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整體才能更好的破除迫害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6日】正法到了現在,一些地區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情仍時有發生。雖然能及時的上網曝光,揭露惡人的惡行。但從某種成度上說,我們仍然處在被動的地步。或者說,對於邪惡的迫害顯得有些力不從心。每次從明慧網上看到同修被迫害,總覺得不好受。幫助同修破除邪惡的迫害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但總覺得鞭長莫及。想從我縣這幾年所走過的正法之路,來談談破除邪惡的迫害,改變當地正法環境,更好的救度眾生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請及時指正補充。

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們縣經歷了:在邪惡的迫害中形成整體、構建協調網絡、「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遍地開花」建立資料點、凝聚整體、細化整體的過程。以至於現在,我們正法、救度眾生的環境比較好一些。當初那些被關押、被勞教、被判刑的同修早已經都回來了。那些曾經走過彎路的學員絕大多數都回到正法中來了。兩年多以來,基本上沒有出現過邪惡主動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也沒有同修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具體表現是:全縣的同修,凡是有大法弟子的村,基本都成立了集體學法煉功點。全縣範圍、各鄉鎮和各村都有同修負責協調(我縣區域比較小,聯繫較方便)。各資料點能夠比較穩定的運行,講真相的資料比較充足、齊全(九評、光盤、小冊子、傳單等。而且各資料點都在單線的聯繫下穩定運行,製作九評、刻錄光盤、印製小冊子、傳單都是獨立運作。互不影響、互不干涉)。以全縣或各鄉鎮和村為單位,同修們基本上都能獨立、自發的不定期的組織法會,根據正法進程和出現的問題及時的交流切磋。並且好多同修都能面對面的發《九評》、講真相、勸「三退」。許多的世人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全縣大約15%的人發表了「三退」聲明。全縣範圍內,同修們都能主動的保證讓揭露邪惡、「法輪大法好」勸「三退」的標語連續保持不斷。

下面具體談談我們是如何達到目前這個狀態的。

從2002年起,我們就一直在形成整體上努力。當時的情況還很邪惡,被非法勞教和非法關押的有幾十個同修。不時的有同修被抓、被非法關押甚至是被勞教。邪惡還在不斷的辦洗腦班。儘管如此,有些同修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發的主動的和能夠走出來的同修交流切磋。如何營救同修,破除邪惡的迫害,解體邪惡的洗腦班等等。當時的認識還比較零散,不系統,還處於摸索中,對於正法反迫害還沒有一個清晰的思路。一段時間,有些同修騎自行車每天往返一、二百里,和同修們交流,付出的艱辛我們不多敘述。在這樣的情況下,走出來的同修也逐漸的增多。而一些同修在自發的主動的做大法的工作中,漸漸的成了協調人。

當時我們考慮先在同修比較多的幾個村交流,形成小範圍的整體,同修們嘗到了交流切磋的「甜頭」。怕心小了,膽子也大了,對師父對大法更堅定了。然後通過同修找同修,和以往聯繫著的同修溝通上,同時也更細緻的進行交流。明確了方向,做起來才更有力度。走出來的同修多了,全縣整體協調網絡的框架也基本形成。並且我們掛條幅,貼標語,發傳單,營救同修沒有間斷。整體的力量在不斷的加大,由於整體力量的強大,更是由於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同修們對正法、對救度眾生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在這個過程中,相互督促學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2003年,我們開始摸索著組建自己的資料點(以前都是靠外地和市裏的同修提供)。到2003年底,已經有好多同修溶入到整體中來。2004年初,省610親自坐陣,從市勞教所找來7名「猶大」。本縣610辦起了洗腦班,並綁架了幾名同修。那時師父發表的評語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已有一段時間。同修們看了後很受啟發和鼓舞。當時的情況很多同修對揭露當地邪惡已有了很深的認識(因以前也做過,雖不成熟,但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反迫害的信念很高,也很純。當時的狀態用常人的話說,應該是一個個「摩拳擦掌」。揭露邪惡根本就沒有再被邪惡迫害的想法,這一點很重要。因此在2004年初邪惡辦洗腦班其間。我們製作了幾萬張揭露本縣610頭目的標語,集中全縣所有能走出來的同修(當時已有幾百人),在全縣範圍內:縣城農村,大街小巷。尤其是惡人的住處,其家人的工作單位,父母所在的村子,和其親戚所住的村子都貼滿了。當時縣城的同修較少,於是就安排同修多的農村的同修來縣城幫助。此次行動極大的震懾、消弱了邪惡。再加上整體高密度的發正念。結果洗腦班很快解體。在此期間有一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洗腦班。這次全縣同修整體配合、揭露邪惡的行動成了我縣改變正法環境的轉折點。從此以後邪惡再也沒有大張旗鼓、明目張膽的迫害過大法弟子,甚至騷擾大法弟子的事都很少發生。可見發揮整體配合的力量效果是巨大的。

