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抓住歷史機遇退黨保平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中國有著長達五千年文化承傳,從炎帝到後來的歷朝歷代都是以敬畏天地為根本的,成了有禮儀之邦的大國之稱。道家提倡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佛教的因果報應,天堂地獄之說教;儒家孔子所倡導的仁、義、禮、智、信做人的理;三者在中國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道德體系。加之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出現了很多文人、將士及修煉人以自己高尚的品格,將中國的文化進行了具體的展現,使其文化內涵變得更加大。由於有這樣的文化,中國在歷史上才出現了不少真正的盛世時期,不管文化還是經濟都影響到整個亞洲,乃至世界。這是值得每一個中國人為之驕傲的。然而自從共產黨的出現,給中國的民族文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摧殘。眾所周知的文化大革命,從實質上講就是在殘殺中華民族的文化,在革掉中國傳統文化的命。這十幾年的所謂改革開放又使中國的道德觀念下滑到了極其低下的程度,使中國人變成了現在的從上到下都是唯利是圖,出口就是謊言,為中國的未來埋下了巨大的災難。

也許有人不同意這種結論,特別是中國的農民認為現在農業稅都免了,種田國家還有補貼。現在是盛世時期,還是××黨好。其實在中國歷史上的絕大部份時期,普通的農民並不交稅,交稅的只是富有的地主。從另外一方面看,一、現在與歷史上任何一個個時期都不一樣,過去是農業時代,自從西方的工業革命開始,世界就進入了工業時代。特別是到了近代,工業對每一個國家來講都是國民經濟收入的主體,形像的講機械在替人勞動,而效率卻是人力勞動的上十倍、百倍、千倍而不等。這是現在社會發展快,物資供應豐富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進入工業時代的國家,農業是要靠工業來扶持的。西方國家從五十年代起就實行了減免農業稅並向農民補貼。二、中國的農民是國家建設的主力軍,已為國家立下了汗馬功勞,而農民的回報又是最少的,農民一直就是二等公民,戶口制一直是農民身上的枷鎖。中國共產黨的起家就是所謂的「農村包圍城市」,農民不論從那個方面都起到了決定作用,在共產黨統治最困難的時期,又是農民作出的犧牲最大。三年大飢荒被餓死的幾千萬人中,絕大部份是農民。中國在實行統購、統收的時期,農民的糧食,家畜又是以最低的價格奉獻給國家。改革開放後,農民所承受政府的各種稅費年年加碼,與自己的收入極不相稱。在國民經濟高速增長的時期,又是農民付出的最大,在企業中勞動時間長的是農民,在國家的每一個工程建設項目中都離不開農民,那些苦、重、髒活都是農民工在幹。而工資卻最低、生活條件最苦,頂著烈日,住工棚。在這個過程中農民為國家創造的直接或間接的稅收,也已經遠遠超過了全國農業稅總額五百多億元。三、減免農業稅和國家進行補貼,已是牽扯到國家糧食的安全問題,作為農民誰都知道:種一畝田除去成本會有多少收入,由於種田的高投入,低收入,農村出現了大量的田被荒,有的地方大片荒在那裏。有很多地方從原來的雙季改為一季,國家每年要從國外進口大量的糧食。無糧不穩,國家為增加糧食,必須實行這一政策。四、減免全國的農業稅,總共只要五百多個億,廈門走私案一年偷稅就是五百多個億,國家機關一年的公車費招待費一年就是五千多個億,還有官一年不知還要貪掉多少個億。從這些數據來看也就知道了。五、農民的走投無路迫使政府進行這項政策。近幾年,農村問題越來越尖銳,由於政府收費遠遠超過農民的承受能力,已有不少地方出現砸政府的牌子,每到收割季節全國一罵聲,政府幹部與農民的衝突事件到處可見,國家實行的這項政策已是逼出來的。

總結起來還有很多,說出這些根本的東西,並不是要農民與政府對立,作為一個公民為國家奉獻,支援國家建設也是應盡的義務;也是中華民族的一種美德;之所以說出來是要大家知道,共產黨並不是你們所認為的那樣偉大,要能正確看待這一問題。中國人的最大悲哀就是被共產黨把中國文化的命革掉了,使中國人的良知被共產黨的流氓理念所取代,使國民喪失了對國家的關愛,從根本上講共產黨就是反對國民關心國家,因為你一關心起來,它就會面臨著滅亡。

由於中國人愛國的觀念被共產黨變異了,也就變得更加自私和瘋狂。致使現在從上到下都在用各種手段抓錢;以為能搞到錢就是自保。那些貪官儘管知道貪了會失去民心;會招來民怨;可是他們認為共產黨暫時不會垮;共產黨不垮,貪了就沒問題;只要上層不抓你,法律又有甚麼用。他們更清楚一點,現在要真正反腐敗就是反黨了,因為現在共產黨的官是無官不貪啊!共產黨的狠,共產黨的惡,已把中國人嚇怕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產黨把人抓」這是普遍中國人的心態。所以共產黨是中國貪官的最大保護傘和幕後黑手,它在逼著中國人貪,逼著中國人變壞。你不貪就沒錢跑官,上面就無人理你,你不貪就上不去。換句話講,你不先學會嫖、賭、貪,說假話,官場上就沒有你的份,你官越大,就越能貪,法律就越制裁不了你。你不變壞,送錢,送色,就包不到工程,拿不到項目,甚至找不到工作,這就是現在官場上的理念和現實。有一個因貪了幾百萬而被判刑的高級共產黨幹部,說自己是清官,引起了眾人的諷刺大笑,他卻正兒八經的說:「真正的貪官,還在台上作報告,我就是太正直了點,他們就把我害成這樣……」

