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的修煉經歷很平淡,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但我內心每時每刻都感受著師尊無比洪大的慈悲。我為師尊從地獄中把我撈起而感恩不盡,我為師尊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宇宙中第一稱號而榮幸和自豪。佛恩浩蕩,無以為報,唯有紮紮實實的精進實修、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真正做好「三件事」,來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我從小家境就很不好,可以說是伴隨著苦難長大的,那時我就開始思考:人活在世上怎麼會這麼苦?人到底是在為甚麼活著?百思不得其解,就這樣我的前半生可以說是充滿坎坷、波折和一大堆問號,茫然的活著……

直到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我豁然開朗,人生中的種種苦難與不幸都是有原因的,因果報應是亙古不變的真理。人來在世上決不是為了單純掙錢和享受人中的名利情帶來的所謂快樂生活,返本歸真才是生命的真正歸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大法遭到了史無前例的迫害。當時我被那突如其來的陣勢嚇呆了,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一夜之間就被推向了反面呢?真是無法理解,可我內心非常清楚,我在大法中受益無窮,曾困擾我多年、久治不癒的頑疾不翼而飛了,我每天一身輕,簡直就是換了個人。因此我很快就冷靜下來告訴自己:修大法、修「真、善、忍」沒有錯,我一定堅修到底。正是有了這一念,我才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磕磕絆絆的走到了今天。

二零零一年初,我去北京證實法回來,遭到了家人的極力反對,全家人在共產邪黨的淫威下明知大法好,也昧著良心衝我發火,丈夫吼、孩子哭、妹妹更是邊哭邊罵,逼我放棄大法。丈夫還喊著要打折我的腿,當時感覺壓力非常大,更主要的是法理不清,只知道大法好,無論如何也不能放棄,但具體該怎麼做不是很明確。

去北京上訪半路被截了回來,妹妹來接我並在惡人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當時我還覺的沒甚麼,後來通過學法和讀《明慧週刊》才知道這是承認了邪惡迫害,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對不起師尊和大法,其實也害了妹妹。明白後我寫了聲明,並給妹妹也寫了聲明,這可是費了一番周折才做到的。

我知道這是因對妹妹講真相不到位,於是我不斷告訴她大法的真實情況和給她真相資料看,漸漸的她不像從前那樣了。後來我又勸她「三退」,開始她非常不接受,還說一些邪黨的話。我不氣餒,靜下心來多學法、向內找,覺的自己還是善心不夠。

二零零五年妹妹心臟病住院,我悉心照顧她,不論颳風下雨天天給她送飯,還堅持繼續給她講真相,她很快就同意「三退」了。醫院給妹妹診斷的是「早搏」,需要做手術。到了上海,醫生又說有生命危險做不了手術,只能靠藥物維持。就這樣妹妹大把大把吃著昂貴的藥艱難的活著,我就開始勸她看看寶書《轉法輪》,一定會對她有好處的。過了很長時間,有一天她到我家來,我正捧著《轉法輪》,她接過去翻著看著,停了一會對我說:「姐,這本書能不能借我看看?」我欣然同意,告訴她回家好好看、反覆的看,直到現在這本書就一直留在了她那裏。我悟到:修煉人就應該時時擁有修煉人的狀態,用慈悲和善心對待眾生,這才能體現大法的美好和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零零五年正法進程飛速推進了,僅僅停留在向世人講大法好已不夠了,我們應該加大力度廣傳九評,勸世人「三退」。可是該怎樣講,真是有點難住了。看著那些深受惡黨文化毒害而不自知的世人,我真是著急啊,可自己又講不明白。怎麼辦呢?我靜下心來決定先清除自身的黨文化,於是我讀了三遍《九評》,又看了四遍九評光盤,還讀《明慧週刊》同修們關於講「三退」的文章。漸漸的越來越有正念,世人都在被惡黨毒害著,不退出就將成為惡黨的殉葬品,他們多可憐啊……我為甚麼見死不救哪,不就是放不下人的觀念,為私為我的人心執著障礙著自己。我反覆讀師尊在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發表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靜下心來問自己:你為何而來?來幹甚麼?曾和師尊許下的願都忘了嗎?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你的神聖職責啊!

要想救人前提是一定學好法,明白法理按師尊說的去做,同時做好「三件事」。看了師尊的經文《開啟世間門》,體悟到正法進程的急速,更感到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的重大,那麼多眾生在等著我們哪!

