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和中共的強盜邏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最近明慧網上很多同修都談到了「絕食」的問題。我也想來說兩句,悟的對不對,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的那段日子,我一直努力揭露中共的邪惡,給犯人們講「九評」,講明我是被綁架在這裏的。

因在看守所裏一切都被剝奪,犯人們覺得有飯吃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甚至有人覺得給他們吃飯就是共產黨對他講「人權」的表現了。我說:「共產黨壟斷了社會的一切資源,厚顏無恥的讓人民為它付出,而人民要一點自己的東西,卻反過來還要感謝它。」他們說:「現在你是被共產黨關押了,確實就是他在給你吃飯,你怎麼辦?吃不吃?」我回答說:「那個綁架人的歹徒,綁架了人質,也得給人質吃飯啊!不能說歹徒給人質吃了飯,他就不是歹徒了!更不會因為它給人質吃了飯,人質就得感謝它。更況且看守所還非法佔有我的資金,而且我平時上班工作時,每月光交稅就要交上幾千元,它只不過是用我的錢來給我吃飯,怎麼能說是吃了它的東西?我倒要反問它,為甚麼拿我的錢來欺負我?」

可能由於以前很多名大法弟子在此曾經絕食,看守的警察也很怕我會絕食。看到我吃飯,就不管我跟其他人講真相

自己在以前也會想到,如果我萬一被抓了,我要堅定的像其他同修一樣絕食,正念闖出。其實,我覺得這是受到黨文化的干擾影響。因為以前受邪黨所騙,覺得「革命成功很不容易,是有許多烈士的犧牲換來的」,所以在思想中存在,「要為大法犧牲」的變異觀念,簡單的把「放下生死」和「犧牲」聯繫在一起,曲解了法。

由此,聯想到了中共的強盜邏輯。

由於我一直在監室裏堅持煉功,不穿囚服,很多犯人從一開始多人綁著我,到後來掩護我煉功。管教見自己阻擋不了其他犯人知道真相,並害怕自己的獎金拿不到,就把我送到監獄醫院,後給我辦「保外就醫」。在醫院裏,有些犯人都被強行交納醫藥費(按邪惡的慣例,看守所送去的病犯醫藥費自付,監獄送去的由監獄支付),當時他們問我:「如果共產黨要你父親來保你出去的時候,交兩萬元醫藥費,你出不出去?」我就回答說:「兩萬元錢換人,我父親是會給的。因為他很愛我,不想讓我受苦。但這並不代表我父親應該給錢。你說你碰到了強盜,那個強盜拿著刀指著你,問你要錢,你不給,他就捅你,你咋不給?我本來就不應該被關押在這裏,我就當被強盜搶去了!」犯人就說:「那它畢竟給你看病了呀?」我說:「我煉大法,是最好的強身健體的方法,它不讓我煉,就是不讓我健康,它說讓我住院是為我好,大家想想,一個正常的人,可不可能一輩子住在醫院裏?它是想找藉口騙錢才是真的。」

有一個護士有更加荒唐的邏輯:「你保外就醫了,還得自己支付醫藥費,還不如乾脆坐監牢,可以有勞保。」犯人們還覺得她說的對。我就反問她:「你那麼羨慕這裏的犯人,那我跟你換一下,我來給你打針,你來替我坐牢,你願意嗎?」她不吱聲。可見中共的黨文化,滲透到了每一個中國人的頭腦中。在中共的種種強盜邏輯下,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更應該指出這種邏輯的錯誤,讓大家明白它是流氓強盜,而我們不應該順著這種邏輯走,否則,不是修成了共產黨的教科書中的「英雄」?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有這樣一段:
「弟子問:師父您好,我已退黨,但是黨費是通過扣工資辦理的,怎麼辦?(眾笑)
師:那就算被邪教搶去了吧。(眾笑,鼓掌)沒有關係。」

我並非反對絕食,有很多同修的絕食是來自自己的正念,這裏,我只是談我個人的一點想法。怎樣利用生活中碰到的小事情,指出邪黨的強盜邏輯,讓眾生明白共產惡黨是真正的邪教流氓,才是真正的目地,而不是簡單的「絕食」。這也反映出,我們在講真相中,應該更加細緻,中共的黨文化是漏洞百出的,但中國人卻沒有判斷能力去分清,我們大法弟子,應更加智慧去指出,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