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劉秀芳累遭迫害 再次被迫流離失所(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山東省青島市大法學員劉秀芳,幾年來累次遭受邪黨不法人員的迫害,被非法勞教,被綁架到精神病院,新蓋房子加上院牆被推倒。2006年6月再次被迫流離失所。

大法學員劉秀芳是青島市李滄區青島鋼廠職工家屬,暫住城陽區流亭鎮雙埠村。她得法前體弱多病、胃炎、貧血、子宮糜爛、支氣管炎。自97年5月煉了「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無窮,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庭也有了生機,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來。

99年7月22日中共惡黨「下令」不准修煉法輪大法。劉秀芳一行8名同修去北京上訪,向政府講清真相。途中在無棣縣被當地派出所以查身份證為由截住,隨後通知當地。她們被居住地流亭邊防派出所、鎮政府有關人員矯春紅等非法押回當地。關押在流亭鎮政府,強迫她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隨後讓她們寫不煉功的保證。她們都不寫,政府人員又說簽個名回家就行了。第二天當地派出所、鎮政府有關人員,來到劉秀芳家說:從今天開始不准提「法輪功」這三個字,更不用說煉功了。就這樣一步步的威逼。

2000年10月6日,劉秀芳和一位同修進京說明真相、證實大法,在天津汽車站被當地公安截住,隨後通知居住地流亭邊防派出所、流亭鎮政府、村大隊人員把她倆非法綁架到派出所。第二天流亭邊防派出所趙××又把她倆送到了警區(女姑村附近)。接著就被非法送到了青島大山看守所。

一個月之後,她們倆被送到女姑警區。在這裏她倆開始絕食抗議,惡人們就拿來污衊誹謗大法的書籍和報紙給她們洗腦,並利用劉秀芳家人的親情誘惑的手段企圖讓劉秀芳「轉化」(放棄信仰)。一天晚上,北風刺骨,派出所的惡警們故意把窗戶打開凍她們,它們穿著棉大衣,而劉秀芳她們還是穿著離家進京時的單薄衣服。

三天之後,她倆被非法判為勞教3年。當時她倆抵制迫害,還是被流亭邊防派出所趙××等5、6個惡人強行抬上了警車。2000年的11月14日劉秀芳被非法送入王村勞教所,在體檢時查出劉秀芳有心臟病,勞教所拒收。當天劉秀芳被拉回當地派出所。當晚流亭鎮政府人員嬌春紅與雙埠村人員利用欺騙手段告訴劉秀芳的婆婆「你兒媳有病」,讓她婆婆交出一萬元錢就放人。

那天只有婆婆一人在家,年邁70多歲的老人被迫冒著傾盆大雨湊齊錢交到了大隊。這時雙埠村村書記張訓貴恐嚇老人說:劉秀芳家翻新的房子沒交地皮錢,趕快交上地皮錢,否則把房子鏟倒。嚇的老人都跪下了,即使這樣它們也沒有心軟,逼的老人又借了3200元交上了地皮錢,並給劉秀芳家停電近兩年。


流亭邊防派出所

流亭鎮政府

雙埠村村委

一月之後的12月18日,劉秀芳和另一位同修周嚴玲再次進京說明真相、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她倆正準備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時,被天安門的惡警拳打腳踢的推進車裏。在車上又一頓毆打,便被非法押送到天安門廣場分局派出所,隨後被非法押送到青島駐京辦事處。在那裏打坐煉功時遭到一位年齡不到40歲的駐京辦事處的惡警的腳踢。第二天被流亭邊防派出所、流亭鎮政府人員矯春紅、雙埠村工作人員江崇俊(副村長)等人把她倆押送回流亭邊防派出所,在那裏她倆被迫白天黑夜連坐硬長板凳13天。兩天後劉秀芳經查體診斷為心臟供血不足。

