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親見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我含著眼淚看了好幾遍同修寫的「隨師萬里行」的文章,如同親眼見到師尊傳法救度眾生吃了無數的苦。便想起我自己親身的經歷,一個永遠不能忘記的事情。每次想起時都難過極了,從而更加思念師尊。

那是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間,我多次寫信給親朋好友、同學、老家的鄉親們講真相,揭謊言,後被惡人舉報,親戚來電話說他們家被抄了,家裏翻個底朝天,我家的電話被公安抄去了。惡警逼得很兇,親戚把我供出來了。她通知我馬上離開家。我放下電話,簡單的收拾一下就離開了家,去了幾處親戚家,她們都不敢收留我們,只好千里迢迢投奔遠處的親戚。一進門,她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有一個條件,在這裏住可以,但是你帶的大法書和大法有關的資料全部燒掉。」當時我的腦袋就像炸開一樣,差一點昏倒。我想,我是修煉人,一定要冷靜。於是我就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當時他們一點也聽不進去。她告訴我:「必須得按照我的條件做,防止被公安發現,我們也被牽連。」此時此刻我的態度非常明確,我堅定的對她說:「我和大法的書同在。」

為了保護大法書,我決定走。她大喊:「你是精神病,你是瘋子,你凍死餓死沒人理你。」我慈悲的告訴她:「這不是一般的書,這是天書,是寶書。他能使人道德回升,能使人心向善,能使人返本歸真,返回人的先天本性,你千萬要明白真相,不要被電視、報紙那些謊言毒害,迷失方向,頭腦一定要清醒,分清是非。」她反而大叫:「你才不清醒,你才糊塗,你是傻子」。我老伴在一邊不但不幫我反而也訓我:「你想走你走,我不走,你是人嗎?你才不是個人哪,一進門就跟人家吵,你就不能放棄你的想法,按照人家說的去做?跟你走到哪裏臉丟到哪裏,去了兩家人家都不敢收留你,也不把你當人待,你還有點人味嗎?大冷的天,我可不跟你受那個罪,願意走你走,我跟你丟不起那個人,有家回不去。」

我強忍著不聽話的眼淚,我是大法弟子,眼淚不能在他們面前流。我拉開門,邁開大步向黑夜裏走去。又冷,又餓,淚流滿面。我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此刻我加倍思念在這個世界上最能理解我的師父,比任何親人都親的師父。我的心一直在呼喊著:師父,您在哪裏,弟子好想您呀!

十冬臘月,天太冷了,夜也太長了,我背著一個裝著大法書和大法資料的大包,為了給自己取暖,我來回走動,邊走邊想,她們說的對,我不是人,我是神,神必須得維護宇宙大法,我選擇的路是對的,我堅信師,堅信法,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師父講法時那洪亮的聲音在我耳邊迴響。我邊走邊聽師父給我講法。不知甚麼時候身上不冷了,感覺越來越暖和。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在凌鋼講法學習班的情景清晰的浮現在眼前。當時我做了一件傻事,一想起我就覺的對不起師父,學法修煉後才知道,當時的想法不是我,是思想業,是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當時師父就把這些壞東西給清理掉了。這是我用語言無法表達的,只能用心感謝師父的救度,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

記得九四年那天早晨,我去聽師父講法,去的特別早,可是廣場上已經人山人海了,我一看這麼多人來,肯定這氣功師很好,看來我是選對這氣功師了。因我常年有病,一身的病去了多少大城市的醫院也沒治好,聽說氣功能治病,抱著治病的目地就來了。另外這回的氣功門票錢還挺少,才五十元一張。我入場後坐在那裏焦急的等待著氣功師的出現。當時我想,治病得找年齡大一些的醫生,年齡大的醫術才能高明。這氣功師也一樣,年歲大的好。我目不轉睛的看著講台,不一會,一個大個子年輕人走上講台,一身乾淨深色西裝,內穿白色襯衣,戴著領帶,雖然西裝舊了點,但整個人顯的乾淨、得體,給人一種隨和的感覺。

