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己不正的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9日】今天正法修煉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了,對我們修煉人的要求越來越高。在平時的工作、生活和社會環境中,我們不能輕易放過自己不正的一思一念。師尊說:「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挖根》)

從法中我們都明白了一個理,那就是修煉是極其嚴肅的,無論是個人修煉時期還是走入正法修煉時期,師父都一再的告誡我們要修好我們自己,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才能走向圓滿。但是,我們往往在實際生活和工作中忽視了修自己找自己的不足。對此師尊在《警言》中告誡過我們:「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面對師父慈悲的《警言》,我為我自己心急。我知道,我還有很多的事沒做好,還有很多的人心需要修去和提高。在此,我想把我近期遇到的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給予指正。

早晨起來,同修突然打電話給我,說A同修有好事找我。我在答應同修的同時告訴他B同修也要來,希望A同修和B同修一起來。因為我知道B同修有20多本《轉法輪》書要帶來,有點重,希望她們一起共同帶來。到了約定時間,她們並沒一起到來,只是A同修到了,而B同修遲遲未到。A同修說B同修的方位感不好,其實她早就出門赴約來了。

因為當天氣溫較高,我等的有點焦急了,心想:怎麼這麼笨,不知告訴了她多少遍,地圖也畫了,電話也留了,還這麼麻煩。但再看看A同修呢,心態冷靜,沒有怨言,還說要到處找找看。沒多久,B同修打來了電話,說是到了,但到的地方顯然不對。這時,A同修說她知道那個地方,要我跟著她走,我說,不對,應該是這個方向。她說她記的應該是哪個方向,我也就只好尊重她的決定走在後邊,但走了很久,快到目地地了,也不見B同修。我只好拿起電話再聯繫,結果是我說的哪個方向。只好我們又回過頭來走,這時,我情不自禁的說,我是搞某某工作的,方向感很強,一般都不會搞錯。

在見到B同修的時候,我見她背了很大一個包,包是用麻布縫製的,一般都是老年人用,年輕人很少用這類布包背東西,覺的如果自己背的話,容易引起路人的注意,對自己的安全有影響。我就對A同修說,你背適合你的年齡段些。結果,A同修毫無怨言的拿過去背在背上。走在路上,一老一少,我忽然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忙對她說,今天辛苦你了,她說:沒甚麼,這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應該的。

我將A同修帶到目地地後,又將她們地區用不上的東西和我們地區需要的東西進行了協調,大家都很高興,都感到做了一件好事。

當天下午,我對著空調吹了很久,忽然感到頭部有些不舒服。我想沒甚麼,明天早上就好了,沒想到晚上頭部隱隱著痛。第二天早上起來還照樣疼痛,冷靜下來,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做錯了甚麼,師父在一邊敲打我呀,利用我產生的不好思想,一邊給我消業拿掉,一邊在點化我甚麼。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突然悟道,我還有很多的人心,為甚麼會產生麻煩的心呢?那不是需要我提高的嗎?師尊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此刻,我知道,我的寬容心不夠,離法的要求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我再往下找我的執著,發現自己為甚麼還有隱藏很深的顯示心呢?那不是在「情不自禁中」暴露出來了嗎?言外之意不就是我行、我能嗎?此刻我有點驚訝。

我再往深層找下去,發現自己還有一顆多麼自私骯髒的心,只考慮自己的安全,卻完全忘記了同修的安全,以符合人的常理為名,讓同修受苦和承擔安全風險,自己卻兩手空空,悠閒自得走在前面,那是修煉人的所為嗎?如果被常人看見了,老人背東西,兒女袖手旁觀,他們會怎麼想呢?這不是道德的淪喪嗎?這時,我想到了師尊的教誨:「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佛性無漏》)此時,我為我自己的所為感到慚愧。

再找,我從法中體會到,安全應該是建立在信師信法的基礎上,是建立在平時的正念正行中;表面做好,注意安全是應該的,因為這也是法在這一層的體現,但我們畢竟是舊宇宙的生命,在我們個人走向圓滿的過程中,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已經容入了我們修煉提高的因素。同修既然選擇了這種形式的包裹,那我就只能去配合和補充,並智慧的圓容。就像師尊說的那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我越往下找,發現自己的問題還真多,越感到大法修煉的嚴肅、越感到修煉大法的殊勝和博大精深、越感到正法修煉時間的不夠和救度眾生時間的緊迫。我內心深處真切的感到:師父說的字字是天機,句句是真法,「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警言》)

說來也神奇,當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時,在幾分鐘的時間裏,我的頭痛感覺頓然消失,身體也變得輕鬆。此刻,不由自主的想起師父的法:「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