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邪黨的「政治課」及「政治考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早在約一個月之前就提筆寫過關於大法弟子應如何對待「政治考試」的問題,但由於當時法理不清,寫了兩頁就因寫不清楚而停筆了。今天與同修集體學法後,又交流到這個問題,感到通過此次交流在法理上有所昇華,故將此次交流內容整理如下,如有不足望同修慈悲指正,整體昇華,共同提高。

甲:邪黨在大陸學校強制進行的政治考試就是為了灌輸中共邪黨那套理論,從思想上奴隸中國人。作為大法弟子,邪黨的東西肯定是不能再往腦子裏裝的了,這是修煉是否專一的問題。所以大法弟子不能去報甚麼政治的輔導班,更不能去背邪教的那些理論。但是考試都有分數線,如果不背,如何考試?政治不過線就等於考不上(人的邏輯觀念,被邪黨灌輸的思維還在起作用),所以曾經有過很消極的狀態,連其它的科目都不想努力去準備了(迴避)。可是,大法弟子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而且師父一再告訴我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形式修煉。也就是說,考不考不是自己想當然的,而要遵從師父的安排。師父也一再叫我們遇事要向內找。我靜下心才發現有怕心在作怪:怕考不上在人中沒面子;怕考不上會影響所謂的人生前途。

乙:我也有這樣的困惑,而且應該是好多學生大法弟子的困惑,中考、高考、考研都是如此。

丙:我當時考試時那些問答題有一些關於道德方面的問題,咱們可以不用邪黨理論答,而用正法理去答,還能歸正判卷人的思想,也是救眾生。

乙:以前有一次政治考試,我沒複習就照自己想的正理去答,結果沒及格。補考時,我還是沒複習,還照正理答,結果就過了。

丁:這種(政治)考試等於是被強加的,考學不得不考。我一下想起師父解答過關於黨費的問題。還有退黨之事。為了安全,大陸的人可用化名、小名等,這些事在特殊情況下都有一個特殊的解決辦法。這個考試是否也是如此呢?我不想考但非要考,咱們也應該能交流出一個好的特殊的解決辦法。

甲:我留意《明慧週刊》,一直想能找到相關的交流文章,看看別的同修怎麼悟的,但是一篇也沒找到。所以我覺的我雖然在這件事當中找出了一些依賴的心,但沒有在法理上悟明白,心性沒有提高上來,也就一直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戊:師父在法中一定講到過這方面的法理,一定能既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又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修煉,只不過咱們沒悟到。

甲:這本身就是考驗,我有一次打字,不知怎麼的就把「考研」打成了「考驗」,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如果問答題可以這樣解決,那選擇題呢?我想就不看題隨便寫,可有同修說這樣是不負責任,大法弟子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應該是非常清楚的知道為甚麼而做。可那題裏都是邪靈形像啊!

乙:那就在做題前發正念清理那些字背後的邪靈因素,並請師尊加持弟子不受干擾。我今天的政治期中考試就是這樣做的,結果我這沒複習的比複習了的正確率高。

甲:可師父講過字的每一筆都是有形像的,我認為不能讀題,讀了就是要了。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不應該用常人的辦法去解決問題,那樣是不可能解決得了的。

丁:我們應該站在一個很高的基點看問題。比如「殺生問題」第一句中師父說「煉功人不能殺生」,後面又說「比如你在走路的過程當中,螞蟻、蟲子就跑到你的腳下了,被踩死了,那它可能就是該死了,因為你不是有意去傷害它。」(《轉法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高層的理與低層的理本來就是不同的。作為修煉人,雖然在準備考學,但這當中一定有需要大法弟子提高的因素。

甲:我曾想,說不定沒到考那天就結束了(執著時間);或電腦系統出問題就沒法記錄分數了(僥倖心理);再或者哪天突然取消政治考試了(依賴心理)。這些想法都是人的想法,大法弟子應該是發正念解體邪黨的「政治課」及「政治考試」與一切惡黨文化。而且發正念不單是為了解決大法弟子面臨的問題,最主要是救度眾生,沒有了「政治課」與「政治考試」,眾生就少受很多毒害。我們之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此事感到困惑,是因為一涉及到自己的事情,雖然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但一直是為了解決自己面臨的問題(對於學生來說這也許是「生死關」)。站在這樣一個為私的基點上,就像常人一樣支配自己的感官、四肢去做事。但當我們想到救度眾生時,我們就是為他的,就是神的狀態,神是運用功能做事的。

丙:是啊,再說政治課本來就讓人反感,不得人心,滅它的天象已到。

戊:所以我們要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邪惡。

乙:我通過此事更加明確了大法弟子應該主動的去做三件事,不要等,不要靠。

丁:應該把今天的心得整理後與更多的同修交流,並倡議全世界大法弟子齊發強大的正念解體邪黨的「政治課」及「政治考試」與一切惡黨文化,不給它任何妄圖毒害眾生的立腳之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