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被迫害的經歷揭露中共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五)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2日】(接上文)

* 「集訓隊」

集訓隊是團河迫害法輪功人員最黑暗的地方之一,許多人受到嚴重迫害:武軍被逼瘋,朱志亮被逼瘋,林澄濤被逼瘋,劉霄被逼瘋,趙新冬被逼瘋……龔成喜、武軍先後在這裏被多次綁死人床,就是全身從頭、脖子、胸到腹部和雙手雙腳被數根用床單撕成的寬布條勒緊好幾圈綁緊在木板床上,使人全身一動也不能動。每天只允許有一次上廁所的機會,大便時一邊一個普教拿繩子牽著雙臂那樣蹲著,這是對人的極大侮辱。小便時只能鬆開上身在床上便。

用寬布條綁人的目的是既能綁緊人,同時又不會像拿繩子綁人一樣身上留下綁過的傷痕。武軍最長被綁過三個月沒鬆綁;龔成喜最長一次連續被綁兩個月(夏天最熱的時候),背部起大瘡,流膿流血,皮肉潰爛,蒼蠅都叮在了傷口上,警察們仍不管不顧。

法輪功學員吳相萬被送進集訓隊,五隊惡警郭金河、岳偉華、劉兵和集訓隊的某一警察用4根16萬伏的電棍持續電數小時,吳被電得昏厥數次,長時間哆嗦、說不出話來。在受到如此強烈刺激、精神壓力極大的情況下,吳為了擺脫被惡警折磨得生死不如的絕境而以頭撞牆,昏迷了很長時間,血流一地,最後被迫違心轉化。事後北京勞教局來人調查此事,但最終不了了之,沒有任何警察為此事負一點點責任。

集訓隊就是在這種極其恐怖的氣氛中迫害著法輪功學員,而此地從未被外界採訪過。

* 勞教所六大隊參與生產盜版《哈裏•波特與魔法石》系列書籍

2001年年末我又被送到勞教所的六大隊(這個隊大部份是普通勞教人員,俗稱「普教」,大多是偷摸、吸毒、搞嫖娼淫穢活動等的人員),被強迫進行一些勞動。例如在01年年底到02年上半年,勞教所為了給自己撈錢,盜版印刷《哈裏•波特與魔法石》系列書。

大家知道,中國剛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江氏政府在全世界面前信誓旦旦宣稱自己要加強對盜版現象的打擊力度,以維護出版行業的合法秩序。然而,恰恰就在中國政府的正規的司法部門──北京市團河勞教所,政府警察們竟然利用被勞教人員給他們非法加工不知從何處盜版印刷好後運來的《哈裏•波特》系列書籍紙張讓勞教人員整理,俗稱「疊頁子」,就是把印刷出來的每張紙按規格大小和頁碼次序疊好、排列好,再統一裁好裝訂完拉走。

我在六大隊的那三個多月裏,隊裏的人幾乎天天都要幹這個活。印刷好的紙張摞成摞,每摞能有一米高,堆滿了六大隊所住樓層的整個大廳,一直堆到裏邊勞教人員宿舍的過道。團河勞教所的三大隊、五大隊也都在幹這個活,聽說為了把活搶到自己隊中,各隊警察還鬧了矛盾。送紙過來的人偷偷摸摸;拉書的車也很破;紙張的印刷質量很劣質,錯別字、劃痕隨處可見,紙黑糊糊的,一看就是非法盜版印刷的。

警察們為了趕在春節假期前能把更多的書整好,好賣給放寒假的學生們看,讓勞教人員玩命趕活,有時得熬夜幹。本來幹這些活勞教人員就根本撈不到任何好處,完全是跟騾子似的白付出;從他們手中省下的這大筆勞務費自然都落進警察的口袋中,所以普教們怨聲載道,懷恨在心,就越發故意把書頁子疊爛、疊亂,或撤掉幾頁,所以書的出版質量極差;警察們只看重數量好多掙錢,對質量也睜一眼閉一眼,對來拉書的人能糊弄就糊弄,外表看不出差來就行,所以這些盜版書絕對比正規合法出版的書便宜得多。這整個就是對正規出版事業和著作者合法權益的沉重打擊。