這位年輕人走上講台,自我介紹說:「我就是傳法輪大法的氣功師。」我一看就傻了,「這麼年輕能治病嗎?」這氣功師講了一會,就講到了「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聽到這,我身體上的病馬上就加重了,特別是頭疼的很厲害,氣功師再講甚麼我根本就沒有聽著。好不容易等到氣功師講完了,又來一個年輕人走上講台教煉第一套功法。「嘩啦」一聲人們都站起來跟著煉,我也站起來了,但我根本就不想學了──這功也不治病,學了也沒用。

我呆呆的站在那裏,生氣的看著「氣功師」的一舉一動,心想:這是甚麼世道?誰也不敢相信了。我腦子裏亂七八糟的,甚麼壞思想都來了。這「氣功師」從講台上面帶微笑看著講台下的人學功。慢慢的「氣功師」的眼神移到我這裏,他面帶祥和的微笑看著我,親切的示意我學功。我左右一瞅,樓上樓下幾千人都在煉功,只有我傻呆呆在那站著不動。「氣功師」瞅我時,我感到身上的病痛消失不少,特別是頭不疼了。後來我才知道是師父把我的病拿掉了。這時我才仔細的看清師父的膚色與眾不同,白裏透紅,發亮有光澤,看人的神態親切隨和,平易近人,動作穩健。在那一瞬間感到我與師父那麼熟悉、親切,好像認識很久很久了。從那時起,我對師父堅信不疑,誰也改變不了我對師父和大法堅定的信念。此時奇蹟出現了,我全身感覺非常舒服,一身輕鬆,第一次嘗到了沒有病是啥滋味。我非常激動,一切遵從師父的安排。

這時天快亮了,我的親戚他們小倆口出現在我面前。他們像忘記了這場不愉快,高興的說:「總算老天指引我們找到了您,凍壞了吧?」我說咱先別說這個,你們給我提的那條件我是不會答應的。他們說:「您只管放心回去,誰也不會動您那寶書。」我一聽放心了,就跟他們回去了。看著他們很冷的樣子,可我身上熱乎乎的,我對他們說我身上還出汗呢,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全是汗。他們說是不是凍感冒了,發燒了,神志不清,去醫院看看吧!你摸一下我的頭和手心就知道了。她一摸我的頭暖乎乎的,還出汗呢。她好奇的說,你穿那麼少,大冬天,在外面站了大半夜,怎麼還會出汗呢?我告訴她:我的師父一直在給我講法,我也一直在聽法。她說:是真的嗎?我告訴她是千真萬確的。不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今天這一夜我就凍成冰棍了,哪能還出汗呢?常人永遠也理解不了修煉人,除非修煉。常人看起來是不可思議的事,確確實實的展現在眼前,如今她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惡黨的邪惡組織。

在師父講法的日子裏給我留下了無限珍貴的回憶,師父對所有的人都一樣,總是笑呵呵的,和大家合影時,天氣那麼冷,人也多,師父總是笑呵呵的一組一組合影照相。我們那麼多學員都捨不得離開師父,繞來繞去的圍著師父,師父再苦再累總是那麼慈悲,笑瞇瞇的看著大家。

師父走到哪裏,很多學員跟到哪裏,不用問為甚麼我們今天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參加學習班的人有常年臥病在床的,還有得了不治之症的,參加師父辦的學習班之後全都好了。我也是其中一個,過去百病纏身,現在非常健康,九四年得大法,到今天整整十二年了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康,比起同齡人顯的很年輕,全家人和我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回想師父傳法那段時光,我親自感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這件事情只有我一個人在做。這樣的事情,機會不多,我也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寫出這段珍貴的經歷,希望我和同修共同精進,永遠不忘師父的苦心救度,幸遇這千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也不枉來塵世走一回,一定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助師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