在她還在派出所時,雙埠村村書記張訓貴下令讓一位叫江崇金的人帶領鏟車把劉秀芳家新蓋的剛裝修好的兩間房子加上院牆全部推倒。本來劉秀芳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應該馬上放人。可是書記張訓貴不讓她回家,又被非法拘留15天。


被鏟車推倒的兩間房子

非法拘留通知書

15天後2000年農曆12月23日本應該下午4點家人來接劉秀芳。不料流亭邊防派出所人員陳文、胡乃經、趙××三人上午10點多鐘,提前秘密把劉秀芳綁架到李村中韓精神病院。

去精神病院的途中,派出所惡警趙××說:給你去上上心理學。到了精神病院後,流亭邊防派出所所長陳文就拿著一份不知名的病例跑裏跑外辦理手續。一位長圓臉,體態偏胖,身高大約1米58的女護士在前面領路到了一個大門前。開門後一位警察從劉秀芳身後一把將她推了進去。當劉秀芳要質問它們時它們撒腿就跑。

劉秀芳跟著護士進了一個房間,發現和她一塊的周嚴玲同修因懷孕提前三天早已進了精神病院。劉秀芳問她這是甚麼地方,她說:把我倆當精神病人了。劉秀芳對一女醫生說:我要見當地派出所的人。女醫生說:它們再也不會來了。緊接著來了一長方臉,身高1米70的男大夫,手裏拿著針又要給劉秀芳抽血化驗,劉秀芳不配合它們。接著又來了一位女護士手裏拿著藥,問劉秀芳:你吃不吃,劉秀芳說:我沒病,吃咋藥,女護士灰溜溜的就走了,她倆開始絕食。

第二天早晨大夫、護士來了七八個人,強行給劉秀芳輸破壞中樞神經的吊瓶,劉秀芳堅決抵制。劉秀芳說:我沒有病。一位年齡不足40歲,長方臉,身高1米72左右的男大夫說:到這裏就得接受治療,政府壓下來的任務我們就得完成。劉秀芳就坐在地上不配合。有一位男大夫揪著劉秀芳的頭髮把她拖上床,身體呈「大」字形捆綁著。在捆綁過程中,有位年齡40歲以下,偏瘦,約1米70的男大夫用膝蓋頂住劉秀芳的心口窩,並用拳頭猛擊太陽穴。

劉秀芳無力掙脫,就這樣被綁在床上輸了7天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最後劉秀芳正念走脫,從此流離失所。

在流離失所的過程中,流亭鎮政府的矯春紅、肖秋德等人找到劉秀芳丈夫的單位,逼迫丈夫下崗幫著它們找劉秀芳。城陽區惡警還到劉秀芳兒子的學校青島四十九中學,把她14歲兒子叫到一間房間裏進行恐嚇。惡警們對她兒子說:是你給你媽送的鋸條(劉秀芳在精神病院用鋸條鋸開鐵窗棍走脫),你在哪買的?兒子說:在小賣部買的。惡警便恐嚇說要用車拉著去落實。兒子年紀小叫它們逼問的心裏害怕,又說:我在家拿的。惡警便問:誰看見你在家拿的。兒子說:我爸爸看見的。惡警就又到家找劉秀芳丈夫對證此事。她丈夫說:小孩說的話你也相信,他說我殺了人你們也相信。就這樣把她丈夫強行用車拉到流亭邊防派出所。丈夫當時氣得胃痛。他們拿來藥給她丈夫吃。丈夫說:我要回家看我快80歲的老母,你們怎樣把我弄來的就怎樣送我回去。

