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城陽區流亭派出所對楊乃健母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是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女姑山村大法弟子楊乃健。我是二零零一年正月得法的,得法之後,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自小的腸炎不知不覺中就好了。還有後背,以前幹點活就受不了,修大法之後也好了。我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稍有挫折,便悲觀厭世,修煉之後,對生活充滿了信心。覺的每時每刻都充滿了歡樂與陽光,體貼長輩,關心他人,時時處處與他人為善。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和二姨劉秀芳、我媽劉秀貞到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仙家寨村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被村民兵和流亭派出所綁架,在綁架過程中,惡人惡警將我打的滿臉是血,其中一惡人緊緊的拽著我的外套衣領,使我差點窒息過去,還有一惡人用電棍狠狠的敲在了我的頭頂,電棍前面的燈罩嘩啦一聲碎在地上,在流亭派出所裏,惡警用欺騙的伎倆對劉秀貞說:「你不是煉功的,你說你家在哪兒,用車把你送回去。」當劉秀貞說了之後,強行被戴上手銬送入小黑屋進行迫害。

在照相的時候,派出所裏的惡人(派出所從社會上招的閒散人員)穿著皮鞋用後跟在我的腳趾上捻來捻去,為了追問資料來源。城陽公安分局政保科長王某某狠狠的打我的耳光,血當時就從我的嘴角流了出來,耳朵也嗡的一下聽不見了。惡警王某某為了掩蓋他的暴力行為,假惺惺的讓我喝茶水,企圖沖掉血跡。流亭派出所的一個惡警(此人城陽地區人)讓我弓著腰成九十度,用茶杯蓋那個帶尖的蓋猛磕我的頭心,同樣為了追問資料的來源。在流亭派出所的二樓,三四個人對我一頓拳打腳踢,惡人對我們三人使盡招數,也沒追出資料來源。週六晚上(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入小黑屋,在小黑屋裏將我和劉秀貞用手銬銬在鐵門上,站不起來,蹲不下,當時,劉秀貞正好來例假非常痛苦,還不讓她上廁所。經過一夜的折磨,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將我送入城陽看守所,在看守所的時候,城陽公安分局政保科長王某某、用茶杯蓋猛磕我的惡警以及王吉柱三人,在非法審問我的時候,對我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還拽著我的衣服把我往牆上撞來撞去的。期間,把我從看守所帶回派出所的時候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晚上讓我睡在又冷又濕的水泥地上。

長期的精神、肉體雙重摧殘,失去了正念,沒有堅信師父和大法,向邪惡妥協,說不煉了。

非法判我勞教,帶我去體檢那一天,兩惡警把我僅有的十元錢買礦泉水喝了。還說「老子為了你忙來忙去的也沒得到甚麼好處,用你的錢買瓶水喝怎麼了,不用給他(指我)喝。」往勞教所送我那天,惡警王吉柱對勞教所的人說「給我使勁打個小X養的」。在勞教所集訓隊的時候,隊長姓郭,三十多歲。集訓隊每人每天只能喝三百六十毫升左右的水,集訓隊的指導員,大家都叫它「政治」,此人南方口音,強迫我們通宵達旦的幹活,不讓睡覺。有時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二點或十一、二小時。還有一個協管,因我幹的慢,用橡皮棍(小白龍)抽打我的後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三大隊一中隊,一些猶大用偽善的手段(曲解師父的法,長時間很晚不讓睡覺),欺騙我寫了四書,明白過來後,明明知道師父和大法是純正的,是好的。但是怕心使我沒有勇氣返回來,那是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扼殺,鑽心挖骨,生不如死。

非典期間,分明可以接見了,可一中隊隊長稽強國(復員軍人,接近五十歲)從中作梗,致使全家六、七個人空跑一趟,惡黨及操控下的惡警對學員的迫害滲透於點點滴滴。在中隊長稽強國和指導員姚懷山的指使下,除了幹活就是看那些破綻百出的誣蔑法輪功的電視。完了之後,就脅迫你寫詆毀師父和大法的東西,不符合他們要求的就說你思想有問題,進行精神和肉體雙重折磨。後來稽強國調走,從青島司法局調來一個新隊長姚金明,此人在非典期間從膠州某廠聯繫了一批編織桌子和椅子的活(出口),那些編織用的繩子特別硬,手指磨的都不敢碰了火辣辣的疼,就是這樣還強迫大家一天幹十五、六個小時。新指導員李冰聯繫了一批小木棍的活,先裝紙箱,再裝集裝箱,本來大家的食宿就跟不上,營養不良,還裝集裝箱,裝完後衣服都濕透了。

二零零三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三大隊徐大隊長和政委等人聯繫了一批揀頭髮的活,那一扎一扎的頭髮特別髒,大家從早幹到晚。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回家了。

往王村勞教所送劉秀貞的時候,因子宮肌瘤很大被拒收。當時劉秀貞子宮瘤很大,情況很不好,正好來例假,就是這樣,流亭派出所以吳某某為所長的一群惡警將劉秀貞送到技術條件都很差的鄉鎮醫院、流亭鎮醫院,六一零王志紅和惡警對大夫說「打上止血針也要做,做完馬上送回去(送王村勞教所)」。那位善良的大夫說「這是人命關天的事,不能那麼幹」。後來動了手術,割出了一個分叉很大的肌瘤,因技術條件不行,不能確診,劉秀貞敞著刀口在手術台上等了一個多小時,待市內確診良性後才縫合。劉秀貞在醫院期間,為了對劉秀貞進行看管,流亭派出所和流亭邊防派出所派出看管人員的住宿費全部由劉秀貞家出。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八點多鐘,流亭邊防派出所的七、八個惡警、惡人在大法弟子楊乃健的家門口將大法弟子楊乃健、劉秀貞、楊友芬綁架。拖到馬路上並當眾毆打楊乃健,不顧生死,猛踢下身,剛進派出所六、七個惡警、惡人對楊乃健拳打腳踢,並將楊乃健強行按倒,反銬手銬。在這期間,惡警當著劉秀貞的面毒打楊乃健,當著楊乃健的面毒打劉秀貞。其中一惡警用腳猛踢劉秀貞的下巴和前胸,惡警當時穿著皮鞋。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凌晨,趙村惡警袁喜道、給流亭邊防派出所所長呂偉忠開車的東北人白蒙豪對楊乃健瘋狂毒打,白蒙豪用膝蓋猛頂楊乃健小腹部位,致使當場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膠棍瘋狂毒打後背、前胸、大腿、並用拖鞋狠抽臉部,白蒙豪用雜誌捲成卷狠抽臉部,袁喜道毫無人性的問楊乃健說「我當著你的面把你媽打死了,你恨不恨我?」當天,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走脫。

青島勞教所所長       劉緒雲,五十多歲,原膠州市司法局局長
青島勞教所副所長      吳森忠,五十多歲,主管迫害法輪功
青島勞教所管理處處長    朱××,現任副所長
青島勞教所管教  馮金軍、青島市司法局調入; 倪衛國、青島人,三十多歲;冷佳光、三十多歲,現調入幹警事務隊伙食;劉同先、二十多歲,青島人; 汪鎮、汪勇堅、

城陽區流亭街道東山村:
書記兼村長  從吉開  家電  0532──84937007  手機 13805325522
副村長    侯成堅  家電  0532──84939780  手機 13605423812
治安主任   賀子江  手機  1358934563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