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黨文化,純淨自己,救度更多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這一期人類的根本目地是在大法洪傳時同化大法,進入到新宇宙中去。舊勢力以所謂的考驗大法和大法弟子為藉口,在人世間製造了反宇宙的共產邪黨,其真正的目地是破壞正法,從而毀掉大法弟子和世人,斷送眾生的未來。中共製造出來的邪黨文化無所不在,給中國社會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混亂和破壞,在中國造成了最複雜的人群和最複雜、最混亂、最邪惡的社會環境,這給修煉和救度世人造成非常險惡的外界環境。從修煉角度來看,不管舊勢力給我們製造甚麼樣的環境,大法弟子都要否定它,從中修出來、走出來,超脫出來,同時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中國傳統文化敬天畏命,講天人合一,注重道德,相信善惡有報,順應天意而行,與大自然和睦相處;在人與人之間,講究自律,修身養性,謙虛,忍讓,寬容、大度等等。中國傳統文化是半神文化,內涵深遠,對「天、地、人」的認識是為今天大法洪傳和正法奠定基礎的。

邪黨文化宣傳「假惡鬥」,在本質是反天理的,和宇宙特性「真善忍」相對立。為了能夠讓邪黨能夠生存、維護其獨裁邪惡統治,邪黨文化破壞宇宙中現有的一切,把宇宙中正常的一切視為了「舊世界的鎖鏈」,人為的製造對立,煽動仇恨,要「砸爛」、「造反有理」 ……。「砸爛」 甚麼呢?「砸爛」現存人類社會的一切秩序。造甚麼反呢?造天理的反,造宇宙真理的反,造「真善忍」的反。

巴黎公社的流氓造反大搞「打砸搶」,打碎了絕大多數巴黎街頭上神給人留下的傑出藝術品。中共邪黨更是系統的破壞中國傳統文化,篡改歷史,貶低傳統文化和傳統人物,系統的改變人們的正常思維、倫理系統和言行舉止,用邪黨文化來取而代之。

邪黨文化以中共邪黨為中心,用「黨」來代替「天」,代替神,唯黨獨尊,以黨治國,通過強制和欺騙等等手段,要人們像敬天、敬神那樣崇拜它,要人像對待母親那樣「愛」它,要無條件的聽它的話,跟它走……世界上的原始正教拜的是正神,而中共強迫人們崇拜邪靈。

邪黨為了讓人們都只信其黨,大搞無神論和唯物論,胡說天地和萬物之間自己最大,甚麼「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瘋狂的要「戰天鬥地」,「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這其實是嚴重的精神病態,能使正常人心理變態,文化大革命的狂熱就是這種心理病態的寫照。中共想鬥倒一切,以此來打擊異己,樹立邪黨的絕對權威。

其實中共的無神論和唯物論是不能自圓其說的。大家知道,在地球上幾乎所有的民族,都有他們自己民族對神的信仰,祖祖輩輩,流傳至今。如果按照辯證唯物主義中講的「物質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理論來源於實踐」,那麼,這些關於神的信仰和傳說的精神或理論,就一定有他們的物質來源,否則,不可能產生這些理論;那種種神話傳說,同樣也應該有其事。因此,從人類的歷史來看,中共的無神論和辯證唯物主義是互相矛盾的,即中共的這些理論是經不住歷史事實的檢驗的,是錯誤的。神是真實存在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

「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溶於法中》)中國人從小到大長期封閉式的浸泡在邪黨文化中,被強制洗腦,灌進去的都是違背天理的歪理邪說。長期以來,中國人耳濡目染的都是邪黨文化宣傳的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強權論、暴力論等等,人們普遍失去了正常的善惡是非標準和分析思維的能力,對邪黨和邪黨文化已經失去了鑑別判斷能力。《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在另外空間是邪靈,其實如果跳出邪黨文化的思維,那麼不難發現,中共在組織上是違憲的,是非法的[見附錄]。對於這樣一個非法的、比黑社會組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邪教組織, 在中共邪黨文化裏卻完全顛倒黑白,把它捧為「偉大、光榮、正確」的。

