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溟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遭受的迫害(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於溟今年三月三日遭邪惡中共國安綁架後,一直得不到他的音訊。前些天明慧網上有消息登出:於溟正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遭殘酷摧殘。

大法弟子於溟

自惡黨迫害以來,這已是於溟第三次被關押進北京團河勞教所了,這個地地道道的魔窟和猙獰的惡警,用盡邪惡卑劣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在那種陰森血腥的境遇中,於溟以大法修煉者捨盡生死、大忍不屈的氣魄面對邪惡之徒施加的種種殘暴酷刑,證實了大法修煉者的無畏,印證了正信不可侮的氣概。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於溟因散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海澱區東升派出所,在沒辦理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又被強行投入北京公安局海澱分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於溟遭受了警察起名叫「狗鏈」的特殊刑具--既用一種特製的粗大鐐銬把他的雙手和雙腳同時連在一起銬住的刑具摧殘和粗暴野蠻的灌食迫害。

之後,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於溟被押送到北京市團河勞動教養人員調遣處。那個寒冷的冬季,伴隨於溟和所有被關押在團河調遣處法輪功學員的是殘酷的肉體摧殘和精神虐殺。在揭露團河調遣處的迫害時於溟在文章中這樣寫道:「一進大門,隨著身後鐵門沉重的關門聲,此後我就開始與世隔絕的被勞教生活。 首先圍上來一群全副武裝的警察,將我圍在當中,命令我抱頭蹲下,大聲宣布我被勞教,罰我作數個抱頭蹲起。然後,命令我全身衣服脫光,檢查衣服裏面有沒有大法資料,動作稍有遲緩,劈頭蓋臉就被警察用電棍從腦後電擊。接著強迫法輪功學員們都必須寫出不煉功、不傳功的保證書。如不寫者,就會被數根電棍電擊,還有人曾被頭衝下倒綁在班裏的床頭上綁了好幾天;最後還不寫的,一般情況下是在主抓管教的幹警副大隊長申曉生的直接帶領下,由他挑選或指定數名吸毒和嫖娼人員,把拒絕寫保證書的學員帶到一個小屋裏就當著他的面,摁倒踩在地上把胳膊反擰在背後,狠狠的暴打亂踢一頓,同時大聲叫囂:「給我往死裏打,倒要看看他骨頭有多硬,就不信打不服他,看他寫不寫!不寫就把手指頭掰折了他!」「北風呼嘯,滿地積雪,天寒地凍。那麼冷的情況下,許多人仍衣著單薄、只穿一兩件秋衣,手、腳已經被凍的大口子直流血,仍不准進屋,必須硬挺著在操場練隊、蹲在操場吃冷冰冰的飯;吃完飯排隊走到水房只兩分鐘的路,就這兩分鐘飯盆裏的殘湯就已經凍成了冰……。」

在那裏還有大量包「衛生方便筷」的體力壓榨,惡警們為多賺錢,所有被關押人員幾乎每天都被強迫熬夜和起大早拼命幹活,而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折磨遠遠比普教更大。一次,於溟抗議非法關押,幾個惡警瘋狂的衝上來將他拖入辦公室,壓在地上用四、五根強力電棍電擊全身,他的臉、脖子、手腳等裸露的地方都被電的起泡;心臟因承受劇烈電流的猛擊而蹦蹦狂跳,幾乎都要爆裂,致使他短暫失去知覺差點昏死過去。

此外於溟證實,在團河調遣處女學員所受的人格侮辱和迫害比男的更重(她們也要幹包筷子等各種強迫勞動),稍微想按法律規定維護自己合法權利的人,哪怕上年紀的都會立刻遭到女惡警強力電棍的猛烈酷刑電擊,惡警專挑嘴、耳、腋下、乳頭和陰部狂電;甚至女惡警經常唆使吸毒、賣淫女或同性戀者對法輪功女學員大肆進行野蠻的性侵犯,其手段令人髮指。有的女學員被折磨的全身是傷,奄奄一息,卻被惡警訓斥:不要以為你有傷就可以保外就醫,我們有死亡指標!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於溟被送進北京市團河勞動教養所,這也是迫害的步步升級。一進團河勞教所,於溟立刻就被非法剝奪睡眠;烈日下長時間罰站不准動;超強體力勞動;用犯人來毒打等等逼迫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強迫寫罵師父、罵大法的一整套書面材料,並逼承認這些非法迫害都是正確的,不得提出任何意見和上訴。當時同於溟一起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殘酷折磨,其中魯長軍被惡警指使的勞教人員人用寬透明膠帶捆緊,把頭摁在膝蓋上捆緊後塞到木板床床鋪底下的狹小空間內,然後床面上坐上好幾個人使勁壓床板,最後把魯長軍的脊椎壓斷、導致高位截癱;陳剛被二十多人瘋狂圍毆後又被捆緊塞到床板底下用塑料鞋底狂砍頭部、雙腳,整個人被迫害的腫脹變形、數天不能行走,幾近癱瘓。幾名受惡警指使欲對於溟下黑手的普教在他的正告下,沒敢對他行兇。

