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母親離世一事與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的母親是九六年得法的,她離世已有兩年多了,一直沒有想寫她的想法。前幾天從明慧網上看到國內邪惡又在炒幾位離世老年弟子的舊聞,以誣蔑詆毀大法,毒害迷惑世人。同修建議我把母親離世的情況寫出來上網交流。因母親已離世多日,有些時間我也記的不很清楚,不很準確,有些事只是聽說,現就我所了解的一些情況和在我的層次所悟到的如實敘述如下,不足之處還請同修原諒。

一、突然離世

母親的離世確實是很突然的。因為母親得法時已六十二了,她確實很珍惜大法,修的很虔誠,很堅定。她從一個不識字的老人到很短的時間內能自己讀所有的大法書,大法資料和《明慧週刊》,從一個病魔纏身到百病全無的健康修煉人,從洪法、去北京正法遭受迫害到給親朋、鄉親們講真相,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著大法的神奇、殊勝、博大與慈悲。給後人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記憶……。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母親來到我家住了一個多月,她說因自己對孫子的情放不下被魔鑽了空子,所以要離開那個環境,靜下心來學學法,提高心性,調整心態,從對這個情的執著中跳出來。她還告訴我一件事,原來總覺得自己修的不錯,有一天晚上的半夜,媳婦下班回家,被躲在樓道裏抽大煙的給攔路打劫了,在廝打中媳婦情急敲門,自己竟因為怕心沒讓家人開門。後來媳婦的包被搶了,回家大哭大鬧了一場,母親羞愧難當,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別說是自家人,就是外人有難也應幫一幫,讓他避一避。母親說:「我算甚麼修煉人,我真該認真找一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了。」我跟母親一起學法、交流、向內找,找出了許多不好的心。我說知道錯了把心放下,站在法的基點上改了就行了,如過份的自責自卑又成了新的執著,對孫子的情一定要放下,他都十歲了,有師父管著呢。

通過學法、交流、讀明慧的切磋文章,她從法理上明白了,心性提高了,狀態也調整過來了。四月下旬她說要回去,當時正好有順車,她讓我一起回去,我答應與她一起走。但走的當天我有一件事沒辦完,怕「五一」放長假回來辦晚了,就讓她跟車先走,我辦完事就去,當時她的狀態也很好。

記得在臨走前兩天,她說晚上做了個夢,她在夢中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把自己都喊醒了。當時想著回家是好事,我們都要返本歸真,跟著師父回真正的家的,就沒在意她說的話。一路上,母親都很正常,到省城後,他們說八、九個人呢,先在賓館吃飯,因我丈夫是去開會的,吃飯的過程中,母親說有些不舒服,就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有些嘔吐,人躺倒在沙發上,就給家裏打電話,要送她上醫院。母親說:「我沒病,不去醫院,送我回家。」等我弟弟他們趕到賓館,她已有些昏迷,腿也站不起來了。晚上九點,大家堅持把她送到醫院急救,診斷為腦溢血,凌晨三點左右,母親呼吸微弱,生命垂危,我妹妹給我打電話,哭著說:「姐,你快來,咱媽不行了。」我當時第一念是,母親是修大法的人,不會有問題的。就趕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鏟除迫害母親的舊勢力及其一切邪惡因素。當天中午我趕到醫院時,他們已經剃光了母親的頭髮,準備做開顱手術。後又做了氣管切開手術,母親一直昏迷不醒,沒有知覺。我們在母親身邊時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呼喚母親快點醒過來就可回家,清除迫害她表面肉體的一切邪惡因素,可母親一直沒有醒過來。

母親住院第五天早上六點,我坐在她床前發正念時,眼前出現一躺著的佛的形像,頭在東,腳朝西,正好在床的上方,和她的身體成反方向,比她的肉體大一倍,佛像半仰半側,眼睛微閉,顯得那樣慈祥、飄逸,身著白色透明輕紗,似影似幻,手腕帶一白色透明的玉鐲,似有色又似無色,真是美妙絕倫,在人間找不到能夠形容的詞彙。我只是憑感覺悟到她是一個佛體,一切都在那一刻凝固,等我回過神來,也就幾十秒鐘的時間。這是師父點化我,母親已修成佛體。到住院的第九天晚上九點十幾分鐘,母親離開了塵世,醫院把母親的屍體放到冰櫃裏。第三天早上火化前,我給母親淨臉,竟發現她的皮膚白中微透著一點紅色,細嫩綿軟,沒有一點僵硬的感覺。