邪黨文化是維護共產邪靈在人間生存和中共統治的黑氣場。這個黑氣場形成一個屏障,把人的頭腦包了起來,把人的先天善良本性埋了起來,泯滅了人的良知。這層厚厚的黑氣屏障把人和宇宙真理隔開,和宇宙「真善忍」特性隔絕開來,使人變得愚昧無知,從而看不清宇宙的真相和人生的意義,扭曲了人們正常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善惡觀、是非觀等等。這個黑氣深入到中國社會的各個領域和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些深受黨文化洗腦的人,思想認識、思維方式以及言行舉止其實都不正常了,自然就認識不到真理,真理擺在面前也不敢接受。

邪黨文化對中國的人文和社會造成的破壞是空前的:嚴重的變異了人的正常思維方式,不信神,不相信善惡有報;思想中離不開黨,盲目的聽邪黨的話,時刻自覺的和邪黨保持一致;天不怕,地不怕,不擇手段,昧著良心甚麼壞事都敢幹,為所欲為;人與人之間相互戒備,互不信任,明爭暗鬥,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搞得非常複雜和混亂;眼光短淺,利慾薰心,一味追求升官發財、享樂和各種現實的物質利益,放縱情慾;張口謊言即來,滿口髒話,……離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走越遠,把眾多中國人置於非常可悲的境地。

師父在最近幾次的講法中,都提到了我們修煉中的問題和不足,並且告訴我們「作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因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個人理解,在目前的正法形勢下,邪黨文化阻礙了部份學員走出人來、跟上正法進程,使得一些學員不夠精進,出現鬆懈等等,也是眾多中國人認清真相、退出惡黨的嚴重障礙。

《九評共產黨》的出現,使得很多中國人對中共邪黨的本質都有不同成度的認識。但是由於長期深受邪黨無神論、唯物論的毒害,一些學員對大法似信非信,在迫害面前麻木消沉,覺得還是眼前的物質利益和安逸的生活實惠,尤其在迫害面前怕心重,在證實法中步履艱難,甚至走不出人來,躲在家裏所謂的「實修」。其實我們每一個大陸或來自大陸的學員都要認清和清除黨文化的毒素,純淨自身,讓人們看清中共的邪惡本性,對於勸三退、救度更多的世人,有非常積極的作用,也是目前急需要做的事情。由於邪黨文化的毒害是方方面面的,影響人的思維和言行舉止,清除它自然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由於篇幅的限制,這裏只提及一部份和同修切磋。

●無神論、唯物論的毒害,使人懷疑一切,眼見為實,甚至連看見的都不信,造成一些學員在信師信法上常常有疑問,嚴重的動搖了對法的堅定。師父在講法中提到一個黨員因為根基好開了天目,看到了許許多多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可是馬上念頭一轉,說自己是黨員,不相信這些。對邪黨產生嚴重的心理傾斜。

無神論、唯物論另外嚴重的毒害就是使人追求物質享樂、慾望膨脹,欲壑難填, 給修煉人同樣造成非常大的影響,錢財心重,圖安逸、享樂,不願多吃苦。

●對邪黨的恐懼心理,自我保護意識都比較強,怕心重。這種怕心是許多學員在正法修煉中的嚴重障礙之一,也是需要克服的死關。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時,一聽到有甚麼風聲,一些人首先想的是保護自己,害怕被惡黨傷害。我們應該做到師父講的「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不管是從個人修煉角度,或者是從正法修煉角度都是必須要去掉怕心的,不要被邪黨的表面所迷惑,被人的空間所迷惑。

在《封神演義》中,狐狸精被利用完了,就沒有好下場了,邪黨被利用來迫害大法,雖然逞兇一時,但是被利用完了,也就被解體淘汰了,執迷不悟跟共產黨的人只能隨著一起被歷史淘汰。「誰懼誰呢」,真正害怕的是邪黨。我們一旦從法理上認清邪黨的起源和其存在的目地,就不會害怕貌似強大的中共,就不會被現實社會所迷,不被中共所影響,就能夠走出來,更加精進,走好證實法的路。

