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恩 永不忘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在此借明慧一角,說一句埋藏了十二年的心裏話:「師尊您好!您辛苦了,您辛苦了,盼望師尊再到貴州來給我們傳功講法,有好多有緣人等著您呢。」

一、師父在重慶講法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二十七日,有幸參加了師父在重慶為期八天的傳功講法。在五月二十七日的下午是師父和學員照像,那天下午我就在三鋼禮堂門口走來走去,心裏著急,因我是外地來的,獨自一人,又沒有照象機,那怎麼辦呢?就想去跟師父說句感謝話。等師父從照像人群中走出來時,我就趕緊走過去,還沒等我張口說呢,師父又被請過去照像了。就這樣在師父面前走了好幾次,也沒有說上一句話,真是遺憾哪,這一情景時刻在我腦海裏浮現。

二、尋師多年

我是一個體弱多病者,二十多歲就有好幾十種病,一病就是好幾年都上不了班。到七十年代,為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走上了養身之道。甚麼氣功都學,甚麼拳、劍都學,健身操也學了幾套,練了三十多年也沒有達到目地,反而還增加了頸椎骨質增生,有點想不通。有人告訴說:要氣功才能疏通經絡,於是我就開始找正統功法。此時,我們單位有幾個從秦皇島學某種功回來的,說這功好,我翻了一下前言來看,要求做一個好人,正直的人,剛準備要去學的時候,農曆新年回老家過年,在一個親戚家吃飯時,外侄問我,現在練甚麼功呀,我說準備去學某某功,他說學甚麼某某功啊,我告訴你,所有的氣功我都學過,沒有哪一種功法有法輪功好。接著他把師父九三年到重慶辦班的事說了一遍:第一天師父講課之前去了十幾個人,都抬著、扶著、一一上去的,只見師父一揮手,一抓呀,一會兒那些人就站了起來……。我說,啊!還沒有聽說過法輪功,這麼神奇呀!那麼你把有關資料或書給我看看。他說書沒有了,你想學就到我家來一趟。過幾天我就找人領我去了他家,他找了一本氣功雜誌給我看,第一頁就是介紹法輪功的。當時只介紹了法輪功的三個特點:(一)性命雙修功法;(二)煉法輪,而不煉丹;(三)人不煉功,法輪卻在煉人。啊!法輪功這麼神啦!一下子就深深的吸引著我修煉法輪功去了。當晚就教給我五套功法,真是師父說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可是我自己沒有記住,男生教我,我就按男生的動作煉了,因為這個原因,在煉第三、五套時,擺動的很。後來看到書才知道糾正過來。

從這一天起(二月十九日)把我以前練的全部扔掉,專煉大法了。激動的心無法形容,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大法,真是師父在《洪吟(二)》〈神路難〉中說:「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三、永不忘記

在八天的傳功講法班裏,第一天坐在後頭看不清師父。第二天,聽說重慶學員歡迎外地學員到前三排去坐,想看的清楚點師父,我也跑到前面二排去坐,剛坐下有人遞給一張照片,也沒注意看就放兜裏了,只注意聽師父講課。晚上回去已是十點鐘了(每天是下午六~八點上課),拿出照片一看不對頭,第三天去禮堂準備去找給照片的人,沒找到。拿給老學員看看,老學員說不能要,我趕快就扔了。正在這時慈悲的師父走上講台就說了那個不好的法門的事,當時我正準備寫紙條給師父問一下的,還沒寫呢,師父已經知道了。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天學員遞給師父一張條子,條子說,有個氣功師要見你。師父把條子往桌子上一放,說:「他敢見我嗎?」當時我想,可能就是那個宗教頭頭,他認為他了不起,他是帶附體(後來才知道的)的。當時只覺的師父真了不起,甚麼都知道,天上的,地上的,科學家說不清的,師父全能說清楚。那麼更促使我專心聆聽師父講課,可遺憾的是四、五堂課是連上的,那是星期天,這天就是要睡覺,怎麼也排不掉,中間休息時跑到自來水管去,使勁用冷水擦臉,也沒有用,再上課時還是要睡。心裏多著急呀,師父在給我們講課,自己卻睡覺,怎能對得起師父呢?既不尊重又不禮貌,而且又是外地趕來的,帶著許多新功友提的問題,沒聽到多遺憾啦。師父在《轉法輪法解》〈在廣州講法答疑〉中講:「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機緣難得呀!師父又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啊!原來是這樣,師父講的我都聽進去了,八天課下來,我帶去的問題一個也沒有提出來。師父還不怪我,是這樣的寬容理解。

在八天的學習班裏,每天都看到師父那慈悲、祥和、微笑的走上講台,師父的形像弟子牢記在心裏,熱淚在滿面,永不忘懷。

四、弟子緊跟師尊走到底,決不違約

在這幾年來,弟子沒有走正師尊安排的路,被舊勢力、邪惡黑手、爛鬼鑽了空子,加緊迫害。我是左一跤,右一跤摔過來的,慈悲寬容的師尊叫弟子摔倒了別趴著,爬起來從新做好就是了。可是我內心慚愧、內疚,真是無地自容,無臉見師尊,有一段時間都不敢看師尊的像,眼淚沒少流。看明慧上同修文章和學習師尊新經文,總感到是指我講的,也非常的難過而流淚。師尊說「大法徒 抹去淚」(《洪吟》〈清醒〉)

師尊不記弟子過,這幾年還一直呵護著弟子走到今天。何止是這幾年,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我連來到這個世界的機緣都沒有(是學大法後悟到的,那時只知道奇怪),媽媽給我講過,真奇怪,剛出生的嬰兒,拳頭大的頭,四尺多長的大枕頭,放在頭上捂了一天,結果沒有捂死。原因是孩子多了養不起,一生下來就要扔掉。我父親提半桶水放在媽跟前,要我媽把我扔進水裏,我媽不忍心看著我在水里啪啦啪啦的淹死。就把我放在床上用枕頭捂死,可是捂了一天都沒悶死,我媽說把她撿起餵著吧,她將來生病不給她吃藥就是了。可是我小時候還不生病,幾歲就給家裏幹活,記得八歲時煮晚飯,去打水,摔到水缸裏,水缸有大半個人深,頭在下腳在上面邊上掛著,一動也動不得了。那又是來取命的。因家裏沒有人,是對門二娘媽看到了才把我救起來的。通過學法後悟到,那時候師父就在管我了,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和大法是有緣份的。根據這段回憶,可能我和師父有甚麼約,如果是有約轉生來到大法洪傳之時,成為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就一定要做的更好,千萬別違約啊!所以用盡人間的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師尊救度之佛恩啊!只有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彌補自己的過失。

師尊那慈悲、祥和、微笑的走上講台的情景和講課時的形像,時刻在我腦海裏浮現,激勵著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緊跟師尊走到底。不讓恩師和期盼我的眾生失望。(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