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1999年10月28日,30多名同修在北京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首次把邪惡中共江氏集團對大法的殘酷迫害真相透過記者,突破層層封鎖傳給了世界。在漫漫的七年多時間裏,持續不斷的天安門壯舉、長春插播、掛橫幅、發資料、牢獄震邪、全球聲援、環球呼籲、自創媒體、突破網絡封鎖、反酷刑展、天國樂團……大法弟子反迫害活動和堅強的意志無不震撼人心。

下面是我所經歷和了解的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和堅強的正念。

(一)

2000年12月24日,我們四個老太婆在天安門廣場拉開了橫幅,一邊跑一邊高呼:「法輪大法好!」心中沒有一絲懼怕和對生死的顧慮,只想用全部的生命向邪惡舊勢力、向全宇宙生命、向臨危的世人喊出我們的心聲。在恩師加持下,我們跑了近百米才被圍追的特務綁架。

在房山縣看守所裏,有兩個東北的大姐,大概五十多歲,每天都被房山縣看守所惡警拉出去毒打,每天都帶著滿身滿臉的累累傷痕被推進牢房。兩位大姐沒說姓名,只有代號。

同關一牢房的同修自豪的向我們訴說她們的見聞:四個軍人,全副戎裝在天安門前打坐;一輛裝了高音喇叭的軍車在天安門廣場一邊快速繞場行駛,一邊開動高音喇叭高呼「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繞場行駛很久,高音喇叭呼了很久,才被多輛警車圍堵住。

(二)

在四川新華勞教所裏,邪黨不法人員召開了二千多人參加的所謂「大會」,上百的武警、獄警手拿電棍在會場四週不停來回巡視。就在邪惡扯起嗓子開始罵大法的時候,一個堅定的身軀挺身屹立,「法輪大法好!」的呼聲響徹天宇。在電警棍的揮舞中,同修們的呼聲此起彼伏,九個同修被五花大綁帶離會場,邪惡的會議不得不草草收場。

勞教所要給省上檢查,中隊會議室周圍掛滿了誣陷大法的圖片。大家集合在室內剛坐下,四週的同修們瞬間把所有的邪惡圖片都抓在手裏,我在中間剛想去抓,才跨出第二步,圖片已經全消失了,邪惡場全解體了。我們沒有一個人說話,會意的眼神在互相鼓勵,我們是新宇宙的護法神。(摘自四川西昌同修交流文章)

在新華勞教所的邪惡宣教櫥裏貼著誹謗恩師的漫畫,一位同修不顧滿臉的鮮血流淌,一把扯下漫畫,撕個粉碎。

(三)

2004年的一天,一位搞協調的大姐與30多位同修在集體學法交流。多部警車、40多個國安、武警包圍了她們,同時帶去了攝像機、錄像機等設備。國安直奔那位大姐而去,並高叫把她交出來。30多位同修立刻手挽手,把那位大姐護在中間,高喊「法輪大法好!」

呼聲震天動地,引來了很多圍觀人群,同修們便不停的向周圍的人講真相。而邪惡的攝像、錄像機也在開機行動,卻攝下了這樣的鏡頭:大姐召呼著同修挽著手湧向攝像機,對著鏡頭高喊「法輪大法好!當好人無罪!還法輪大法清白!」。

40多個國安、武警圍著30多個同修,用力去拉開她們挽著的手去抓大姐,卻怎麼也拉不開。此時攝像機再也不敢錄製,一個武警說:「你們真是好樣的,你們真了不起!」

圍觀人群開始騷動,有的被感動的出聲啜泣。這時只聽大姐高喊:「同修們,我們走到哪裏就把真相講到哪裏。請注意:講完立刻回家,絕不在邪惡監獄裏過夜!」

大法學員們被警車拉到一些地方,大姐被拉到監獄。可是師恩浩蕩,拉大姐的警車無論如何也找不著監獄的路,只好把大姐送回家。30多位同修當晚全部被警車安全送回家。只有兩個假裝打麻將未參與反迫害的同修被非法關押,然後同修與其家人一起去要人,一月後兩同修被無條件釋放。

(四)

2002年11月,四川某市看守所,邪黨市委副書記帶了幾個工作人員,把我叫到會議室,我正在絕食抗議。市委書記說:「我來關心你來了。」我嚴肅的說:「你身為地方長官,值此亂世,本是你為民做主、呵護善良、匡扶正義、平反冤獄、建功立業的好機會,你卻助紂為虐、殘害善良、為禍地方。你把你的心放到天平上去稱一稱:你跟著江××跑,你人的尊嚴有多少?你的人性還有多少?你的道義良知還剩多少?」市委書記和他的手下齊刷刷的低下了頭。

過了一會兒市委書記才抬起頭來說:「唉!我不知道法律程序,若知道,我馬上把你放了。」「你叫你的工作人員去辦不就行了嗎。」我反問道。又過了一會兒,他說:「上面不許放你。」(因我是在外地被綁架的)過了沒多久,他帶頭簽名把我保了出去。

還有一天上午剛上班,市檢察長帶著大小市610、公檢法司工青婦的頭頭到看守所會議室等著,說來轉化我。我心中求師父加持,和他們講真相。到了會議室,看見來了近二十人。檢察長說,他是博士研究生畢業的,今天是看他把我轉化了,還是我把他轉化了。看著他們,我說:「這麼辦吧,你們用提問式,你們有甚麼搞不清楚的地方請提出來,我一定給你們解釋清楚。」他們不斷提問,我一一告知真相,氣氛越來越活躍。這時檢察長要求我打坐給他們看,我一邊盤腿一邊告訴他們:我們盤腿的姿式要求。還未說完,檢察長吃驚的打斷了我:「王進東不是你那樣盤的!」我說:「他坐的是軍姿。」「他為甚麼坐軍姿?」我說:「他是你們一夥的!」

全場哄堂大笑。檢察長和市政法委書記、610主任等不斷搖頭晃腦的感歎:「嗯,有道理!有道理!」

這時,檢察長的老婆打電話叫他回去吃飯,才發覺已經12點半了。檢察長臨走向同行人感慨道,原來煉法輪功的人頭腦這麼清醒,才思這麼敏捷。

在師父的洪恩下,所有與談者都在同意放我出獄的擔保書上簽了名。後來,這32名擔保放我出獄的邪惡體系負責人全部調換成其它工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