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應想到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前幾天,我們這裏有一次整體發正念,解體本地政法部門邪惡陰謀一事。事後,我問A同修通知你老家同修了嗎?他說:「沒有,沒法打電話,說不清楚。我們在這兒發就行了。」另一位B同修說她鄰居同修怪她沒有告訴她整體發正念一事。我想出現這樣的問題有我們應該修去的心,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師父告訴我們做三件事,發正念不能不重視。在人類表面看不出甚麼,在另外空間可是正邪大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知道的同修不發正念,是他沒有聽師父的話,沒按著師父的要求做好。你沒告訴同修發正念,那是你的過錯,你沒有重視整體配合,沒負起這個責任。不管同修精進不精進,他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師父說:「我說我儘量不落下一個得法的弟子。」(《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們有甚麼資格不通知大法弟子?我們是助師正法,在歸正人類的一切不正確狀態,那麼首先就應歸正我們自己的一些觀念,應以法為師,不要認為同修不精進就不告訴他,越是不精進的同修,就應該多讓她參與到整體當中來。我們這個正的能量場也會使同修不精進的物質解體,促使同修精進,跟上正法進程。讓我們以後真正能形成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間。

正念正行決不配合邪惡

正法到最後時期,邪惡也作垂死的掙扎。在我們地區,今年「7.20」前後,「610」指使各單位威逼大法學員寫「三書」,並給各單位施加壓力。針對這個問題出現的各種情況,我談一下個人認識。

由於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能用正念抵制邪惡,堅決不配合,使「610」、街道、鄉村治保人員處處碰壁,自討沒趣。有個大法弟子講,我沒做過不好的事,我不需要向誰保證甚麼。如果你們的要求合理,我歡迎,如果不是,你們快走。這些人員都灰溜溜的走了。

而有的大法學員抱著敷衍的態度,寫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應付了事,還有的玩了一些所謂的文字遊戲。對這些大法學員,我認為雖然表面上看沒有真心表示甚麼,其實也是配合了邪惡。因為正法到了今天,邪惡是越來越少了,而且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提到「法輪大法」都知道好,都知道大法弟子在做好人。那些做工作的人員都知道他們做的事理虧,都感到力不從心,我們為甚麼還要去配合呢?哪怕不是真心的,或者沒有甚麼對法不利的東西也是不應該的。這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

惡黨知道做的事不得人心,可是還要層層下壓。有些單位把寫「三書」的責任包到親人身上,用「黨性」、「利害關係」相要挾。我弟弟在單位上班,我和妻子都是大法弟子,單位領導讓我弟弟負責我們倆寫「三書」的事。弟弟知道我們是堅決不會寫的,就找我父親來做工作。父親讀過法輪功的書,但不相信有神。當父親向我說了這個事之後,我沒有答應。事隔一個多月之後,一次和父親的談話中,父親說:「你不要認為你不寫就沒事了,有人替你寫了。」我聽了之後很著急,向父親講真相,他聽不進去。在我們的一再要求下,他勉強在一張嚴正聲明上簽了名,嘴裏還說沒用。後來知道,像這樣由別人替寫「三書」的事還有。針對這種情況怎麼辦呢?我知道如果我父親真正明白了真相,他就不可能為我寫了。所以向親人講清真相很重要。事情既然發生了,還是需要我們去講真相,明白真相後需要寫一個聲明,表明態度。

前些日子,我去表妹那裏,她說有一天開婦女會,婦女主任對她說,上面要求你寫一個保證書,就是應付一下,我替你寫了。表妹當時就對她講:「我的癌症病,吃了不少藥,幾個大醫院都判了死刑,我不就是學大法學好了嗎?這事你們都知道啊。」表妹問我這個事怎麼辦?我說你還是要向婦女主任講真相,你告訴她:凡是做對大法不好的事都會遭報應的,藉機向她勸三退,並寫一個聲明。

有一天,有兩個同修來告訴我們這麼一件事:她們家鄉有個同修從勞教所回來了,她們馬上去看望他。可是這個同修說他在勞教所裏是假轉化,不用寫聲明。寫了也是個形式,沒用。第二天,我們四人都去他家交談,從師父講的正法標準談到神只看人心,最後這個同修表示馬上寫聲明,而且還要去幫助其他地區曾和他在一起勞教過的同修提高認識。

還有些同修在勞教所裏轉化了,出來後又怕寫聲明再被抓,做「三件事」不積極,怕前怕後。這些同修也需要我們去幫助。

綜上所述,大法弟子只有正念正行,事事處處不配合邪惡,才是正法,才能走好修煉之路。對於出現的問題,就需要我們去講真相。講明白真相,才能救眾生,使邪惡無空可鑽。寫聲明也是講真相的一部份。明白了真相,才會去寫聲明。但是要明確,寫聲明是因為自己做的不好,已經留下了污點,表明自己改正錯誤的決心和行為。我知道有一個村書記明白了真相後,上邊布置讓大法弟子寫「三書」,他在會上公開表示不答理那個事。

個人認識,不對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