每有勞教所上級檢查或外界參觀,警察們都馬上命令停活、將書籍紙張隱蔽到警察辦公室或其它不用檢查、參觀的地方藏起來。春節時期每個普通幹警因此發了1000元獎金,當官的2000、4000不等;實際幹活的被勞教人員沒有一個能領到合法的工資或報酬。所以希望有關人士能把這一消息反映給《哈裏•波特》系列書籍的作者和有關正式出版商,調查清楚此事,既維護作者和出版商的合法權益,也維護這些可憐的被勞教人員的權益。

* 團河「攻堅樓」裏的殘酷暴行 *

又經過了非常難熬的數月之後,到了02年3月中旬,我被帶到了位於團河院內後邊的「攻堅樓」接受惡警的集中迫害。當時,根據610辦公室的文件,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在轉化後到出勞教所前必須得有三個月以上的所謂穩定期,就是在寫完那些所謂「五書」轉化材料後到出所前的最短三個月內,此人要保證思想穩定、不出現甚麼反覆。勞教所和各地區街道、居委會都簽有協議,轉化不滿三個月的不算合格,不合格的要麼出所後直接送到各地的洗腦班,要麼尋釁組織假材料延長勞教期。所以那個時候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講,到期前的那三個月是一道「坎」。我被非法勞教的到期日是02年6月30日,此時正處於這道坎上。

勞教所為了達到維持所謂的「轉化指標」的目的,為了達到不叫一個未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走出勞教所的邪惡目的,各地的勞教所都採取了一系列極端卑鄙、惡毒的迫害手段。

在一個學員快到期前仍堅持自己的正確信仰、拒絕洗腦轉化的情況下,數名惡警將此學員強行關押到團河西樓──01年10月底以前五大隊所在樓,惡警們稱為「攻堅樓」的一個單獨的房間裏,關緊門窗(門窗上糊有幾層報紙,外面看不見),把學員扒光衣服、全身捆綁在床上或地上,嘴裏塞上破布再勒一道繩子(防止喊叫或咬舌自盡),有時還要蒙上眼(防止看到行兇的惡警是誰),然後用數根十幾萬伏的電棍同時電擊學員全身的敏感、脆弱部位,電用完後續滿再電,一連數小時、數天,直到該學員頭腦欲裂、無法承受這種持續劇烈的痛苦、被迫所謂「轉化」為止。大家知道,一根3萬伏的電棍,捅到一頭耕牛身上,耕牛都得馬上應聲而倒;那數根甚至十幾根十幾萬伏的電棍同時電擊人體,大家想一想,那種渾身肌肉劇烈痙攣,皮肉燒焦,呼吸急促但又喘不上氣,萬箭穿身、萬蛇噬腦般的痛苦,會是一種怎樣的滋味?而這一切消息又被惡警用盡各種手段嚴密封鎖、極難為外界所知。

某隊轉化率高,則該隊的獎金就高;轉化率沒達到指標數,則扣該隊獎金,這是對全隊而言。對警察個人而言,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則獎勵該警$1000元;如有一名已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不承認被強迫轉化的事實,聲明轉化材料作廢,則扣該責任幹警$1500元。為了金錢,惡警們死心塌地給江澤民賣命、迫害法輪功學員。金錢正是江澤民及其610辦公室操控警察的陰毒手段之一。

「攻堅樓」就是團河勞教所的西樓。01年10月,團河大興土木新建了勞教人員住宿樓,原五大隊所在的西樓成了除集訓隊外專門迫害堅定修煉大法弟子的最主要的陣地。

這裏和恐怖的集訓隊還不完全相同,表面看不出暴力,但裏面處處透著陰陰的邪氣。這個樓從不允許外人進入和採訪。屋子的門玻璃都用報紙糊住,屋外的人看不到裏頭,窗戶緊閉;屋裏空蕩蕩的,沒有床,只有一塊木板擱在地上,牆上貼著極盡能事辱罵和污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標語與大字報;即使是寒冷的冬日也很少有暖氣,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每個屋子裏安排一名未轉化的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由4、5個一心一意聽從幹警指揮的勞教人員天天圍著看著。

江氏流氓惡警們迫害大法弟子時有一個藉口:你不是要一心向善嘛;在人和人之間發生矛盾時你們不是要首先找修煉人自身哪有沒做好的地方嘛;別人欺負你們時你們不是要忍,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嘛,惡警們就利用這一點極盡找茬尋釁之能事,就故意的打你、罵你、故意的侮辱你、欺凌你,看你忍不忍。你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絲一毫的對他們這種地痞、無賴、流氓加土匪式的混帳邏輯和卑鄙無恥的行徑的不滿表情,那麼他們馬上就會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摩拳擦掌、聲嘶力竭的大放厥詞甚而暴打出手,讓你嘗嘗甚麼是無產階級專政,還美其名曰:那是幫我們堅修者「忍」,幫我們提高。

