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舉世皆知的簡單會面,中共邪惡政權都幹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兩位北京法輪功學員曹東、牛進平冒著風險與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會面,以他們本人和正在勞教所遭受再次迫害的妻子的親身經歷,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的真實情況。

在過去的七年裏,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一直受到高強度的封鎖和掩蓋,是心虛的中共最怕人知道的禁區。而法輪功學員們一直在努力突破封鎖講真相,並逐步取得成功。終於,禁區在邪惡的中心北京被直接打破,歐洲議會的副主席面對面聆聽了受害者的證詞一個小時左右。隨後,向全世界披露了他的親自見證。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遭遇,受到世界進步力量更廣泛更強烈的關注。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這樣一個已經舉世皆知的簡單會面,中共邪惡政權又幹了甚麼呢?

一、指使國安特務以黑社會土匪手段進行報復性綁架劫持、非法審訊與抄家。

國家安全局(部),一般簡稱安全局,是中共邪惡政權豢養操控的特務機構,打著「保護國家安全」的幌子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卻一直在嚴重破壞納稅人的人身安全與安全感,尤其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作惡多端,罪惡極大。由於深受惡黨毒害和從事特務這個最不光彩的職業,其多數成員素質粗鄙低下,行為狡詐霸道,在民眾中聲名狼藉,甚至「公、檢、法」系統的許多人對這些鷹犬也相當厭惡和戒備。據內部人士透露,中共專職國安特務的人數逐年增多,現在已經超過了公安警察。中共邪惡政權千瘡百孔,面臨末日,越來越依靠黑暗角落裏奸邪陰毒的鬼魅伎倆和鼠竊狗偷的小人行徑來維持統治。

兩位法輪功學員在與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會面後立即受到瘋狂的報復性迫害。其中曹東於五月二十一日當天遭到北京國安特務偷偷綁架劫持,被非法審訊、監禁至今。他的家(北京趙家樓寶珠子胡同3單元704室)於五月二十六日遭到特務們兩個多小時的非法抄家。另一位帶著幼女參加會面的法輪功學員牛進平則被嚴密監控,經常受到騷擾和威脅。

協助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與法輪功學員會面的美籍公民斯蒂夫(Steven Gigliotti)先生,會面結束後不久在返回賓館途中遭到國安特務的綁架劫持。從二十一日晚六點一直到二十二日晚六點,被不停歇的審訊了二十四小時。之後,斯蒂夫被再次蒙上頭巾直接帶到機場強行遣返。

就連曹東的朋友高鋒,與此次會面並沒有關連,只是偶爾留宿在曹東家,被抄家的特務發現,便遭到綁架和五天的非法審訊。最後還被銬上火車,強行遣送回甘肅原籍監視居住。如今高鋒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國安特務動用了五男一女共六人到曹東家非法抄家,他們擅自用鑰匙捅開房門,抄家時不停的給室內拍照,然後掠走法輪大法書籍、資料,九評、移動硬盤,MP3,空白光盤、照片、膠卷等許多曹東的私人財物和身份證、單據等等,就連結婚照和結婚證也不放過,一併抄走。

這些特務在綁架、抄家、審訊時鬼鬼祟祟,極力隱瞞他們的身份。他們全部只穿便服而不敢正式著裝(帶有警銜警號的警服),在人前互相之間說話不帶姓氏職稱,被問到他們姓的時候躲躲閃閃,而且很快轉換話題。

綁架高鋒出曹東家門時,他們前後包夾,告誡高鋒不准喊,害怕有人發現他們非法綁架的惡行。在樓單元門口逼高鋒轉過身,不准回頭看。等車過來後,按著他的頭上車,不敢讓他看見他們作案車輛的車型與車牌號碼。

而在綁架劫持斯蒂夫先生時則不惜違法摘掉車牌,以一輛沒有牌照的汽車橫蠻的擋住斯蒂夫先生乘坐的出租車,將他從車中拽出,扔到他們的車上,並用頭巾蒙住他的頭,將他帶走。他們沒收了斯蒂夫先生的筆記本電腦,還搜走了會見時的幾張照片,從他的電腦和電話上偷竊資料。