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後,女兒開始上班了,這樣看才一歲多的小外孫女就成了我的任務。我心中不免有些困惑:帶孩子這不影響我講真相和發資料了嗎?該怎麼辦呢?我就更加抓緊時間多學法、背法,還儘量和同修多交流,

我後來悟到:無論如何,首先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一定要證實法,一定要做好「三件事」。特別是講真相,我一點一滴的做,先從熟悉的人,比如家人、親朋好友、同事同學、街坊鄰居做起,抱著外孫女到處送《九評》及相關的資料、小冊子和光盤。遇到有的一次真相講不通的,我不灰心,回去找到自己的不足後下次再去。就這樣,隨著學法的深入,自己的執著心也不斷的往下放,不知不覺中正念越來越強,自己感覺講真相不像從前那麼難了。有的時候三言兩語對方就同意退了,講了好幾次都不退的,我就多找自己,同時多發正念,純淨自己的心態後繼續講。在這個過程中,我真的體悟到講真相就像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會碰到,因此自己的任何一顆人心都會暴露出來,也正是修正自己的好機會。講真相時一定要抱著救度眾生的慈悲心態,要有耐心、善心、信心、恆心,這樣才會有較好的效果。

我大姐住在外地,我們七八年沒見面了,寫信和打電話都不方便,想告訴她「三退」還真有些難度,怎麼辦呢?正因為我有這顆心,師尊就安排了。大姐有一天突然打電話要來,我急忙叫她們快來。不到三天,她就領著女兒和外孫女來了,我向她們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及「三退」的真相,她們都很接受,我還準備了《九評》、相關資料和護身符要她們帶回去給家裏的親人。臨回去時,我大姐還問她女兒《九評》書是否帶好了。我由衷的為她們感到高興,同時更加體會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只要我們用純淨的心態去救人,師尊早已為我們安排好了一切。真是深感師尊的洪大慈悲,其實師尊只看我們的那顆心,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啊!

我堅持每天三、四點鐘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時間要充裕還能學一會法。自從看外孫女我就把學法、背法的時間安排在她睡覺的時候,週刊、經文及講法就安排在晚上看。上我家串門的,我買菜、上街碰到的人都不錯過機會講真相。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見面也不想講,開不了口就錯過了機會,過後也很後悔,其實就是正念不足。我在半夜十二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這件事上總做不好,干擾很大,總是因此很懊喪,今後可真得注意了。

調整好心態後,我不把外孫女視為包袱,而是走到哪都帶著她。我捧起《轉法輪》,她就搶著看師尊法像,她還非常願意看法輪圖和蓮花,尤其是《洪吟》中的插圖,還會背其中的「無」。平時還常喊:「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著她純真的面容,我知道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不是一般的,很有可能是來得法的,因此我還時常給她聽師尊講法,她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有一天,我把一碗剛煮好的粥端上桌就回身上衛生間了,一回頭看見小外孫女把手伸進碗裏,嫩嫩的小手馬上紅起來了,她也疼的直哭。我當時很平靜的說:「沒事,沒事,你是福娃娃啊!」她也隨著我說沒事,過一會一看果然甚麼事都沒有。我知道是師尊救了她,這件事使我更加堅信師尊和大法。因此我悟到:在關鍵時刻,我們一定要守住正念,一念之差會給我們帶來不同的後果。

還有一件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記得那是二零零三年「SARS病」盛行時期,我和丈夫一同去了上海小妹家。往回返的時候,在上海機場我丈夫因發熱被扣留。當時我很著急,就請師尊幫忙,於是我發了一念:我們不能留在這裏,我得馬上回家,還有很多生命等著我去救呢!就這樣很快我們就順利登機了。到了哈爾濱,我丈夫再次被截住,我守住正念,很快我們就順利登上了回家的車。我在這件事上深切體悟到了師尊在《洪吟(二)》〈師徒恩〉中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只要在法上就沒有過不了的關。

我們每一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能感受到師尊的無量慈悲,正是師尊時時刻刻在身邊呵護著我們,點悟、指引著我們,才使我們走到了今天。我做的實在是太少太少了,而師尊為我們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看護著我們每個人長大成熟。

我深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今後應該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無論做甚麼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肩負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讓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走好、走正正法修煉的每一步,共同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