在2002年2月劉秀芳與她大姐劉秀貞還有外甥楊乃健到青島市流亭區仙家寨村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遭仙家寨治安主任為首的村民兵5、6個人和3名穿警服的流亭派出所惡警的非法綁架。楊乃健被它們一陣拳打腳踢滿臉是血。劉秀芳心痛的不由得上前拉扯。大姐劉秀貞說:「你好不容易從虎口出來,趕快走!」這時劉秀芳轉身就跑,這些惡人緊追不捨。跑到大馬路,劉秀芳便指下一輛出租車,拉開車門正要上車。一位30歲左右的惡警一把揪住了她的大衣,邊對司機罵罵咧咧邊說:該你甚麼事!司機一看開車走了。在這時又趕來一位村民兵(年齡不到30歲),兩人把劉秀芳的胳膊反扭到背後,非法把她綁架到流亭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惡警拼命上前奪劉秀芳手中的包,沒奪去。過一會兒,找來2、3個惡警,把劉秀芳的手扭起了青,包被搶走。在派出所裏它們用欺騙的手段讓劉秀芳說出自己的名字,隨後7、8個惡警非法給她戴上手銬將劉秀芳關進關押犯人的小黑屋,小黑屋的牆上滿牆血跡。其中一惡警從劉秀芳身後上來就揪住她外大衣往下扒。劉秀芳當時圍著長圍巾,這一惡警又抓住圍巾不放手勒著往下拽,不管劉秀芳生命安危。大姐劉秀貞看到此情景,就說:你們這些流氓。惡警瘋狂的打了大姐一耳光,把劉秀芳推倒在地。在晚上把劉秀芳鎖在小黑屋的鐵門上,不讓上廁所。


流亭派出所

2月24日劉秀芳和大姐劉秀貞被非法送往青島大山看守所。因劉秀芳戴著手錶,看守所人員讓流亭派出所惡警捎回。後來劉秀芳的手錶和抄家時將她的100元錢被流亭派出所惡警私吞。

到3月19日流亭派出所惡警王吉柱、流亭邊防派出所惡警王××把姐妹倆非法送往王村勞教所。去王村的途中王吉柱在一家小飯店裏吃飯時,她們要求上廁所。當她們戴著手銬上廁所把門關上正在上廁所時,王吉柱毫無人性的將廁所的門一腳踢開。在醫院查體時,大夫正在給她倆查婦科時還沒查完王吉柱就貿然的闖進來問結果,被大夫厭煩的趕出去。因查劉秀芳有心臟病、高血壓,王吉柱與流亭邊防派出所惡警王××在醫院費盡心機商量對策,想盡一切辦法企圖把她倆送進去。在送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時,管教一看劉秀芳的體檢報告拒收。王吉柱不顧劉秀芳的生命安危並罵罵咧咧的說:我花錢也要把你這個X養的送進來。就這樣不知他們用了甚麼辦法勞教所收下了劉秀芳。

儘管進了勞教所劉秀芳就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但勞教所惡警仍唆使猶大白天黑夜不讓她睡覺。利用誘騙手段讓劉秀芳妥協。由於劉秀芳經受不住這些邪惡的打擊,配合了邪惡寫了所謂的「三書」。過了一夜,她知道「轉化」不對,可是沒有勇氣聲明自己的違心轉化,心裏特別痛苦。大隊長和王副大隊長逼迫讓劉秀芳幹活,是纏線圈的工作,有時晚上幹到9─10點鐘。同時逼迫她看污衊大法的電視,看完後讓她寫感想,無論寫到幾點,有時到了半夜,哪怕不睡覺也要早晨交上。如果寫得不符合它們的觀點,就讓劉秀芳重寫。就這樣在勞教所一天天的消極承受,精神上的摧殘和肉體上的折磨使劉秀芳身體出現頭暈、神經衰弱、心慌,可是也要堅持幹活。一開始警察領劉秀芳到醫院檢查兩次,醫生總說沒事,回來後身體更加虛弱。最後給她做了一個動態心電圖,檢查結果非常嚴重,並給開了藥,讓劉秀芳吃藥治療一下。勞教所就和當地青島公安城陽分局、流亭派出所、流亭邊防派出所聯繫。可是這些毫無人性的中共惡黨打手,無視劉秀芳生命的安危還是不讓劉秀芳回家。