二零零一年六月,因不放棄信仰於溟同許多大法弟子一起被拉到操場的烈日下罰站,當時於溟雙腳流膿坐在地上,惡警倪振雄發瘋似的將於溟拽到辦公室歇斯底里的拳打腳踢,並用手卡住於溟的脖子死命的掐,之後用電棍電擊於溟、拽著於溟的雙腳順樓梯拖下去,於溟的頭不斷的磕碰著水泥台階的稜子,眼冒金星,嗡嗡巨痛,背部衣服全部被拖爛。於溟仍然不屈服,倪惡警又將於溟拉回辦公室,並告訴其他人不得亂說此事。在辦公室倪惡警又開始用電棍電擊於溟。倪還喪失理智的把於溟的胳膊死命向後擰,在就要被擰斷時,倪突然意識到了可怕的後果,鬆開了手。於溟告訴他說:「雖然你這樣對我,我也一點不會恨你。但是你這個樣子,我永遠不會心服。」因為很多大法弟子曾經被倪惡警猖狂迫害,於溟考慮要上訴此事。倪惡警害怕了,轉而開始給於溟賠好話。於溟見其有所收斂就暫時打消了上訴的念頭,但提出條件:一、不准暴曬、體罰學員;二、讓倪振雄當著二大隊全體學員的面賠禮道歉,公開做書面檢查並宣讀;三、允許大法弟子看師父的經文。在大法弟子於溟強大的正念下,倪惡警終於害怕了,這幾條立刻一一完全照辦。

北京團河勞教所設了一個「攻堅」樓,專門對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施行酷刑,二零零二年三月,四、五名惡警將於溟抬到二樓,實施邪惡的毒刑。門窗已全被報紙糊嚴,惡警們迫不及待地一擁而上,扒下於溟的衣服鞋襪,把他的脖子用粗繩子綁在床板上,連胸帶腰、兩臂、兩腿和腳用七、八根粗布條死死的固定住;又拿布團塞堵住他的嘴,然後用布條勒在上下牙縫中。同時在一旁擱好筆紙,告訴於溟:「只要你答應在紙上寫一句'法輪功是×教',眨眨眼,我們立即停手!」然後不等話音落地就瘋狂的開始電擊。 惡警姜海泉手持電棍瘋狂電擊於溟的上身和頭部;二大隊惡警劉心誠電擊下身和大腿部位;三大隊惡警劉國璽手持兩根電棍專電腳心,十幾萬伏的特製電棍。惡警們面目猙獰,他們施展酷刑的樣子和屠夫沒有任何區別。電棍的劈里啪啦的刺耳聲音,有時候夾雜著惡警的一兩聲狂笑;藍森森的電火花在屋子的空氣中瞬間竄出;皮肉被燒焦後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就這樣於溟被酷刑摧殘了一上午,始終沒有放棄信仰。

漫長恐怖的勞教迫害,於溟正念堅定的維護大法,給同修們很大的鼓舞,令惡黨邪徒膽寒。

二零零三年十月,獲得自由不久的於溟又遭綁架,第二次被非法關押進團河勞教所,於溟正念正行同被關押同修一起反迫害,經絕食被轉押至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後,堂堂正正闖出。

今年三月,北京國安用陰險的手段秘密綁架了於溟。據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消息,於溟再度被關押進團河勞教所,惡警把他關在一個小屋子裏。這個屋子是經過特別裝修的,裏面有再大的聲音外面根本聽不到,每天幾個普教的任務就是折磨於溟,如果他們不這麼做,就會遭到惡警的毒打。惡警為了監視屋裏面的情況,還特別安裝了監視器和竊聽器。後於溟被二十四小時綁在床進行暴力灌食,每次於溟都高喊「法輪大法好」抗議它們的暴行,惡警們便用錄音機播放流行歌曲,音量極大,以蓋過口號聲。以肖政為首的惡警大夫對絕食抵制迫害的於溟肆意摧殘,把灌的食物中加入了大量鎮定安眠類藥物,於溟每天只能昏睡,不知白天黑夜,並且被綁在床上無法活動,承受著巨大的肉體與精神摧殘,身體極為虛弱。

於溟及中國大陸所有被關押、迫害的大法弟子每分每秒都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呼籲全世界都來關注這場人類文明史上的巨難並儘快終止它。在這場正與邪的較量中,良知泯滅的中共惡黨必遭天懲,但也決不允許它在殘喘中繼續為害;大法弟子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是對偉大真理的理性、自覺遵循,邪黨不配也沒有資格強加迫害鎮壓,因為正信不可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