當曹東家屬在他失蹤後四處奔波打聽,主動找到北京市安全局後,市安全局的兩男一女到他家去了一次。當時,曹東的岳父岳母急得徹夜失眠,岳父出現嚴重的耳鳴症狀。而這三名來者對家屬的焦慮、受到的傷害和合理要求無動於衷。當家屬問起曹東情況時,他們諱莫如深,冒充是「信訪辦」的,「不清楚情況」,而他們事後並沒有按照有關信訪條例,在規定的時間內給曹東家屬答覆,反而躲起來不再露面,家屬打去的電話和留言也置之不理,說明他們根本不是他們所自稱的信訪工作人員,實際上五月二十六日抄家他們中有人就在現場。反過來他們對曹東家人又是做筆錄,又是攝像。上來就用高壓的態勢逼問:「你們對法輪功甚麼看法?」「曹東出事後誰和你們聯繫過?」「你們怎麼知道去找我們要人?」可見他們去的真正目的不善,是為進一步迫害核對情況尋找線索和施壓。並且深知自己不得人心而極為心虛,唯恐其迫害曹東的真相曝光,唯恐人們知道主要參與迫害的部門和人員的細節詳情。而且是深度恐懼之後氣急敗壞的瘋狂和凶殘,企圖擴大迫害至那些幫助曹東家屬的善良人。當聽到是當地片警和街道說出去的,他們才不得不承認:「人是我們(指安全局)抓的。」

現在,綁架迫害曹東的北京市安全局,其頭目王崇勛和其它涉案嫌犯已被「追查國際」組織通報,立案進行全面追查。

二、非法審訊與囚禁處詭秘陰森,不敢讓人知。

在非法審訊囚禁高鋒的房間,綁架歹徒白天黑夜都把窗簾拉的嚴嚴的,害怕走漏一點風聲。在把高鋒押到審訊室的路上,兩個特務在車裏一左一右把他夾在中間,並強令低頭,用勁向下按著,同時把他的眼鏡也摘走,不讓看兩邊,強令他閉著眼睛。四個特務用車把他拉出去插管灌食時,來回在車上也是不讓睜眼,在他臉上扣一個大帽子,訓斥說路上老實點,不然就戴銬子。在綁架審訊斯蒂夫先生時,來回的路上都強行用頭巾將他的整個頭蒙住。

七年來,很多大法弟子,包括原法輪大法研究會工作人員被綁架迫害,都是這些國安特務下的毒手。北京的許多地方都有他們的巢穴,而且只要他們認為需要,任何一個賓館、招待所的房間都隨時可以被他們長期霸佔,成為非法審訊囚禁大法弟子的黑窩。根據受害者回憶,這些毒巢共同的特點就是詭秘陰森,白天黑夜拉著窗簾,開著燈。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汽車擋路施行綁架劫持,路上強令低頭閉眼,不讓看兩邊,是他們作案的慣用手段。

他們唯恐受害者看到被綁架時經過的路線,知道自己所在的具體地點。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特務們自己的對話,洩露了曹東就關在高鋒附近。不難看出,當時非法審訊囚禁高鋒與曹東的地方在四環以外,有高牆、電網、換崗的武警、警犬、口令聲、白天隱約的訓練聲、附近有飛機不規則起降的軍用機場等,而北京市安全局看守所就在北京南苑一帶的大紅門南路47號。

三、非法審訊手段粗暴凶殘,其橫蠻與無賴超過一般綁匪。

國安特務在把高峰綁架到目的地進行非法審訊時,強用單鏈手銬把他銬在審訊椅上。前後參與審訊的共有八男一女九人之多,其中有五人輪換二十四小時監控訊問。五月二十六日晚二十三時到二十八日拂曉一直不讓睡覺,稍一打盹就喝令罰站。在審訊期間對高鋒進行毆打和軟硬兼施的威脅利誘,一些話語非常下流。對他進行野蠻插管強行灌食,造成他全身大汗淋漓,幾近虛脫,而灌食迫害的原料還盜用他的錢購買。被銬上火車回原籍後,高鋒遭到當地惡警不停的謾罵、威脅和惡狠狠的訓斥,被強制施加鐵老虎凳等酷刑,並被扣留身份證和MP3、收音機等,被勒索錢財三千元。惡警不僅不給任何單據,還威脅如再出事,就把高鋒戶籍遷回老家,再送「基地」半年,罰金一萬二千元。

高鋒與此次會面並無關連,尚遭多名特務如此虐待,曹東境況之惡劣,不言自明。

斯蒂夫先生被非法審訊時,曾設法用手機向在美國的朋友傳遞了「我被捕了」的短信。狠毒的國安特務發現後暴怒,不僅粗暴的搶走他的手機,而且強迫他再給那位朋友發送「我安全」的虛假短信,之後就強行關掉手機。幸而他的朋友收到他被迫發出的短信後並不相信,隨即給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打電話通報。而當美國使館致電中共當局有關部門了解情況時,他們竟然向大使館謊稱:不知此事,不知道斯蒂夫這個人。