比如中午從不讓睡覺,一直搞到凌晨2、3點才讓坐那打個盹,有時24小時都不允許閤眼,名曰「熬鷹」,稍一閤眼即遭看守者各種招式的狠打;一天從早到晚除吃飯、解手外,雙手平放在膝蓋上服服貼貼坐在那不許動一點,稍微有點動,立刻就罵你「不服從管教」,口罵手打腳踹;故意不給吃飽飯,一天只能一次大小便;故意唸誣蔑文章辱罵大法師父和大法,稍不同意即被誣蔑為「破壞改造秩序」,千方百計尋茬害你。唆使向惡警們妥協的人侮辱挑逗大法弟子,因為他們多多少少知道大法弟子們心裏在想啥、在怎麼想。一個人的生存空間被擠壓到小得不能再小。

當大法弟子依據法律規定質問惡警憑甚麼要這樣非法侵犯人權時,惡警們就連譏笑帶辱罵:你們不是要真、善、忍嗎?你怎麼不忍了呢?!然後是對此人的更為嚴酷的迫害。總之他們一心就是要你與真、善、忍決裂,一心就是要你放棄無比高貴的信仰,警察們可以為此而肆意無忌的使用任何流氓暴力手段。這棟樓裏的邪惡真是難以盡訴!!

大法弟子們要求自己道德的提高、心靈的昇華、身體的淨化,卻反而成為江澤民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們進行殘酷迫害的藉口。哪一個國家有這樣的法律?哪一個民族有這樣的道德觀念?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究竟要把中國帶往何方?!

我被安排到攻堅樓一層的第一個房間,由五大隊三個已被逼洗腦的人,一名叫於守利,一名叫古兆江,一名叫陳恆錦,一塊給我做所謂的幫教工作。負責轉化我的惡警頭目是時任教育科副科長的姜海泉。此「人」是個地地道道的流氓人渣,公費嫖娼、吃喝賭博,道德極其敗壞,包括趙明、魏如潭、吳引倡等在內姜親手迫害過多名大法弟子,是一個雙手沾滿大法徒鮮血的江氏忠實惡棍。其它幾個惡警如劉心誠、劉國璽,這幾個人都是被北京勞教局評為轉化法輪功「一等功臣」的主要打手,02年初內部發行的北京勞教報評定的轉化法輪功先進積極分子他們也榜上有名,全都是這方面的慣犯。

2002年的3月18日上午,邪惡的毒刑開始實施──四、五名惡警將我強行抬到二層樓上原五大隊的所謂「心理諮詢室」。門窗已全被報紙糊嚴。惡警們迫不及待地一擁而上,扒下我的衣服鞋襪,把我的脖子用粗繩子綁在床板上,連胸帶腰、兩臂、兩腿和腳用七、八根粗布條死死的固定住;為防我大喊,同時也怕我咬舌自盡,又拿布團塞堵住我的嘴,然後用布條勒在上下牙縫中。同時在一旁擱好筆紙,告訴我:「只要你答應在紙上寫一句'法輪功是×教',眨眨眼,我們立即停手!」然後不等話音落地就瘋狂開電。

惡警姜海泉手持電棍狂電我上身和頭部;二大隊惡警劉心誠狂電我下身和大腿部位;三大隊惡警劉國璽手持兩根電棍專電我腳心,都是十幾萬伏的特製電棍。五大隊惡警田雨呆在門口放風。我躺在那一動也動不了,惡警們面目猙獰,他們施展酷刑的樣子和屠夫沒有任何區別。我滿耳朵只剩下電棍的劈里啪啦的刺耳聲音,有時候夾雜著惡警的一兩聲狂笑;藍森森的電火花在屋子的空氣中瞬間竄出;皮肉被燒焦的惡臭令我陣陣噁心欲嘔。

這一切刺激得惡警更加歇斯底里地狂電,那巨大的痛苦就如同千萬把刀子在同時割著我的肌肉特別是心臟;又好像千萬根小火鉗在同時細細烙著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我真的無法表達我那時的痛苦,我想地獄裏也不過如此。我大汗淋漓,全身掙扎不了,喊又喊不出來,身體因劇烈抽搐而變得硬挺。就這樣我被摧殘了一上午。

