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我隱藏很深的執著和否認邪惡在經濟上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看了同修寫的談否定邪惡在經濟上的迫害,感觸頗多,因為最近,自己在這方面也有些體悟。由於學法懈怠,長期以來不願觸碰根子上的執著,以致被邪惡鑽了空子,深感愧對大法弟子這一稱號,對這一問題的認識促使我提筆寫出自己的不足。

一九九七年在處理離婚糾紛時我走進了大法,由於不僅沒能獲得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那部份,同時還背上了一筆共同債務,長期以來,一直過著窘迫的生活,做著低收入的工作。對此,我一貫以修煉人要以苦為樂來寬慰自己,並努力償還債務。

隨著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有時會突然產生一種苦悶:還欠著別人的一些錢,怎麼總也沒有能力還清啊!這種消極思想時有時無。然而正是這一漏洞被邪惡抓住,並放大了對這一問題的執著,以致感覺總走在死胡同裏,出不來。最近又一次學習師尊的經文《挖根》:「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忽然醒悟,挖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兩個不願觸碰的根:

一是愛面子,怕丟面子。我自小生活在傳統的家庭,把家庭的面子看得比甚麼都重要,即使心理上感覺再累,也要做好「面子工程」。由於婚姻的失敗,導致平時總是非常刻意的避免談及婚姻家庭的話題,不像修煉人般的坦坦蕩蕩、堂堂正正,總怕別人知道自己的實際生活狀況,表面上好像這是屬於「個人隱私」,根本上卻是礙於面子的思想深植於大腦中。和同修交流時似乎可以暢談體會,一碰到常人,就給自己戴上一層厚厚的殼。其實現在想來,即使和同修談話,那個厚厚的盾牌也無不時刻在抵擋著,而自己又迴避承認這是面子思想在作怪!

二是仍會執著於這樣一個執著:有時會對自己說,修大法有福、不執著於此,情況就會有改觀的。這種思想和那種「只要我不想病了,師父就會把我的病除掉」的想法有甚麼兩樣呢?不僅如此,同時也認為這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理所當然的要去承受償還,一味的忍耐,卻沒能更進一步從法理上認識到邪惡利用了自己的有漏而進行的破壞和干擾。

由於自己的執著,邪惡正好抓住了這一點,不斷加碼:找工作艱難,找到了工作,公司又難以支撐,換了工作,工資卻不如期發放……;又由於自己的有漏,沒能夠在法上認識到邪惡的破壞和干擾,今年四月份又讓邪惡控制著的惡人搶走了公司的手提電腦,加大了魔難,加大了做三件事的障礙。而自己卻仍不知醒悟的僅僅認為是應該承受的,並沒有深挖緣由,這也等於是主動承認了邪惡的安排。直到後來與同修切磋,同修指出「這是邪惡的干擾和阻礙」,才猛然醒悟。

最近,由於單位拖欠工資,又導致了經濟上的困境,困惑迷惘時,讀到師尊《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大法弟子證實法走的是正路,救度眾生,經濟條件、方方面面都應該配合上來的。如果在一些方面做不好,就會叫邪惡鑽空子。任何事情只要你做好,一切都會有變化。」是啊,修煉人不能執著於錢財,但是也不能主動承認邪惡強加的迫害和干擾!所以,我應該既要從法理上認識到自己的執著並去掉它,同時還應該徹底否定邪惡強加的迫害。

所有這些因素的產生,都源於自己修煉的不夠精進,沒有正視自己根子上的問題,從而被邪惡找到機會、鑽了空子。這是一段很長的彎路,今天終於能面對自己深藏的執著,並敢於掀開這層從不願主動打開的殼了,這也使我倍感輕鬆。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認真學法,努力精進,修去執著,同時,清除舊勢力任何形式的迫害。

所悟有限,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