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的同修於溟、馬萬里等呼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七日】今年3月3日同修於溟、馬萬里等人幾乎同時在北京被邪惡國安特務綁架,這是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做下的又一筆罪惡之事,周圍的同修及被綁架同修的家屬親人極力的打聽消息、努力營救他們。隨著3月7日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驚天黑幕的曝光於世,惡黨血腥本相更突顯得超乎了人們的想像,於溟、馬萬里和所有被惡黨關押在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等處被迫害和在秘密集中營內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成了善良世人最憂心之事。

無論是我認識的於溟、馬萬里,還是未謀過面但遭受邪黨惡徒摧殘的所有被關押迫害的大法弟子,他們都是我的同修,他們都因對真、善、忍的堅信、都因無畏於邪惡的殘暴、都因無私的救度世人,而成為真正美好的生命。在惡黨最後的殘喘及瘋狂的迫害中,我冷視邪黨的敗象,亦痛心於被迫害中的同修所不應遭受的痛苦。

我在自己最悲痛和低沉境遇下認識的於溟,他及他周圍的同修毅然的伸出援手,沒有一絲為他們個人的權衡與保留,當我一點點掙脫出痛苦時,我同時學會了某一層面的堅忍、無私。特別是在惡黨迫害的嚴酷環境下,於溟那種寬厚的襟懷感染和影響了幾乎所有接觸過他的人。

後來我陸續知道一些於溟維護大法,幾經迫害、堅定不屈的片斷:於溟多次進京證實法,曾先後兩次被關押在極其黑暗邪惡的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瘋狂的電棍電擊、殘酷的小號關押,在於溟強大的正念下崩潰。據述:當時整個團河勞教所都籠罩在恐怖之中,惡警每天都發狂一般的電擊法輪功學員,想達到全部「轉化」的目的,每天電棍的劈叭聲和痛苦的慘叫聲從前、後樓傳來,那時惡警們已嫌於溟硬不想管他了。

2004年的夏天,北京正是高溫濕熱的「桑拿」天氣,又遭綁架的於溟被關閉在僅一平方米多的小號裏,四週是所謂的「軟包」,更加重了悶熱缺氧,於溟一直絕食反迫害,我問過他在那種痛苦的摧殘中想到的是甚麼?他默默的停頓了一會說:「我問自己,還能是師父的弟子嗎?」他對法的堅信使邪惡無奈。

於溟、馬萬里等人幾乎同時在北京被邪惡國安特務綁架後,我幾欲提筆未能成書,我熟知的同修們都有許多說不盡的在巨難中展現的輝煌;我不熟悉的同修同樣有許多了不起之處;包括在秘密集中營內被惡黨血腥虐殺的我的同修們,他們的生命亦是偉大無私的。在惡黨及江羅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喪失理智的鎮壓下,雖然遭受了莫須有的巨大苦難,但大法弟子們維護、堅守真理的精神,給予了這世界無限的光明,因為大法弟子是宇宙大法造就的生命。

前些天有消息說:於溟被關押在北京團河調遣處,他一直在絕食抵制迫害,身體極度虛弱處境十分艱難。馬萬里被瀋陽惡人劫持回當地,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張士洗腦班,經受著殘酷的「洗腦」和肉體摧殘。這些天來網上也不斷的曝光出惡黨秘密集中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所有遭受苦難的同修,我當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惡黨與真、善、忍為敵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我當呼籲世人共同努力:解體中共、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