●中共邪黨標榜自己一貫正確,死不認錯,不允許批評。這種說不得,不承認錯誤的心態在修煉中也是比較突出的。師父還專門為這個講法,並且指出了大陸和台灣學員在對待批評時的不同態度。大陸學員在有問題時推責任、向外找,找藉口辯解。即使自己有錯,也要找出對方的錯誤,以獲得心理平衡。要說人,自己也要做好。

●邪黨的政治學習培養人從小就說假話,長期下去,許多人已經養成了習慣,下意識的、不由自主的說假話;好大喜功,夸夸其談,浮誇、不實;形式主義,走過場;榜樣、權威的意識;喜歡扣帽子,愛走極端。這些在修煉中也有一些反映。

●被黨文化毒害的人身上普遍具有爭強好鬥、以惡制惡、爭鬥的思維和意識,以及憤憤不平、不服氣的念頭強,也給大法工作中的協調增加困難,增加了內耗。例如,有一天,我收到一位同修的電子郵件,裏面說的內容自己不認同。但是自己當時的潛意識反應是,以鬥的意識找對方的錯。而不是看看自己,看看同修說的有沒有道理。這就是爭鬥的意識,不向內找,向外找,找別人的錯。

●長期平均主義的毒害,別人得點好處,就容易引起妒嫉。

●麻木,不顧他人。長期的政治鬥爭使得人們習慣於自保,對別人受到迫害麻木不仁。這在修煉中也有體現,對其他同修受到的迫害不夠敏感,對於不認識的同修、對於不是本地區的同修受到的迫害,營救用心的程度可能也不夠。

●不守時,幹事拖拖拉拉,走形式,不重效果,責任心較差,不能盡心盡力。在大法工作和講真相中,由於大家都是自願的,有的學員責任心就不太強,像完成任務一樣。

●中國現在的色情、性的泛濫讓人震驚,色魔猖獗,土包子開花更厲害。對修煉人也造成干擾,也使得許多常人對其它事情缺乏興趣,影響著人們接觸真相。


附錄:中共邪黨在組織上是非法的

在像美國這樣的自由社會裏,「入黨」是非常簡單、隨便的:在向州政府的選民註冊表中,有一個選項,可以選擇一個政黨(或成為一個無黨派人士),只要選了某個政黨,就算加入了該黨,就算是該黨的正式黨員。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介紹人,沒有所謂的考驗,更沒有任何宣誓要效忠該黨,而且可以隨時自由的更換黨派(再填一張選民註冊表即可);註冊成某政治黨派後,沒有必須要交的黨費,沒有任何不得不參加的政治學習和其它的秘密黨會,沒有要遵守的黨章,人們遵守的是國家的法律。加入某黨派是自己的自由,退出也是自己的自由選擇,被退出的黨派也沒有打擊報復。進出完全自由,公民的結社自由完全受到法律的保護。在美國「入黨」純粹是為了選舉時用的,美國的政黨關心的只是選舉和制定政策等等,根本不像中共那樣「管天、管地、管人以及管人的思想」。

而對中共邪黨,入黨時要有介紹人,要培訓,要成為積極分子,要進行所謂的考驗,要發毒誓效忠邪黨:把自己的生命獻給邪黨,要為共產邪惡主義奮鬥終身等等,所以入黨時就把命交給了邪黨;加入邪黨後,每月必須要交黨(團)費,必須要參加政治學習和其它秘密黨會,要定期向邪黨交心;黨員要遵守邪黨黨章,而黨章高於憲法,所謂的「黨紀國法」,把「黨紀」公然凌駕在國法之上;主動退黨的人會受到排擠、打擊和報復。這種進出沒有任何法律保護,完全受中共的控制,而且實際上是赤裸裸的黑社會性質的,甚至比黑手黨這樣的黑社會控制還嚴(黑社會裏面還沒有定期要做思想彙報和交心的)。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中共凌駕在憲法之上,在組織上破壞憲法中保障的公民結社自由的權利,其組織形式本身就是違法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