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中共邪教的毒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市自今年七月份,邪惡「六一零」在市區很多地方布置「反邪教文明畫廊」:有展板,一米五見方的黑體字在牆上寫著「關愛生命,反對邪教」,還有橫幅。

這些畫展是共產邪黨為配合它們在電視上對法輪功的惡意中傷,進一步含沙射影的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達到其煽動仇恨的罪惡目地。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決心整體配合,清除邪惡毒素,救度世人,我們約好,晚上十一點多,同修協助發正念,我發著正念,騎車子去一個小巷,這巷子臨繁華的路邊,是個過道八十米轉彎,右邊牆上是邪惡展板,左邊是兩家旅社,亮著燈,把小巷照得通亮,門裏各有兩個值班的,路上行人不時的來往。我想,師父早就賦予我們功能,我們是助師的法徒,清除邪惡宣傳是我們的神聖的使命,不准出現任何干擾,我雖然關著修,也能感到自身射出強大的能量,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我旁若無人,一邊騎車,左手邊用刀劃畫幅,來回幾趟,迅速撤離,同修甲天亮前又進行了第二次清除,一個小巷的邪惡展畫可謂稀巴爛了。

天亮前,我帶上準備好的墨彈(雞蛋殼裝墨汁)來到大街上,此時行人不斷,我發著正念,看準長條幅,順手拋出墨彈。效果真好,以後那裏沒有再出現。第二天,報紙登出有邪惡畫展的報導,同修高興的說:「正是那地方被清除了。」

一個月左右,邪惡把破碎的展板又換了新的,背面加了硬板,刀不好劃了。為了清除邪惡,同修們同發正念,就近散發真相小冊子,貼不乾膠,用粗記號筆寫真相標語。在交流中,同修乙說:「××黨八大邪惡基因決定了它邪惡的本質,它是真正的邪教,既然反邪教,咱就讓世人都知道××黨才是真正的邪教,就針對性的粘貼或書寫「天滅中共邪教,退黨團隊保平安。」在乒乓球上用記號筆寫,向市政府院子裏扔,紙幣上也寫上相關的內容。

為清除邪惡對世人的毒害,前半夜,我去散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接近後半夜兩點,先發半小時正念「去粉碎邪惡陰謀,清除一切干擾,所到之處一切順利,請師尊加持」。然後就順利的將兩處展板上各寫了六條「天滅中共邪教,退黨、團、隊,保平安」的內容。一號巷的內容保持了一週,二號巷在第三天被油漆塗的一塊一塊的,邪惡因此加緊了監視,我經過時,聽到監視之人正和他們局長打手機。

經過近幾次正念清除邪惡,為甚麼邪惡很快就有相應的對策?查找自己的原因,覺的自己正念不純,摻雜著人的做事心:挑揀字與畫的間隙寫真相標語,在微觀中就給邪惡以可乘之機,常人被操控著用油清洗,這就是被邪惡鑽了我人心的空子。我們是助師的法徒,神在人中,除惡務盡,不能給邪惡任何喘息的機會,於是又一次我以很純正的正念直接把「天滅中共邪教,退黨、團、隊、保平安!」寫在邪字和邪畫的上面,字大醒目,附近牆上也寫上貼上,這次所有內容都保持了下來,至九月三十日,「六一零」在牆上布置的大黑體字「關愛生命,反對邪教」被解體了,後邊「對邪教」三個字用石灰泥住了。我看了以後,知道是同修整體配合,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黑手爛鬼被大量清除,世人開始覺醒。

根據我本人的經歷,深知××黨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東西,一套強盜邏輯,窮凶極惡,變著法兒的搶劫殺人,還逼著給它唱頌歌,否則,被殺者就是你的下場,邪黨竊取政權後不是安撫百姓,而是高舉血淋淋的屠刀殺死八千萬善良的民眾,用淫威鎮天下,九千六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竟成了它不關門的集中營,個個都是它的人質。今天又把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非法關押在秘密集中營裏,作為它盜取器官牟取暴利的活供體,已被國際調查認證,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真是滅絕人性,把中國人民殺得發抖,人人自危,幾十年的流氓洗腦,逆來順受也就司空見慣了。

人人都知道××黨是中國的禍害,標準的邪教,「天滅中共邪教」順應民心,邪黨更清楚,它高喊:「反對邪教」是「賊喊捉賊」的流氓伎倆,想瞞天過海。一旦世人都知道「天滅中共邪教」時,它看到邪教兩個字都像觸電了一樣,趕緊用石灰蓋住以掩蓋恐懼。

全國各地同修也會有同樣感受,大家在反迫害救度眾生的洪流中都做的很好。把我不成熟的想法寫出來交流,旨在拋磚引玉,引出更好的經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