勞教所怕承擔責任,只好在7月24日下午通知家人馬上將劉秀芳接回家。第二天劉秀芳和丈夫一起到當地派出所,惡警王××見劉秀芳回來了便大吃一驚,並問:你怎麼回來的。劉秀芳說:身體不好他們讓我回家。王××還無理要求讓劉秀芳拿照片,被劉秀芳拒絕。並讓劉秀芳常給派出所打電話報到,劉秀芳沒有答應他的無理要求。隨後雙埠大隊人員在610脅迫下到劉秀芳母親家說是來看看,其實是一種騷擾。當地610人員王支紅、城陽分局公安原政保科科長王××、流亭邊防派出所所長陳文,以及鎮政府有關人員迫使村委人員到劉秀芳家三次騷擾,並無理要求一天寫一個「感想」。

2006年4月份流亭邊防派出所惡警王東和另一名警察(20歲左右)以三防(防外、防貧、防X)為由又到劉秀芳家讓她簽表,其實是變相的對流離失所的大法學員的一種迫害。劉秀芳不簽,他們便說家家都簽。劉秀芳就和它們講大法的真相,講善惡有報。它們說:俺不是為了這個來的。還糾纏讓家人代簽,被劉秀芳拒絕在門外。據了解根本沒有家家簽字這回事。又過了10多天,王東和另3名警察沒有敲門竟私自打開劉秀芳家的門進了屋。進屋後東張西望,偽善的說:我們沒有惡意,是來走訪走訪的,看看有甚麼困難說說幫助解決解決。一想就是騙局,他們對待大法學員,從來就沒存過好良心。劉秀芳說:煉法輪功的都是些好人,你們有這個時間去抓那些殺人放火的。你們一定要明白善惡有報,給自己留條後路,不要助紂為虐。它們無恥的說:都是些聰明人,不要幹違法的事。劉秀芳說我們是守法公民,不同有些人執法犯法。

2006年5月12日晚上8點左右,流亭邊防派出所惡警在馬路上非法綁架了劉秀芳的大姐劉秀貞和他兒子楊乃健及楊友芬3名大法學員,並當眾對楊乃健進行毆打。惡警白××(它是給所長呂偉忠開車的司機)用膝蓋猛頂楊乃健的小腹部位導致楊乃健當場大小便失禁。並非法抄了他們的家。

15日下午4點左右,流亭邊防派出所所長呂偉忠帶著6名惡警到劉秀芳家進行非法抄家。正屋、平房找遍了,沒搜出任何東西,便氣急敗壞的質問劉秀芳的丈夫(劉秀芳當時正不在家):你外甥(楊乃健)上哪去了。劉秀芳的丈夫說:他怎麼會上我家來?呂偉忠走到院子裏,看到院子裏停放的摩托車便問:這摩托車有沒有手續。劉秀芳的丈夫說:沒有。呂偉忠藉機說:我懷疑你這車是偷的,把車推走。就這樣車就被他們推走了。

6月13日流亭邊防派出所所長呂偉忠串通市610, 到劉秀芳的兒子幹臨時工的單位青島海洋科技館。找到領導脅迫單位領導說:他父母都煉法輪功,他也煉,你們怎能要這樣的人來工作。當天下午劉秀芳的兒子就被單位開除了。在這之前流亭邊防派出所由一名指導員叫華常(音譯),它曾打聽過劉秀芳的兒子的住址和工作單位。就這樣中共邪黨對大法學員的非法迫害一天都沒有停止過,現在大法學員劉秀芳再次被迫流離失所。

相關惡人與電話號碼(區號0532)
雙埠村村書記 張訓貴,辦公室:84935607 手機:13906481002 宅電:84816017
江崇金(帶領鏟房的人) 辦公室:84938768 手機:13396487985 宅電:8482516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