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狼群中有一個規矩,只要有一隻狼受傷出血,其它所有的狼就可以一哄而上,群起攻之,分而食之。不管是父母、兄弟姐妹、也不管是七大姑八大姨都這樣做。狼為甚麼會這樣,我們不得而知,留給動物學家去研究吧。這裏談的是某些「人」,也具備了狼的本性,而且某方面甚至超過了狼。

在中共惡黨專制下的半個多世紀中,通過不斷的政治整人運動、洗腦、屠殺、以暴力做後盾,強制的把狼性一樣的黨文化灌輸到民眾的頭腦中,一旦要整治誰、或滅絕哪個群體,它就要脅迫人民順從它的獸性,和它一起去打倒、鬥臭。不管是「階級敵人」,也不管是它的親人、朋友、恩人,都要「萬眾一心」,一哄而上,「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古人云「功高莫過於救駕」。當年彭德懷帶領兩萬部隊與胡宗南二十萬人馬拼殺,多次救過毛澤東,可是危難一過,在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只是直言相諫幾句,毛就火冒三丈,忘恩負義,把彭打成反革命,還要全黨全民大批判,否則就是黨性(即狼性)不強,沒有黨性。當時有幾個人不畏生死,為彭鳴冤,結果統統被毛打到「反黨集團」裏去了。毛澤東的「中山狼」的本性,決定了他不允許別人不當狼。

劉少奇曾經是國家主席、「接班人」。當毛不喜歡他時,就強制「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包括劉的親人、部下都要「炮打司令部」,把他置於「死無葬身之地」、「永世不得翻身」。劉的大兒子因為沒有狼性,不願像狼一樣去「咬」他的父親,被迫自殺。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沒有狼性的人沒有生存空間,而有狼性的人,狼性強的,敢「吃」、敢「咬」劉少奇的人卻個個飛黃騰達,甚至一步登天。

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灌輸的黨性、狼性達到高峰,人性喪失殆盡、狼性泛濫成災。出現了父子互鬥、夫妻成仇、師生反目、親友告發。遼西地區的一所中學和另一所學校「八中」就各有一名教師在批鬥會上,被學生當場打死。筆者也受黨文化毒害,曾在批鬥會上踢打一個被定為「四類分子」的本家叔叔。幾十個「紅衛兵小將」就可以隨隨便便從生產隊中揪出幾個「階級敵人」批鬥、毒打。人性喪盡,想來痛心不已。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又把豺狼黨性推到登峰造極。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高額金錢引誘、暴力鎮壓手段,激發鼓勵人性惡的一面。許多人用暴力阻止親人煉法輪功,甚至出現死傷。河北保定的楊麗榮堅持修煉,被丈夫掐死,就是中共豺狼本性的大暴露。

最近又驚曝中共三十六處秘密集中營活摘並盜賣大法弟子器官、焚屍滅跡的驚天大案,世界震驚、天人憤怒,西方社會稱之為「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中共惡黨已經不僅僅是豺狼野獸,它已經墮變成比豺狼更狠、比蛇蠍更毒的吃人魔王。

中共的每次政治運動,都是一次泯滅人性、充實狼性的大訓練。狼性十足的人才能更好的「聽黨的話,跟黨走」,「黨指向哪裏就打向哪裏」,試想:那些打死成千上萬大法弟子的惡警,那些下狠手掐死親人的人,那些動手挖活人器官的醫生,如果不是具足了狼性魔性,它怎麼能下得了這樣的手呢?!

幾十年來,善良的純樸的中國人曾多次諫言其黨棄惡從善。一九五七年,一些知識份子說:黨啊,你的衣服髒了,脫下來洗洗吧。中共的回應是鎮壓。一九八九年六月青年學生說:黨啊,你的臉髒了,打盆水洗洗吧。中共回答的是機槍、坦克。而法輪功學員只是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為做好人的人,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即使這樣中共也不放過,百般誣蔑詆毀,大打出手。五十多年的和平時期,中共致死八千萬中國民眾,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的總和。翻開一頁頁滴血的歷史,中國人應該清醒了,「狗改不了吃屎」,與中共談改良,此路不通。

群狼吃同類的天性是與生俱來的,而中共的豺狼黨性卻是後天人為強制灌輸的。它嚴重的摧毀了正統的倫理道德及普世的價值取向,滅盡了人性良知,變異了人的思想。造成了道德環境的全面崩潰,因此而引發的社會危機、經濟危機、環境危機,已經把中華民族推向災難的深淵,豺狼當道,魔鬼橫行。中華民族悲乎、哀哉、危矣!唯一的出路就是:所有有良知的人們都發自內心的唾棄中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