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好自身 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原來的我性格暴躁、任性,特別是動不動為一點小事就與丈夫爭吵甚至鬧離婚,父母都看不慣,經常訓斥我們。學了大法後,我才知道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是真善忍,其它甚麼都不是。師父說了「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轉法輪》

隨著不斷學法,我的脾氣慢慢變好了,每次要發火時,就控制自己不能發,不能發。頭腦中法裝的越來越多,善念和慈悲心在心中扎根,不正的因素越來越少,故而得法八年來,再沒有像以前那樣和丈夫吵過架。只有三次為孩子的事責怪了丈夫,但事後自己悟到沒有按真善忍做,就趕快向丈夫道了歉。一個人能發現自己的行為錯誤,又能及時改正,這是多麼的幸運。

學法之前,在工作中與同事關係緊張,常常是面和心不和,一天到晚爭爭鬥鬥,議論是非曲直,看誰都不好。就像師父講的:「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 (《轉法輪》)

學法後,我嚴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他人著想,主動改善與同事的關係,心好行為好,每天早早上班打掃衛生,還儘量幫別人打掃。其它班組的一位大姐曾來我科室說:「讓我來你們這兒吧」。 我科室的男同事說:「那可不行,我們可不願意換人(與我調換工作),要不誰天天給我們擦地、倒煙灰缸……。」

有一段時間辦公樓裝修,女廁所設在二樓還上了把鎖。我去一女同事那兒取鑰匙,她竟然反問:「辦公室主任沒給你配一把?」我說:「沒有」。她說:「那不行,你不能用,你去找辦公室吧!」我只好趕緊去辦公室找鑰匙。這事要發生在以前,我會記恨她、會報復。我知道遇到矛盾要找自己,這可能是因為我以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今後我一定要與她好好相處,心裏不存一絲介意,直到目前我做了她的主管領導,我也能做到處處為她著想。

在工作中我不斷的修去不符合真善忍的心性和行為,因此贏得了公司領導、同事們的一致讚譽和認可,年終評比打分,越來越高,大家由原來對我的不認可到現在的一致讚譽,這一切都源於我修煉法輪大法所帶來的巨大變化。

二零零三年企業改革,競爭上崗,憑我深厚的工作資歷和紮實的業務能力,部室主任崗非我莫屬,並且之前總經理在小範圍內也公布了是我。但在競崗填表時,我們科長找我面對面談話,開門見山就說:部室主任崗,你不能填,因為某某想上,而且你也不能參加競崗(我業務能力比這某某強的多),你要爭的話恐怕連現在的崗也保不住。又說我不要記恨他,他也是無奈等等之類的話。當時我思想沒一點準備,只感到一絲委屈,但我馬上意識到我是修煉人,這是對我的考驗,我就對科長說:「既然這樣,你放心,我不會爭的,我煉了法輪功,我必須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我能放下這個名利心,我不能和常人一樣,我不但不能恨你,我還要感謝你給了我一次考驗我的機會,否則,我還不知道自己在名利面前會如此平靜……」。並借此機會再一次向他洪法。他對大法非常認可。後來勸他三退時,他很高興的就退了,而且他還能在關鍵時候替大法說話。

二零零四年初冬的一天下午,市公安分局的人到我們單位要帶我去分局。科裏書記說:「他們問你煉不煉,你就說不煉」。可一見到他們我說的是:「我煉法輪功,我身心受益,我不能說謊話,我要按真善忍做人……。」當時我心靜如水,沒有一絲怕,只感覺自己非常高大,心有一念讓他們接受真相。

後來公司領導請他們吃晚飯,目地是不讓他們帶我走。我想這飯一定要吃好,這樣更有精神和力氣講真相。當時我的腦海中一遍遍的背誦《真修》、《大覺》、《無存》、《怕啥》、《斷》、《心自明》等經文。堅信師尊講的話:「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當時悟到,我去也是為了讓這些人明白真相,以後可減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去分局的車上,我看他們中有個女警好像很冷的樣子,就用我的大衣給她蓋上腿,她笑著說:「謝謝,你這麼好,你為甚麼非說你煉法輪功?」我說,我就是學了法輪功才變好的,我以前可不這樣,於是我就又給她講起了真相,到下車時我感到自己就是一個高大的神。我想既然來了我就要給他們好好講真相,減少迫害,我就一直不停的和他們講學法後受益、天安門自焚真相、文化大革命中冤假錯案,善惡有報的道理,然後我說大法弟子講真相是發自內心的,這種力量是無窮的,強權是改變不了人心的,江某某發動迫害靠的是金錢和權力,終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到那時後悔就晚了。一邊講真相,一邊幫他們清理地上的煙頭,還給他們倒水……,盡可能的讓他們體會到真善忍的美好。他們說:「你這麼好,非要說煉法輪功,你就不能說你本質就好或練別的功。」我說:「不行,我就是煉法輪功才變好的,我以前很不好,是老師教我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做人要有良心,假如有人把你從海水中救上來,你說人家是壞人,這還算人嗎?」 等等。

過了幾個小時,他們說:「你看那邊屋子都是給你說情的人」。我就說:「是因為我煉功後做了好人,大家都認可,否則才不會有人幫忙呢!」一個指導員說:「別說了,別說了,『頭』說了讓你趕快回去吧,別影響了你的前程。聽說你在單位工作很出色,我們也得給自己留條後路,說不定那天還會用上你呢」。

這樣我就跟他們握手再見。一個副隊長說:「大姐,以後有事找我。」經過長時間的談話,原來他們一個個兇惡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我為他們明白真相而高興。其實他們也有明白的一面,只是感到無奈。而且他們說,和你們接觸多了,每個人都說大法好,為甚麼江××就不讓你們煉呢?我們也會思考,我們對這個也有一個認識的過程。

回家後我才得知,許多大法弟子當晚一直不停的發正念,加持我正念闖出來。通過這件事,我體悟到只要你按大法去做,師父就會慈悲呵護你,你就是最安全的,也體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另外,體悟到和公安人員講真相很重要,因為他們也是救度的眾生,同時他們明白了真相還可以減少迫害。

在這我想與同修交流一件事,就是我遇到的公安人員說,你們好多人來到我們這,都不說話,我們覺得你們煉功都不正常了,你看我們有那麼可怕嗎?我當時悟到他們也有善良的一面,我們要啟迪他們的善念,我們大法弟子說出的話是有能量的,我們一定要說,解體他們思想中的邪惡。我理解,不配合邪惡,並不等於非絕食或對他們置之不理,不跟他們講真相。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