母親離世前幾天,我那十歲的小姪子很傷心,他是母親一手帶大的,也曾學過法,有時也發發正念。他說醫院是殺人的,害死了奶奶。事後不久,他情緒穩定的時候告訴爺爺:在奶奶送去醫院的那天晚上,他好像一下子也到了醫院,看見奶奶把吊瓶的針頭從手上拔下來放到桌子上,然後就走出了搶救室。他問奶奶:「你怎麼把吊瓶拔了,你要到哪兒去?」奶奶也不理他,只管往醫院大門口走去,他在後面追,嘴裏喊著:「奶奶、奶奶!」奶奶也不理他,一出醫院門,奶奶突然變了,頭髮變成了捲捲的,衣服變得特別鮮豔漂亮。奶奶向東面走,醫院門外那一片的房子、商店、汽車站都不見了,成了一片空地,只見從天上飛下來一朵大蓮花,奶奶坐上蓮花飛走了。

辦完母親的喪事我回家後,一同修告訴我,母親去世前她做了個夢:「看見大媽來了,走著走著突然間人身變成了像片,又裝上了像框,在像框的右下方打出了一個名字,我沒看清。在左下方打出了幾個字,是某某某佛,我只看清了一個『佛』字。」她說大媽好著呢,連佛位都有了。種種跡象表明,母親已修成佛。

二、痛的教訓

母親離世了,雖然她已修成正果,但必定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母親自始至終都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真可謂是「堅修大法心不動」,但為甚麼能夠被邪惡鑽了空子呢?母親走了,這些問題已無法與她溝通交流,已無存了解她內心活動的情況,但我們活著的人要認真反思,向內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通過思考覺得主要有這麼幾個方面的執著或者說教訓值得吸取。

一是「認為修大法了,肉身就不會死亡了」的心。乍一聽這話好像也沒錯,可是你想多了就成了一種執著。母親修大法時已六十多歲了,我還有一個八十多歲的奶奶也已得法,但按老家農村的風俗,要提前給老人準備棺材、壽衣等,母親就很不以為然,覺得都修大法了,肉身不會死了,不需要這些東西了,到時肉身都轉化成高能量物質修圓滿跟著師父回家了,死亡喪葬都是常人中的事了,我和周圍的很多同修也都有這種想法。舊勢力看到我們還有這麼大的一顆執著心,就給我們來個考驗,我們說她修的好就讓她肉身死了,看我們還修不修了。所以母親的突然離世對周圍的同修,特別是老家的一些同修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有一些同修直接就說,你母親修的那麼好,對大法那麼堅定都得病「死」了,我們還能修成嗎?因此有些人出現了鬆懈,有的對大法產生了懷疑,有的一出現病業的狀態就又去了醫院。在考驗中沒過好關,這是多大的一個漏啊!?

希望這些同修看到此文後,一定要振作起來,做好目前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要看某個人怎麼樣,對自己影響就這麼大,記住大法弟子一定要時刻以法為師,而不是以人為師,師父要求我們怎麼做的,我們就怎麼去做。母親是走了,但她的去處是好的,她正在看著我們這些還在迷中的修煉人,也希望我們能夠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二是對被迫害中配合邪惡的事沒有及時上網聲明。母親在二零零三年時曾在我大弟弟家被邪惡找到並被強迫在一個甚麼書上按了手印。母親事後對這件事很痛心,說自己被情帶動,產生了怕心,怕給家人造成麻煩,所以在邪惡的脅迫下按了手印,沒有做好,這是個污點。她曾讓我弟弟代她上網聲明作廢,當時沒有上網條件,過後一忙可能給忘了,沒有及時聲明,這又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過失,讓邪惡有了迫害的藉口。

三是在去醫院治療的問題上隨了常人心,對師對法不堅信。母親在修煉的八年中,不管多大的病業關都能站在法上,信師信法,從未吃藥或上過醫院。這次在她還意識清醒能言之時,曾明確表示:「我沒有病,我不去醫院,送我回家。」可是當時家人有不修煉的,還是把她送到了醫院,所以才發生了她的元神拔掉針頭走出醫院、坐上蓮花飛走的一幕。我趕到醫院時曾想讓她回家,又怕萬一母親與舊勢力有約,或因為執著被舊勢力迫害死了,家中的常人會不理解,會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我們在這種私心、人心和情的帶動下顯得很無奈,其實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從把母親送到醫院就等於認可了母親就是一個病人,就降到了常人的標準。雖然每天發著正念,求師父,等著奇蹟出現,試想帶著這麼重的人心、人情和求心,能有強大的正念嗎?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嗎?所以根本的問題還是關鍵時刻在私和情的帶動下對師對法不夠堅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給大法造成了損失,這是教訓啊!

假如當時能用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去對待此事,從一開始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送母親回家,大家圍著她發正念,信師信法,不給舊勢力喘息的機會,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即使母親與舊勢力有約,只要我們正念強就能完全否定它,奇蹟肯定會出現。

母親已經離開我們兩年多了,她雖然修成了佛體,但必定沒有走完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沒有完成自己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給自己留下了一個遺憾,給我們活著的人留下了一串教訓。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不要再走我母親所走的彎路,吸取教訓,認真學法,信師信法,狠挖執著,正念正行,堅定的走完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之路,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直至圓滿。這也是我寫此文的真正意願,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