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件小事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晚上匆匆吃完飯、收拾完畢,我趕快打開電腦,接上噴墨打印機,心想抓緊時間打些明慧週報出來。可是,剛打了兩三頁,一向很好用的打印機卻出現了問題,不是卡紙就是進紙歪歪扭扭,打打停停,一連浪費了好幾張紙,無論我怎麼和打印機溝通都沒用,發正念也不起作用。我急出了一身汗,心想這究竟怎麼回事呢?這時,我丈夫(同修)進來了,看到我著急的樣子,又數落了我不少缺點,說完後很不高興的出去了。

我心裏頓時覺的委屈,人的念頭就出來了:我又是工作又是家務忙活了一天,好不容易做些真相資料卻不順利,你不過來幫我,還找我的不是(其實他也在另一個房間做光盤),你找的那些原因根本就沒找到點子上,根本就不是那些原因引起的。還好,這些念頭只是閃了一下,隨即就被自己的正念清除了,是啊,師父講過很多很多遍了,遇到問題一定要先找自己。同修指責我不是沒根據的,肯定是我有漏,打印機才會出現這種不正常情況,可是,我究竟漏在哪裏呢?

停下手中的工作,我開始仔細回想自己的一思一念。很快,我想到了一個細節,就在我剛才伸手去拿放在櫃子上的打印機時,我曾經冒出過這樣的想法:哎,上了一天班,忙完了家務孩子,還是不能休息,這麼熱的天,真的是苦,七年了,甚麼時候是個頭呀!當時我腦中甚至還出現了一句邪黨黨魁的話。這些念頭也就是在那麼一兩秒鐘一閃而過,我根本就沒在意。細想起來,正是因為我的思想不正,怕吃苦,求安逸,所以打印機才總是歪著進紙呀!

能夠遇到恩師,能夠修大法,能夠在這萬古不遇的機緣中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怎樣的幸運,怎樣的榮耀啊!我怎麼還能抱怨、還怕吃苦呢?更何況腦子裏竟然還能出現黨文化中的話,雖然我敢肯定那不是我本人的思想,可它能在我做真相時在我的思想中反映出來,還是說明我本人還不夠純淨、對多年來黨文化對我的影響清理的還不夠徹底。

想到這裏,我立刻開始發正念,清除自己所有不符合大法的念頭和觀念,徹底解體所有干擾我助師正法、干擾打印機正常工作的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發完正念從新開機,打印機一點問題也沒有了,四十份乾淨漂亮的明慧週報很快就做出來了。

通過這次經歷,我認識到,在正法即將走向結束、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路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刻,邪惡更是虎視眈眈的注視著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更是無孔不入。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其實很多舊宇宙的神覺的,大法弟子你們修那麼高,你們將來決定著宇宙的未來,那你們差一點我都不會讓你上來的。在這方面雖然不能說這些生命狠,那是決對不會網開一面的,不會因為你做了好事就放寬你的。」越到最後,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就越高、越嚴格,我們的任何不正或者不夠正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很可能會被邪惡鑽空子,從而干擾我們救度眾生。我注意到最近明慧網上刊登了多篇關於從一思一念上歸正自己的文章,想必很多同修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另外,我還認識到,無論做甚麼事情,哪怕是在做大法工作時,如果被別人指責了,即使你認為他(她)所指出的那些缺點你根本就沒有,你還是一定要按照師父說的那樣無條件的向內找。真正靜下心來找自己的時候,你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許這不足並不是對方所指出的那個不足,但最起碼他(她)用這種形式提醒你去找自己。如果認為對方說的不對就不去看自己,你就真的錯過了提高的好機會了。

在《洛杉磯市講法》的末尾,師父一連講了三個「千萬」:「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這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對我們的提醒,也是對我們的期望。每當我感到自己的狀態不太好、不夠精進時,我就會想起師父講的這三個「千萬」。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摔摔打打、磕磕碰碰走了近八年,雖然我從未見過師父,可我知道,如果沒有師父時時刻刻的慈悲呵護,憑我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走過來的。真正踏踏實實走好自己的路,少讓師父操心,不要讓師父失望,才是我們對浩蕩師恩的最好報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