中共邪惡政權信誓旦旦的做出與各國友好的姿態,實際上卻對每一個從海外入境內的人士都充滿敵意,沒有起碼的尊重和信任,不管甚麼身份,一律虎視眈眈,由安全局監控到底。賓館安裝竊聽器二十四小時監控,賓館及一切周圍身邊的人都做了手腳,將外籍友人的所有個人隱私暴露無遺。一旦看誰不順眼,便肆意綁架劫持。惡行敗露時,又謊話連篇予以抵賴。這樣的醜劇時有發生。很明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早已從熱情好客的禮儀之邦,蛻變成以鄰為壑、對別國有著極大威脅的虎狼之邦。

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這是法律最基本的準則。中共邪惡政權對法輪功的所有迫害,根本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而受其指使進行報復性綁架劫持的國安特務卻以「組織策劃這次會面」、「攜帶這次會面的材料和錄音」、「攜帶法輪功資料」,作為斯蒂夫先生所「犯」的三項「罪名」,並聲稱「這些都是中國最嚴重的罪行」。

對於法律的明文規定,他們作為執法人員卻公然違反。不僅在行車綁架斯蒂夫先生時違法摘掉車輛牌照,對高鋒違法進行刑訊逼供,而且至今四個多月一直違法超期羈押曹東,一直違反有關法規不將拘留他的理由、時間和地點通知他的家屬。甚至在家屬問到抓曹東的原因時,還橫蠻的說「不能告訴你」,對曹東現在在哪裏也不允許問。家屬提出想見見曹東、捎點錢給他等合理要求,均被殘忍的一一拒絕。為首者還強硬無理的不許曹東家屬說出他們來過,不許與曹東的父母正常聯繫,等等,限制以至禁止他們的人身自由和作為家屬的正當權利,而這些被粗暴侵犯的權利都是受中國的根本法──憲法明文保護的。

最為無賴的是,明明是他們一直都在嚴重違法,卻反而逼迫斯蒂夫先生在三份他們早已準備好的聲明上簽字,內容分別是「他們沒收我的東西是合法的」,「因為我觸犯中國法律,所以他們對我的審訊是合法的」,「我承認我觸犯了中國的法律」。他們裝模作樣的對高鋒「宣讀」對他的處理,勒令他站起來聽,還說是「法律的尊嚴」, 而他們卻正是肆意踐踏法律神聖尊嚴的凶犯。

四、無視法輪功學員、世界正義力量的緊急呼籲營救,加緊進行洗腦迫害,強迫背叛與出賣。

在得知兩位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後,國際國內眾多法輪功學員、世界正義力量緊急呼籲營救。其中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先生立即要求緊急約見中共駐歐盟大使,召開緊急會議,後來又一再和中國官方交涉,呼籲中共當局保證這兩位和他會面後失去聯繫的法輪功學員安全回家。同時,多次呼籲國際社會緊急關注。

然而,有跡象表明,中共邪惡政權在國際社會的關注下不僅沒有停止迫害,反而正在加緊對曹東進行嚴酷的洗腦。企圖通過強迫他背叛與出賣,掩蓋自己的罪行。並通過特務威脅說:曹東如果總是採取不配合它們的態度,「還得有牢獄之災」的加重迫害。其流氓黑社會的嘴臉暴露無遺。

中共邪惡政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規模的洗腦迫害已持續了七年,特別是每當被他們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正念堅定,非法審訊進行不下去的時候,他們就反復進行洗腦,以此摧毀人的意志、人格與道德良知,精神強暴,逼良為娼。

背叛與出賣,是天地間極其骯髒下流的行為,人神不齒。然而在中共那裏,卻是「態度好」的標準與洗腦的目地,種種洗腦手段令人髮指。

相信任何一個得知中共迫害法輪功殘酷真相的正常人,都會生發與麥克米蘭先生同樣的慨嘆:中國的人權情況真是「極其駭人」的!

七年來,中共邪惡政權一直在用最凶殘的手段抓捕和迫害向社會曝光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們,已有大量法輪功學員因為講真相而被奪走了生命。根據其一貫本性,我們完全有理由推測,它們對曹東集中施加了邪惡在歷史上積累的種種迫害手段,曹東正遭受著肉體折磨和心靈摧殘,他的生命正受到極大的威脅。

但,無論惡黨怎樣猖獗,毫無質疑,真正處於絕境的卻是死心塌地的追隨中共者。在未來歷史的審判面前,所有人都將為自己的行為承負後果,今天的善行或惡為,即是選擇了明日的去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