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正念解體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一直以來我從《明慧週刊》中受益頗多,但只想索取,沒有想到付出,認為我修的一般,沒啥可寫的,心安理得的從同修的交流中吸取營養。偶爾想拿起筆來,總有這樣那樣的理由,耽擱下來。最近看到很多同修說寫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是剖析自己的過程,平時自己不易覺察的執著心因此而暴露出來。最終我決定這次一定要拿起筆來,突破自我。

自九八年底修煉以來,一直感覺自己悟性太低,對法理的認識提升的很慢,甚麼也看不到。心裏也明白不應執著看到甚麼,但有時卻還是想:我真是個煉功人嗎?師父在管我嗎?明知道這種想法不在法上,卻時不時的往上翻騰。最近發生的兩件事使我徹底改變了這種想法。

前一段時間我丈夫回家總不高興,我打印《明慧週刊》,他看見了也冷言冷語(以前他不管)。我不知何故,依然做我的。直到有一天,他這種不滿情緒爆發了,說要找我談談,又說這日子沒法過了,要離婚等等。我說:「好啊,談談吧。」我心裏坦坦蕩蕩的。當我倆坐下來談話時,我才知道他不高興的原因。他說,我發資料被人舉報到派出所了,派出所的領導和他認識,找他談了此事。這位所長又說,如果要抄家的話肯定損失很大,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這事的話就不好辦了。我丈夫聽了後心裏的壓力很大,既擔心又害怕,越想後果越可怕,越發寢食不安,卻又不跟我明說。剛坐下開始談的時候他的情緒很激動,我邊發正念邊跟他善意說明為甚麼要發資料,告訴他,如果再有人跟他說這種事時一定要正起來不要怕,也一定不能配合他們。慢慢的他平靜下來,不再反駁,也能聽進我說的話了。過後我的直覺告訴我,是師父在保護我,因為這畢竟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師父幫弟子化解了此難。

另一件事更讓我感受到「師恩浩蕩」,師父時刻在看護每一個弟子。我一向認為自己比較注意安全,在那些邪惡機構那裏也沒有掛號,我不會有事的。現在看來這種想法也有不對的地方,因為每一個身在大法中的弟子,舊勢力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呢。

果然一天,朋友告訴我國安已調查我很久了,連我公司、家庭及我丈夫的詳細情況都瞭如指掌。我當時真覺的他們在開玩笑,讓人無法相信,但這卻是事實。他們很為我擔心,覺得這是大事,必須認真對待。說心裏話,剛聽到此消息時我一點也沒害怕,只是感覺很驚異,心裏也為這樣的政府感到悲哀,同時擔心我的朋友是否會受牽連,希望讓他們儘快知道此事。

幾天過去了,我自己的怕心卻慢慢翻上來,怕出事,怕影響工作,怕影響家庭,怕影響世人對大法的認識,怕這怕那。理性上也知道這麼大的事如果不是師父慈悲呵護,還不知有甚麼樣的後果呢!既然已經讓我知道了,相信師父已經給弟子化解了;也知道這是舊勢力強加的考驗,目地是從整體上迫害大法弟子並影響世人被救度,是不能被承認的。於是我加大力度發正念,原來晚上十二點發正念總是起不來,那一段時間鬧鐘一響即刻醒來,但卻帶著強烈的怕心,正邪兩面一直在心裏激烈交鋒。平時自己一直在背《轉法輪》,背《洪吟》,但關鍵時刻還是正念不足,說明學的還是不紮實。於是我強迫自己腦子一有空就背《洪吟(二)》中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不斷加強自己的正念,看《明慧週刊》,同時同修也不斷的鼓勵我,說這一切都是假相,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只要加強正念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修煉的路上哪有那麼舒坦的?慢慢的我的正念在加強,怕心在減弱。

冷靜下來我在想:師父說修煉人身上發生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為甚麼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根本原因還是自己存有怕心被邪惡抓住了,於是舊勢力就演化出這場魔難來強加給我。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在有意識的去除自己的怕心。我知道其實自己怕心一直還在,有時輕有時重,而怕心卻是修煉人必須走出的死關。正是由於自己的怕心還在,同時也是由於自己平時「三件事」做的不好,發正念流於形式,看書犯睏、走神,才導致這個後果。由此也更明白了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事情,一思一念都極其關鍵。舊勢力為每個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條路,如果不能時刻保持正念,保持神念,那麼人的念一動實際上已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要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真正做到信師信法,就要時刻加強正念,排除雜念,分清真我假我。同時我也發現,雖然修煉七個年頭了,自己的各種私心雜念卻還在,妒嫉心,顯示心等很骯髒的思想有時還很強烈的冒出來,有時甚至拿大法當交換條件,還冠冕堂皇的給自己找理由。這麼骯髒的思想離一個真正的大覺者相差甚遠,又怎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的稱號?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今後惟有精進才能不愧對這浩蕩佛恩!

真誠祝願師父中秋節快樂!願所有同修共同精進!合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