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不讓舊勢力有隙可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我是1996年11月份得大法的女學員。我是一名醫生,但「醫生」這個職業卻不能使自己不得病。那時我不但有病,還有很多病:高血壓、胃病、肝炎、風濕、子宮肌瘤等等。雖然中、西藥不斷的吃,然而病症得不到控制。可以想像,帶著滿身的病,每天還得上班,給別人看病,那種日子不好過,說我在「艱難度日」不為過。

1996年得大法後經兩個月的學煉大法全身的疾病神奇般的一掃而光,全身輕鬆,精力充沛。我從來認為自己有那麼多病真是不幸,如今反過來覺得自己能走入大法,真是「三生有幸」!

然而,1999年7月大法和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以來,我又經歷過四次比較大的「病業關」。舊勢力企圖以我修煉中的不足和有漏對我進行考驗,對我進行干擾,看我在雙重的巨大壓力下是否依然相信大法,堅修大法。

第一次是在2004年春。我突然覺得兩隻胳膊麻木,頭痛,按常人的理,這是「頸椎神經壓迫症」了。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這不是常人中的「病」。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儘量做了,我哪兒做錯了或做得不好而讓舊勢力鑽空子呢?我向內找,發現幾年來只重視學法,在求安逸心的干擾下,怕苦,煉功打坐不敢雙盤,修煉了八年還只是在單盤,要求自己太不嚴格了。師父要我們把「吃苦當成樂」呀。於是我下決心咬咬牙開始雙盤,從5分鐘,到10分鐘……終於突破了半個小時,幾天過後上肢疼痛、麻木感完全消失。

第二次發生在2005年夏。一天,突然出現拉肚子,我在有意無意間吃了幾粒自製的止瀉中藥,結果不僅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連拉帶吐,一上午一連瀉了20多次。那種難受不僅是肉身痛苦,還出現了鬧心,腹部要爆炸了的感覺,真是痛苦難忍,坐立不安,死去活來。但我立刻想到我是修煉人,心裏想著請師父加持,嘴裏喊著師父,師父……在屋裏來回走動了兩個多小時(此時連拉帶吐)後,疼痛略有減輕,腹瀉也停止了。當我感覺疲勞時就躺在床上,不一會兒睡著了。醒來後感覺一身輕,一切正常了。

第三次,2005年冬天,偶然間發現左胳膊感覺輕微疼痛。不知怎麼,這次第一念出現了常人的想法,以為「天冷受寒」引起的,就讓丈夫(常人)捏了幾下。這一捏倒加重了,晚上更加不舒服。我又用按摩器按摩了10多分鐘。結果整個左邊上半身、頭部、胸腔裏外疼痛難忍,左上肢不能動了,躺在床上翻身都難。丈夫以為我得了腦血栓,勸我去醫院。這時我才意識到,我是修煉人,怎麼能用常人手段「治病」呢?接著我想,就利用這個魔難作為一次提高心性的機會吧。第二天一早便抓緊時間發正念、學法。在我肉身痛苦難忍的情況下,躺在床上聽大法普度濟世音樂,心裏想的是師父。似睡非睡中,感覺自己沐浴在一片藍光裏。過了約一個小時,我隱約看到一個像白紙剪的人頭模樣的影子從我身上離開。之後,我的疼痛感減輕了許多。我知道是舊勢力黑手爛鬼在我信師信法的正念中敗下去了。第三天一切恢復正常。經過這次魔難的前前後後,我更加堅定了正念,信師信法,深刻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第四次是在2006年6月。一天夜間,感覺身體的每個關節都酸痛,伴隨的還有頭痛、鼻塞、流涕、嗓子劇痛、咳嗽,總之難受極了。我立刻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當時就發正念、煉功、聽大法音樂,但過了三、四天也不見好轉。我知道這一關不小,就請來同修(小姑)住在我家幫我一起發正念,清除邪魔干擾。當我與同修一起發正念清除邪魔干擾時,我深感師父的洪大慈悲,對弟子的百般呵護,不覺中淚流滿面。這樣與同修在一起密集學法、煉功、發正念除惡,又過了四、五天就感覺好多了。二十多天後一切症狀全部消失。

我反覆的想,這次魔難時間長,我到底錯在哪兒呢?在一次發正念時,猛然想起就在這次病魔發生的前兩天,得知在國外打工的親戚(常人)得了癌症,於是就為病人發「正念」,替他清除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當時還認為自己有一定功能,要施展功能「幫助」他解除病根。兩天裏為他發了幾次「正念」,感覺無濟於事,就停止了。可以看出我背後隱藏很深的顯示心及放不下的親情的執著。雖然認識到自己的錯,但此時還沒有真正從法上認識。病魔關過後,內心確實很痛苦,除了煉功、學法、發正念,在其餘的時間裏心情煩躁,感覺頭沉,偶爾湧現「活在世上沒有意思」,厭世,想儘早離開人世的念頭。幸好我能意識到這不是我,是邪惡干擾,我肯定有放不下的執著被舊勢力鑽空子了。這時我又找來同修一起學習了師父的《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洛杉磯市講法》、《轉法輪》、《精進要旨》等,一步步從法上認識到自己的錯。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治病問題時說:「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帶的法輪大法的東西,我的法身會全部給收回。為甚麼把這個問題看的這麼嚴重?因為它是一種破壞大法的現象。把你自己的身體損害了不說,有的人一旦看了病手就癢癢,看見誰就拉過來給人看病,顯示自己,這不是執著心嗎?嚴重的影響人的修煉。」師父在《精進要旨》中的《病業》一文中說:「消除病業這種事沒有誰能給常人隨便做的,對於不修煉的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的,只能依靠醫治,隨便給常人做就是破壞天理,也就是說可以幹壞事而不還業,欠債而不還,那是絕對的不行的,天理不容啊!」噢!我犯了天法,天理不容啊!這才使我從內心認識到,我對情的執著、對治病的執著已經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直到最後產生厭世,不想繼續留在世上,忘記了自己史前誓約,忘記了自己是修煉大法的人,差點毀了自己。這件事讓我從法理上更加明白清醒,我必須嚴肅對待發生的一切,必須嚴肅對待修煉,徹底清除各種干擾,真正要在法上提高。

修煉是嚴肅的,越到最後越要精進,正念正行,走正師父安排的每一步,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做好三件事。我們要牢記師尊的教誨:修煉上去很難,但掉下來很容易,把握不好自己,千百年的等待就將毀於一旦。我要放下一切執著,在大法中一修到底!

層次有限,難免有誤,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