* 勞教所對學員家屬的流氓偽善 *

如果一名被勞教人員,特別是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後,身上往往會留有傷痕。為怕學員家屬發覺而質問怎麼回事,勞教所會停止學員的接見,並給其家人編造各種藉口,諸如此人因違反了××規章、××紀律等而停止家屬接見的權利。當時那個月我的家人來要求接見我時,管理科幹警張福朝、任寶林對我家人說:「你家××現在信法輪功有點精神病了,有打罵人現象,違反了所規所紀,現在集訓隊停止接見兩個月。我們也非常同情你們家屬,但我們也沒有辦法,誰讓上邊有這規定呢?」結果那個月我的家人沒見上我。我們這些老實善良的家屬哪裏能懂、哪裏能想像得到這裏的邪惡流氓本質和這些邪惡的伎倆?哪裏能看破這幫邪惡們長期以來形成的系統的職業偽善?這是整個國家的政權被完全利用形成的啊!這真是國家的恥辱。

* 女所 *

女所從某些方面來講確實比團河更加邪惡。這個新建成的女所是2002年3月建好後立刻投入使用的,據說為建造這個大院花費了近兩億元人民幣,所以這裏的外表看上去更加冠冕堂皇,環境更加優雅,硬件設施比團河、比這以前法輪功女學員曾呆過的新安女子勞教所更加漂亮,也就更迷惑人。在大量金錢被投入使用後,邪惡針對女大法弟子們的迫害也更加隱蔽、更加狡猾。

舉個例子,女所監舍的窗戶不像團河勞教所的窗戶那樣外面多一層鐵窗欄,沒有,就只有一層窗玻璃。女所憑藉這些對外界美其名曰進行更多的「人性化」管理。其實大家根本不知道,連被非法關押於此的女學員們也不一定清楚,女所這些窗玻璃全部都是防彈玻璃,這種玻璃據透露每平米就近千元人民幣,由此可見蓋這個勞教所的投資之一斑,而這只不過就是個小小勞教所。2002年底曾發生過這麼一件事,少教隊一名叫崔宏宇的少年想逃跑,狠命撞窗戶,結果把窗框和玻璃撞得一起從三樓跌到地面,玻璃卻一點沒碎。

作為一個商人,我就想:江氏邪惡政治流氓集團,不惜花費四分之一國民收入的巨額資金來迫害法輪功,花的不是百姓的血汗錢就是外國機構或商人們的投資。百姓知道了這些真象,外國投資者知道了這些真象(這樣的投資最終能收回來嗎?),他們將作何感想?

在北京市女子勞教所期間,我利用偶然的一個機會接觸到了一個叫周印紅的女大法弟子,她因堅定修煉也被非法延長勞教期,她告訴了我很多驚人的內幕。

在她之前有一名叫盧寬的女大法弟子也被非法延長勞教期十個月。周印紅、盧寬等原在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在所長朱曉麗、管理科長史惡警的直接領導下,二大隊大隊長程翠娥和其它惡警把周印紅和盧寬等近十名女大法弟子分別關在單獨的小屋內,或捆或綁,或用銬子吊,然後唆使多名吸毒及賣淫女勞教人員對她們進行毒打、拽著頭髮把頭使勁往牆上撞或強力電擊……

更殘忍下流的是,把周印紅和盧寬等人綁起來扒光衣服,吸毒賣淫人員拿著牙刷插在她們的陰戶裏來回使勁刷,用手指甲用力掐、撕扯陰戶……此事後因其中一名女大法弟子被打成傷殘而暫時停止。

勞教局和勞教所因怕外界調查而把二大隊拆散,從此女子勞教所沒有了二大隊,隊裏所有堅定的學員也都被分到了其它隊。這件事的事實真象已被警方作為高度機密嚴密封鎖。後來周印紅分到了一大隊,盧寬被送到了集訓隊,仍在遭受著非人迫害。但是女所的所有惡警們事後未受到任何處罰。

