:「你說哪地方反動?法輪功教人做好人能祛病健身,看來你也是個受騙者。天安門自焚是騙局,你想想,天安門是甚麼地方,警察不可能整天背著滅火器站崗。你看王進東打坐姿勢和我們不一樣。」他好像明白了點,慢慢鬆開抓著我衣領的手,我接著講,他接著看。「我記事就有病,省二院、人民醫院,我是常客。就看不好我的病。我煉功才幾年,多年的病就好了。」

我講完了,他也看完了,說:「給,快點走吧,別在這找麻煩」。我把材料發完了,就順利返回。

二、神念

一次我用油漆寫標語,油漆弄到手上,回來想用汽油洗,忽然想起:神能這樣想嗎?它是三界的物質啊,它對神能起作用嗎?就這一念就洗的乾乾淨淨。

今年秋天我到房頂垛玉米,幹了一天。又出現了像常人一樣累了的病痛現象,腰痛的立不起來,頸椎壓的頭抬不起來。我心裏說,「你干擾不了我,我不是常人了,你對我不起作用,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隨後它就消失了,一身輕。

有一次到派出所發傳單,還沒進門就看見公安局的人也在。我走進去平和的說:「給,看兩份大法真相材料吧。」公安人員說:「他就是某某」,沒聽清別人說甚麼,大概就是明目張膽的意思。我說「這是好事,救人嘛!」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再一次順利返回。

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