鏟除惡黨邪靈附體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傳《九評》、勸三退、救眾生的修煉中,有過幾次對惡黨邪靈的認識,現將零星的片斷寫出來,一是證實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在搞甚麼政治,是在救度被謊言欺騙的眾生;二是給同修個建議:面對隨時隨地出現的,比如:血旗、黨魁像、有人在宣傳惡黨邪理歪說、惡黨正在開會的場地、邪黨書籍、歌頌邪黨的歌,等等,發出純正、強大的正念,哪怕是幾分鐘,都會銷毀、解體附在這些人和物體上的惡黨邪靈附體。

有三次是天目看到的:

一次在擠滿人的中巴車上,無意中通過人縫看見鄰居外孫女,她脖子被那血(紅)領巾死勒住,快要被窒息的喘不過氣來。當時我很難過,只想哭,很壓抑。事後告訴鄰居,幾次都聽到冷冷的同一句話:「不戴,老師不准許,要扣操行分。」其實他們哪裏知道,在另外空間那小女孩已經被迫害成那樣了。我想這正是人真正的悲哀吧。

另一次,保先會議室掛著六個黨魁頭象,三、四十人圍著坐,每人桌面上擺放著一疊「個人剖析材料」(一個大法徒與這樣的場合是不相容的。夢中師父點化,加強學法、發正念,與同修切磋中確定了參與其中的原則標準,在心理和行動上作充份的準備。),「個人總結支部評議」,是保先的核心階段,也是邪黨控制人的關鍵時機。我照例早早來到學校樹林裏靜心的背法,兩三小時後到點進入會議室,坐下就發正念,可功發出時受阻,胸部堵得慌,我已經感受到這個場比往日更邪惡,密度也更大,是從那幾個黨魁頭象發出的。無意中看見會議室上空圍著三個軟體動物,看不見它們的頭和尾巴,只見肥胖的背和頸部,顏色為淺棕色,幾個靈體發出像蜘蛛絲一樣的東西射向周圍的每一個人。此時的我正念打不出去加上身體堵得慌的身體反應,已經力不從心了。我想到請師父加持,在心裏連喊了幾聲師父之後,一切邪惡現象消失了,正念暢通無阻了。在評議中,人們都寬容對待,沒有按照惡黨原來的表面上「個人總結,群眾評議」,實際是相互攻擊的路走。我的念完,老師、領導紛紛發言,除一條建議:希望站好最後一班崗(我快退休了)之外,都是比較好的評價。更沒有人提我修煉的事。我在合併不到一年的大學裏任教,保先前書記專門去我原來的學院調查我修煉大法的事。能平穩過渡是大法的威力,恩師的呵護,加上自己不放鬆學法,始終保持正念對待的結果。

再一次是在打坐入靜時,從上往下,看見橫鋪的一面較大的血旗鼓動著,從鼓動形態就立即聯想到,血旗中有動物在竄動。因為,平時一看見血旗心裏就反感,有時就會發幾句正念,但堅持不好。我悟到是師父讓我看到,點化要加強對血旗發正念,排除干擾。

有如下兩次是我感觸到的:

小孫女從外面回來,手裏拿著一面小血旗,說是幼兒園老師獎勵的。在給小孫女講血旗是壞東西,不能玩之後,拿過血旗到廚房點火把它燒掉了。無論過去的洪法,還是現在的正法中發現凡是給經常上廟的人、專心信其它教的人、練其它功的人、有點小能小術的人講真相時,甚至某人家裏供有菩薩,對著發正念時,都會有同樣的一種氣味撲面而來,是人世間絕對沒有的那樣一個氣味,是同樣的一種氣味。

接過書記的保先書回家一扔到書桌上就進了廚房,午飯還沒做好,無聊之餘回到小房間從書桌上拿起一本「保先」書,心裏咕噥:「這鬼東西在寫些啥?」想著,都讀不進,同時感到身體在哪個部位上特別的不舒服,當還憋著勁想繼續看時,身體極度的難受下才被迫放下書,發現是腹部轉動得厲害,感覺若再不放下書那腸子都會被絞出來似的。我意識到:書裏有靈體,很邪惡,腹部法輪急速旋轉是師父在給弟子加持,同時點化書上有靈體。不自覺又走進廚房不到一分鐘又不自覺的返回到書桌前,右手又拿起那本保先書,剛一接觸並拿起的一瞬間,意識非常清晰的感受腹部法輪在急速轉動,就像用手去拿一個不知道,但又很燙的東西一樣,馬上扔掉的一瞬間,腹部的轉動又立即停了下來。當時我很震驚!

怎麼辦?發正念鏟除,解體附在保先書上的邪靈,先用幾分鐘對著整本書發正念,後用左手拿書,右手快速地嚓、嚓、嚓、嚓~~~翻書,發出的正念進入了翻動著的每頁紙上,這樣幾個來回後,書上的惡黨邪靈被徹底清除了,剩下的是白紙黑字。後來雖說也做了一些筆記,可書上的內容,沒有一個進了心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