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修,要精進,不要等舊勢力的檢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現在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後,絕大多數同修都能夠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紮紮實實的修煉,就像師父講的那樣「大法弟子都成熟了」,可是為甚麼還有個別學員出現嚴重病業,甚至死亡?我想就我接觸和了解的幾位學員死亡情況,談一談自己的看法。

這幾位同修雖然不是近期死亡,已過去很長時間了,但我還是想把他們的情況寫出來,絕不是為了指責,而是意在我們的同修們都能正念正行,信師信法,走好我們的修煉之路。

這幾位死亡的同修,有的修煉了幾年了,看起來修的也不錯,表面上也很精進,為甚麼還會出現死亡呢?分析原因,看到的情況主要有:他們自身有問題沒過去,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或者長期不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所造成的。

下面就把這幾位同修的死亡情況寫出來,看一看他們是如何被鑽空子的。

甲、是我的父親,九七年得大法,身體多年疾病消失,學法煉功很精進。他文化很低,但經常出去洪法,我和母親、姑母得法修煉,都是他引導的。可他在九八年底出去洪法回來路上,騎車與人相撞,頭碰在地上,導致腦乾出血死亡。在他死亡後,我才知道他早幾個月就托人在農村給他買墳地,求來了、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乙、是一家企業的總工程師、副總經理,九八年修大法,「七二零」以後去北京上訪,被邪惡迫害,免去職務,但他對大法比較堅信,始終不放棄修煉,可在二零零四年突發腦溢血死亡,據他親屬講,他一直飲酒抽煙,而且煙癮很大。

丙、是一位工人,患有多種疾病,九七年修大法後身體多種病痊癒,學法煉功較精進,表面上對法理也有一些認識。可在二零零二年時,他被他的一位同事(學其它宗教的)勸說,每天晚上到他家跟他講其它法門的東西。由於礙於情面,他沒有正念抵制,結果被說動了,就跟著去廟裏燒香,並請了神像供在屋裏。那時我也經常到他家,約他在一起學法切磋,見他家裏敬的神像,就勸他要不二法門,可他說是他妻子敬的,我也就沒太在意。

在二零零三年春,他身體出現病症,胃部疼痛,開始吃藥,越吃越重,後到醫院檢查說是胃癌,並動了手術,到二零零四年底死亡,在這有病到死亡的一年多時間裏,我經常到他家鼓勵他,讓他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並經常在一起學法切磋,生怕他掉下去。他表面上很精進,例如他家庭很困難,妻子無工作,兩個兒子,為給大兒子買房子,經常省吃儉用,時常到菜市場去撿菜葉,但他還經常把自己省下來的一點積蓄捐給資料點。這點我也很感動,他的死亡我很痛心,又失去了一位好同修,但對他的死因一直不解。

就在他死亡後不長時間,碰見他妻子,埋怨她家裏不該供別的東西,這時他妻子才告訴我實情:屋裏供的東西都是她丈夫請的,並說出還信其它法門的東西,這我才知道他死亡的真正原因,他的死亡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因他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都知道他修煉大法,就連有的同修也認為他修的很好,怎麼還死亡呢?對大法產生動搖。

丁、是我的一位遠房親戚,九八年開始修煉,身體明顯變化,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都好了,滿頭白髮,開始從頭頂中間變黑,到「七二零」時已有手掌大一片都黑了,也較精進,每天煉靜功都能打坐兩個小時,對當地洪法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可在「七二零」以後由於怕心放棄修煉,病又返了出來,住了一段醫院,就又開始修煉,病又好了。

可在二零零三年,我的這位遠房親戚經不住對門鄰居(這個鄰居是看風水、陰陽宅的)的誘說,就又跟著去學看風水、墳地。有一次到農村去看墳地,他在墳園裏轉了一圈,出來後看到穿的黑鞋變成了白鞋,自那以後病又返上來了。他知道錯了,就不再看風水了,下決心表示以後要好好修煉。

可是在二零零四年因為家庭瑣事跟兒子生氣,經常吵罵,跟兒子關係很緊張,開始出現重度咳嗽,肺部疼痛,經不住家屬子女勸說住進了醫院。我聽說時他已經住了六七天醫院了。我就馬上去看他,因他離我家有一百多里,不很方便。那天他見到我後很激動,緊緊的握住我的手,知道自己在修煉中不斷的走彎路,知道自己的病是自己沒修好造成的,也知道自己不該來住醫院。由於這位同修的天目是半開著的,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師父也一再的點化他,例如他第一次輸水,紮不上針,幾個醫生都沒扎上,最後找了一個技術較高的醫生費了好大勁才給紮上,紮上後胳膊來回上下顛。但他當時沒有悟到是咋回事。就像師父講的:「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轉法輪》)可這位同修當時並沒悟到,這是過後才悟到的。

他看到自己病床前有很多邪靈在看著他,他做夢夢到自己掉在陷阱裏。他妻子(也是同修)夢見丈夫在一間黑屋裏,門口有惡警把守,妻子進屋內把他拉了出來。當時我跟他在法理上切磋,勸他馬上出院,他自己也後悔不該來住院。他對我說等到院長回來再出院,因院長出差,是他的朋友。說給院長打過招呼,怕面子過不去。當時我也沒再勉強。在我回來的路上,越想越不對,就又跟他家屬打電話,讓他馬上出院,他第二天就出院了。他雖然出院,可一直正念不強,處於消沉狀態,妻子勸他吃藥他就吃藥。很少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學法就瞌睡,不學法時徹夜睡不著覺,他嚴重的受著邪靈的干擾,自己始終沒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被舊勢力的鎖鏈緊緊套住。

在零五年春我又一次去看他,看到他氣色很不好,說話少而無力,進屋後看到牆上掛著一幅全家像,是新拍照的,我問他為啥要拍全家像,他說他想著自己活不了幾天了。我當時就指出他這一念是很危險的!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不信師不信法,才導致病情惡化,那一天我跟他講了很多,他也認識到自己沒修好,有很大漏洞,我又囑託他附近的一名同修要好好幫助他。可是他本人一直沒有正念,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使他在零五年秋去世。

這些同修的死亡,我感到很大的痛惜。丁同修原在他們縣城頗具影響,他是大家認為修的好的,他的死亡在當地造成很大影響。

我們同修出現個別死亡,情況很複雜,有很多原因。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自己沒能嚴格要求自己,有很多執著心,沒能紮紮實實的修煉,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但也有個別是修的比較好的。希望大家好好重溫《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的講法》、《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的講法》,吸取教訓,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鏟除邪魔爛鬼的干擾,正念正行,紮實修煉,走好我們的每一步。既然得了法,我們就要真修,要精進,不要等著舊勢力來「檢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