由於中國官場理念的墮落,不論是哪一個行業都已走到了腐敗的頂端,社會儘管現在看起來是歌舞昇平,似乎很繁榮,也只不過是以最大的資源消耗為代價,最大的環境污染為代價,和最大的道德淪喪為代價所換來的一時繁榮。現在的政府官員哪有想老百姓的,大的貪了把錢上億存到外國,把自己的子女安頓到國外,因為自己都不相信共產黨了,小的貪了辦個企業來洗錢,更小的貪不了大錢就來玩國家的錢,沒錢貪就借。有一個人曾問一個鎮長,你們鎮上欠了多少錢,鎮長說:一千多萬。這人說一千多萬怎麼辦啊!鎮長說一千多萬算甚麼,有的鎮已欠到了四千多萬,要我們鎮欠到這個數字,也夠我花的。

在道德觀念變異的中國人,被錢和女色所充滿了頭腦的時候,可也得想一想中國的古訓,善惡有報之天理,歷朝歷代的滅亡都是發生在官場道德敗壞的時候。天滅中共,已在告誡世人,退黨,退團,退隊,為自保的退黨大潮在中國大地已潮水一般在展開,共產黨的末日,只是時間問題。

中共統治的幾十年,已創造了許多古今中外的邪惡之最:「講假之最」,現在幹部出口就是假話,黨報黨刊沒有幾句是真的,無假不能做,在五十年代誰都知道畝產最高只有五百多斤,共產黨的報上卻說能產萬斤,最後餓死了幾千萬人;「講貪之最」,歷史上和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有貪官,可卻不可能有中國現在那樣多而普遍的程度;「講淫之最」,歷史上及世界上都有妓院,可都是下流社會的人去的。而中國的高級賓館,休閒中民,都是幹部去的,那些花天酒地的淫亂之地,卻用公款養起來的;「講狠之最」,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屠殺,中共卻可在全世界都聚集的天安門廣場大開殺戒;「講無知之最」,古今中外都是敬畏天地,講順從天意,敬神,敬佛的,可共產黨就以無神論教育國人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並大肆毀神謗佛;江澤民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並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弟子的器官去牟取暴利,挖掉了無數顆良心。總結起來還有很多,不防都可以先算一算,還能算出多少個邪惡之最。

人類社會的變化,隨著一定的規律在變,人類社會的興衰,可以說隨著其道德的回升與墮落相對應。人類有邪惡的一面存在,但人類社會決不是惡人逞兇的樂園。共產黨的存在,也許是讓其表現一部邪惡之最的教材以教育後人,否則也就不會有它存在的必要。人類社會的存在是上天安排的,現在已到了淘汰中國共產邪黨的時候了。

作為中國人,入黨、入團、入隊是一個不得不為之的普通事情,在中共統治的時候,還以此來衡量其是否上進,是否表現好,以此為榮,所以確實有很多的黨員都是不錯的人,這也就是上天要給其機會的根本原因。有人認為講退團退隊是搞政治,可站在高一層的理來講就沒有這個概念了。其實在高一點的理來看,只有善惡好壞之分的理。你要行惡就該淘汰;你能走正,上天就選擇你,人民就擁護你。

「政治」的涵義,在共產黨的宣傳中也變了味,作為一個有志義士,能有好的辦法來把國家搞好,向國家提一些好的建議,或一些好的主張,怎麼就認為是「搞政治」,認為不好呢?共產黨整天高喊「政治」,逼迫人民「講政治」,每次政治運動都搞成「群眾鬥群眾」,使千百萬無辜的老百姓遭殃,卻都不敢出來說一句話。共產黨對中國人民「搞政治」就像一個暴徒強姦了一個純潔的少女後反而誣蔑少女不貞並繼續蹂躪她。作為一個黨員,一個團員,一個少先隊,你本身又是不是在「搞政治」呢?從根本上講,就是屬於「搞政治」,並且還在維護著一個邪惡的政治集團。中國有六千多萬所謂的黨員,這些黨員除給中共壯膽之外,還能起到甚麼作用呢?你們能擋住中共砍向中華民族的屠刀嗎?你們能阻止中共將中華民族推向道德徹底淪喪的深淵嗎?其實每次中共屠殺民族的同胞時,你們除表態,擁護邪黨之外,還做過一些甚麼呢?又能做甚麼呢?

要能真正覺悟,請找一本大紀元編輯部寫的《九評共產黨》靜心的看一遍,也許有很多問題就明白了,其實退出中共是上策,最起碼能體現出自己的良知與正義還存在,能認清好壞,能不助紂為虐,在中共真正被淘汰的時候給自己留條退路以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