從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機構610辦公室到北京市司法局、勞教局和勞教所,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有一整套的系統的洗腦轉化安排。在沒到團河(男子)勞教所與新安(女子)勞教所即現北京女子勞教所之前,在沒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系統洗腦迫害與精神和思想摧殘之前,學員根本就不可能寫出認罪認錯書(就算想寫也不讓你寫,沒經過學習他們邪惡的「理論」之前你也寫不出來你哪錯了。因為在法輪大法學員中不可否認的也有一些不爭氣的人,面對邪惡的迫害不想承受身體的迫害與思想中的壓力,就主動的要求寫保證,表示與法輪功徹底決裂。然後想討一些表面上的所謂的好日子過。這樣一來這個人就不用再在外面練隊列、罰站、強迫背獎懲規定了,也免於拳打腳踢了和電棍電擊了,就可以自由一點了。

但是這個可憐的學員以為把警察騙了,在調遣處邪惡的警察可是心知肚明:他們完全清楚這個學員是假轉化,但他們不說破,只要你轉了他們就對你好,就是利用你給其他人看──不轉化與不遵守紀律的就是要用無產階級專政鎮壓,必須絕對的服從。只要表示服從和有放棄法輪功的意思就對你好,甚至可以給你點小恩小惠包括有時打飯菜時多給你打點,其實也就僅此而已。

在調遣處一般讓學員寫出「不煉功、不傳功」的保證就可以了。他們定下的戰略是調遣處的功能就是讓你牢記你是勞教人員,必須遵守紀律,並且通過各種方式、方法讓你遵守紀律,調遣處沒有轉化學員任務,(他們認為學員只有服從紀律了,聽話了到團河後才好做轉化工作)他們的轉化的手段是先得保證你在勞教所裏不能煉功了,然後列舉出他們所謂的法律,說明你違反了哪條哪條,讓你要認罪認錯,既然認罪認錯了,那就要對以前的行為表示悔過呀,那就要寫悔過書了,你都悔過了,那不就表明你以前的行為都是錯的了嗎,錯了就應該向「好的」方向表現哪,就應該拋棄錯的向「好的」方向轉化呀,那你還不寫決裂書哇,接下來就該寫決裂書了,寫了決裂書還不行,但決不急於讓你寫揭批書,美其名曰是給你幾天時間讓你考慮考慮到底何去何從也就是轉化與否。但是說是給你幾天時間讓你腦子輕鬆輕鬆、考慮考慮,可他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輕鬆的、腦子閒下來的,因為看到你轉化的希望了,只不過表面上對你有笑容了,就不像以前對你那樣嚴厲了,處處找你的邪茬、只要有一丁點的毛病就陷害你。這時候就每天讓你從早到晚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從早到晚的看污衊與栽贓法輪大法的書籍,幾天以後把你滿腦子灌輸的都是邪惡的骯髒思想之後引導你寫出和瞎編一些所謂深刻的揭露批判的材料,說一些諸如如何上當受騙煉法輪功的、經過教育如何認清法輪功「×教」本質的和所謂的危害性質的,這些也就是所謂「揭批書」了。

三、呼籲

現在,江氏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的血腥鎮壓已經4年多了。法輪大法修煉者不僅並未因鎮壓者的殘暴而倒下,相反,大法已洪傳到全世界的50多個國家,他的強大的道德力量超越了一切種族、文化、語言和地區的限制,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發自內心的喜愛和尊重。而恰恰在大法的發源地──中國大陸,卻上演著人類歷史上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一場迫害──對「真、善、忍」這全人類最美好而崇高的道德信仰的迫害。這是任何一個正直、善良的人士都不可能避而不視的;江氏的的凶殘和偽善,矇蔽不了全世界所有的人。

我們都是心懷對真、善、忍的赤誠信仰的中國公民;我們深深地熱愛著我們的家園,熱愛我們的祖國。正因如此,我們不能眼看著因為一個流氓小丑的嫉妒,只因為他手裏有著權力,靠著專制獨裁的暴政,對千千萬萬信仰法輪大法的善良民眾進行滅絕人性的殘暴迫害。而且,江氏流氓集團還通過他們手中所控制的權力,利用外交、金錢收買海外媒體和各階層人士等手段,把對法輪大法的誣蔑和仇恨散布到世界各地,他的謊言宣傳和利誘,把全世界人民都欺騙、污染和毒害了。

我們呼籲,對於我,對於所有正在遭受各種嚴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請國際社會的一切善良正義之士緊急關注,使對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一切兇手和參與者的罪行全部曝光,徹底使他們受到法律的嚴懲,積極制止這場對「真、善、忍」信仰和人權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