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自己 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在夢中自己去上廁所,方便以後竟然沒使用衛生紙就直接出來了。這時我感到自己很骯髒、很難受,想要回去處理乾淨,又感到干擾很大阻力重重,就在那裏徘徊著猶豫了很久,最後終於回去處理乾淨走了出來。一下子夢就醒了,醒來以後那種很髒、很難受的感覺久久不散。

坐在床上我想了很久,長期以來自己的色慾之心遲遲不去,我想這一定是師父在點醒我,所以我決定將我的情況講出來曝光,從而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出那晦暗、骯髒、變異的過去。

我發現在很小的時候舊勢力就對我做了安排向這方面引導,隨著長大受到常人社會大染缸的薰染色慾這方面越來越嚴重。後來我修煉了大法,但總覺得「自己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曲解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當作藉口對色慾這方面沒有重視,色關沒過去也不在乎,從而人為的滋養了這個邪魔。就像師父在《道法》中說的:「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以後,因為以前的修煉沒有打下堅實的基礎,對邪惡妥協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覺得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沒有臉見同修,越來越消沉也很少學法了,舊勢力也乘機鑽空子加大了迫害,自己逐漸的混同與常人甚至做了在神的眼裏連人都不配的事,那時我真的很絕望。

可是師父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還時時的在點化我、鼓勵我站起來,就這樣我又重新開始了學法煉功,並寫了「嚴正聲明」,也重視起來這方面的修煉,但是總感到有一種無形的物質在阻擋著隔絕著,使我怎麼也精進不起來。儘管我努力控制,那邪惡的念頭還是時時的冒出來。每次當魔難出現的時候總是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思想和身體就像被控制了一樣,過不去關。

後來通過學法漸漸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一顆嚮往人中的美好、嚮往人世間美好生活的心,而不是嚮往走出世間、返本歸真。原來我當初正是帶著這樣一顆心走入大法的,在修煉的過程中非但沒有去除掉,還利用著大法去掩蓋,這顆心深究下去不就是舊宇宙那為私為我敗壞的觀念嗎?正像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的那樣。就因為這顆心的作用,我修煉精進不起來、不能正視自己的不足反而去掩蓋,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讓邪惡從中找到了藉口從而加大了迫害想藉此毀掉我,此時想起來我真是後怕。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也是使我的色慾之心長期不去的原因,那就是我很貪戀看電視。現在的電視節目充斥暴力、色情、變異的觀念和邪惡的黨文化,人看了就會往腦子裏灌,就像師父在《溶於法中》說的:「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人通過眼睛、耳朵看到聽到的都是文藝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鬥角和現實社會中的利益爭鬥,拜金觀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現等等,裝進的都是這些東西,這樣的人就是真正的壞人,不管他表現得怎樣,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腦子這種東西的人能幹出甚麼事來呢?」找到了這些,我感到自己的思想、身體一下子輕鬆了,就像去掉了一個大包袱,不好的念頭剛要出現我就能發現,瞬間就去掉了。

此時我非常激動,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救度我此時還在這個渾世中打滾越陷越深,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可能就再也回不到大法中來了,而隨著宇宙的更新被淘汰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對我的不放棄對我的慈悲救度!

今後我一定更加精進不停,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也希望與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都能站出來正視自己的錯誤,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麼我們所做的三件事才是最好的最有威力的,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