隨著整體環境的改善,走出來的同修也越來越多。終於在2004年春夏之交。我們縣各片近20名協調人(大體以鄉鎮為區域劃分)成功召開了一次法會。總結了我們在幾年的反迫害中的經驗與不足。同時更加認識到形成整體,溶入到整體中來,構建整體框架的重要性,圍繞「三件事」如何整體做的更好等等進行了交流。以後我們又陸陸續續的寫了給:「縣610」,「縣委書記」,「縣檢察院」,「全縣人民教師」,「全縣父老鄉親」等等幾封公開信,廣泛散發,收到了很好的效果。2004年,我們用了一年的時間,在自發的情況下,同修們根據自己幾年來受迫害的情況寫出自己的正法經歷,我們整理成揭露邪惡的小冊子,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由於環境的改善,世人主動認識大法的也越來越多,資料點也相繼穩步的建立起來。到2005年下半年,凡是有同修的地方都恢復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狀態(因為師父留給我們的路就是集體學法、煉功)。這樣對一些正法新形式的出現,比如:揭露邪惡,推廣《九評》、勸退,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等等都能很快的認識上來。有了整體,在揭露邪惡,營救同修方面就能發揮巨大的作用,我們曾經在整體配合的作用下,通過曝光邪惡,發正念,張貼揭露邪惡的標語,寫勸善信等,幾次成功營救了因去外縣講真相被(惡人舉報)抓捕的同修。多次體現了大法在整體配合中體現出的威力。同時也使邪惡的因素大大的被消除。

隨著整體力量的不斷壯大和資料點的不斷建立。2005年,我們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實現了由全縣統一的協調轉向由各片負責人獨立協調各片的事。比如:建立各自的上網點下載資料(農村的同修對學技術還是有一定難度的),印製資料,協調人負責自己各片(包括各村)不定期的開法會,以及如何針對本鄉鎮或本村的具體情況講真相。包括如何幫助同修走出來,和幫助7.20以前放棄修煉的學員走回大法中來。但全縣整體協調的框架不變,其實負責全縣整體協調的也是負責各片協調的同修。《九評》和真相光盤仍單獨製作。有負責協調的同修根據全縣各地同修的需要分發。並且從2002年下半年到現在,我們仍然保持每隔一、兩個月負責全縣協調的同修交流一次的習慣。將各片出現的各種問題,自身的修煉、家庭的干擾、病業形式的迫害、邪惡的騷擾、發正念睡覺、包括個別同修不太理智的舉動、各資料點的運行情況、講真相的選材、「護身符」的製作和需求量、以及同修各自在證實法講真相過程中所積累的經驗的相互介紹介紹等等情況。總之,凡是利於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就大力的推廣。凡是不符合大法、對講真相救人不利的因素要及時的制止、糾正。通過這個整體並且在不斷加強這個整體的同時,更要注重發揮整體的作用,比學比修再精進。同時一定要保持讓同修們發揮自己各自的特長去救人,同時修好自己。總之在這個整體中,真能體現出「互相圓容、互相補充」的狀態。各自負責好自己負責的方面:有負責協調的,有上網下載的,有印製資料的,有製作《九評》的,有刻錄光盤的,有寫文章的,有製作各種形式的「護身符」的,有應付突發事件發生的,更多的同修則利用自己的工作或生活的便利條件發真相資料、勸退等等。其實有好多同修都身兼好幾樣工作。總之大家都能走到整體中來,把自己的實修(向內找)和自己所要做的證實法的事緊密結合起來(實踐證明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三件事」同時做好。既能相互配合好,同修感到有動力,並不會感到有多大的壓力。同時還要兼顧同修少的地方,哪怕村裏只有一個同修,也不要落下。師父的講法、經文,週刊和真相資料,負責協調的同修也要及時送去,並且開法會要讓其來交流。不丟下一個同修,不留下一片空白,讓同修都能提高,讓世人都能及時的看到真相,都有得救的機會。

有了整體,同修們就有了更好的精進提高、比學比修的環境,大法弟子所形成的正的場就能讓另外空間的邪惡無立足之地。表現在人這一面就是邪惡的干擾和迫害的表現就會很弱甚至是沒有。也就是說邪惡在我們整體這個正的場的作用下被大大消弱。再加上整體大量的發正念,邪惡的生命和因素就會被大大清除,因此正法的環境被大大改變。同修們才能有一個相對寬鬆的環境去救人,做好我們該做的那些大法的事。即使有甚麼突發事件(如同修被抓)發生,大家也能做到「一呼百應」。並且也能夠廣泛的安裝並推廣新唐人衛星電視天線,拓寬救度眾生的途徑。整體,在同修的參與加持中完善,同修,在整體配合協調中提高。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哪一個環節都是非常重要的。在邪惡的環境中,我們要開創修煉提高、救度眾生的天地。正法是師父全面不落的在做。但是我們要做我們在人世間所做的這一部份,破除邪惡的安排是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必經之路。因為邪惡的迫害畢竟發生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做到了真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此,我們也希望各地同修都能根據自己的當地的實際情況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儘早破除迫害,開創救度眾生的環境。不管是同修少也好,還是邪惡的因素大,我們面前所遇到的困難就是我們正法路上要突破的關難。把我們該做的事和自己的提高結合起來,做的細一些,系統一些,用心一些,條理一些。效果自然就會好。當初我們縣也曾一度被省610列為重點縣。因為我們縣當初去北京上訪的同修有上千人次,在迫害的前幾年,邪惡的上級曾要求縣公安部門按當時的學員人數(政府統計過)抓800人(它們沒有得逞)。並且99年至2001年,每年開公判大會都有大法弟子。曾經將18名大法弟子遊街示眾。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從破除邪惡迫害的環境中走過來。其實,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我們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正法的事就沒有做不好的。就是看我們做與不做,用心大小的問題了。

以上是我們縣這幾年在正法的路上所走過的一些經歷。我們所希望的是:建議各地同修都能將自己本地區在證實大法,破除邪惡的迫害,改善正法環境的體會和經驗寫出來。從整體的角度,更深入細緻的交流,整體上達到破除邪惡的迫害。盡可能多的讓7.20以前的同修走出來,讓更多的人「三退」,更多的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