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師父好!同修們好!

很想提筆寫,就是擔心寫不了,寫不好。今天我必須破除不會寫的念頭,無論誰修大法都會有寫的,這麼好的大法指導修煉、從做好人到明白了宇宙的真理,我必須得寫一寫。

一、放下生死證實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從一個多病纏身、生不如死的狀態中走出來,我活了下來、並且現在身體很好,沒有理由不出來證實法。大法給了我一次又一次的生命。

在一九九九年邪惡瘋狂迫害大法時,我在家中坐不住,當時心裏想的是只要能證實大法為其捨命都不足惜。我在七二零上北京證實法的途中被公安局的人綁架到當地公安局,他們不讓睡,謾罵、嚇唬我整整一夜。

放出來後,十月份,我又準備進京證實法被當地公安人員碰上,又被非法關進「洗腦班」,九天後放回。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我們幾位聯名到當地縣政府上訪講法輪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好處,被當地公安非法關進當地看守所。不給吃飽飯,戴背銬三四天,三十三天後放回家。

在那期間他們殘酷迫害我時,我想:他們不明真相才這樣折磨我們,於是我和別的同修說:「我們得善待他們,不能有恨他們的心,我們得趕緊給他們講真相。」我們就每天給他們講真相、寫信。同年十二月又和一位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下我們打橫幅被北京公安非法抓了,公安對我們拳打腳踢、捂嘴。後來我被非法判了三年勞教。

在高陽勞教所我受盡折磨,由於我怕被電擊、當時在那樣邪惡的殘酷迫害下,為了不放棄信仰,出現過自殺的念頭,但想到師父《轉法輪》書上第七講寫的不能殺生,自殺的想法打消了。每時每刻向內找,我連死都不怕了,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心呢?甚麼也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證實大法的決心。

二零零一年十月初,丈夫來要和我離婚。我因受師父夢中點化已提前知道他要來離婚,我發一念決不能讓我丈夫在無知中造業,他最終會明白我現在做的事情是最神聖的。因我有思想準備,他來後我心態祥和、平靜的與他交談,使他打消了與我離婚的念頭,說再給我兩個月時間。

沒過幾天,獄警強制我寫不煉功等保證書時,十幾個公安按頭、摁腳並電擊我,我沒有怕。我心想:你們迫害我造下的罪業子孫後代也還不清呀!我心裏喊師父,不能讓他們繼續迫害我。當時就這念一出,我身體不由的變的僵直,像死了一般,眼前黑乎乎的,甚麼也看不清。他們不敢動我了。第二天,他們把我抬到醫院檢查,確診為頸椎壓迫全部神經,又出現了先天性心臟病。勞教所不敢要了,連夜給我家中打電話讓接我回家。就這樣,我於二零零一年十月提前回到家中。我深深的知道是師父在救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

在勞教所過了八個多月非人的生活,我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六七天就好了起來,我又能加入證實法的工作中了,我又能講真相了,講中共如何迫害法輪功。

在家幾個月中當地公安、六一零等又多次來家中找我麻煩、又一次把我關進洗腦班。不法人員連續播放誣蔑煉法輪功的電視節目,罵我們。在洗腦班裏我五天沒吃沒喝,後來不法人員把我抬到醫院檢查,發現我懷孕了,當時他們要強行墮胎,以達到迫害的目地。

我決不配合他們,我只要活著無論如何也要保護我肚裏的孩子。同時我也認識到這正是揭穿謊言、證實大法的機會。沒過幾天醫院檢查我還有子宮肌瘤,並且有三個七八釐米大的,隨時有大出血的可能。由於我堅決不配合他們實施的手術迫害,他們為了逃避罪責,還威逼我丈夫簽字,他不簽字就開除他的工作。

我鄭重的告訴他們:孩子在我的肚子裏,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殺生,逼我丈夫沒有用。是你們在殺生而不是煉法輪功的人。他們還準備全麻醉我後再進行打胎,當時因為我心裏只有一念:決不能讓他們奪走我孩子的生命,念頭特別堅定。他們一夥按胳膊,抬腿時,我出血了,大出血的症狀出現了,他們被嚇壞了,都走了,不敢讓我做手術了,也不開除丈夫工作了。另外空間操控他們的邪惡生命被解體了。他們再也不播誣蔑大法的錄像了,洗腦班也不敢留我了,我回到家中。

一個多月後邪惡又來到我家中騷擾,我被迫流離在外,當時縣委、六一零都說我肚裏有大瘤子,又懷著孩子,百分之百在外邊死了。我出去三個月生下了一個七斤重的男孩子,瘤子也不翼而飛了。為了證實大法我又回到家中。全縣所有參與非法迫害我的六一零、公、檢、法、司、醫院,我的婆婆家、我的單位知道我順利生下孩子回來後都感到吃驚,都見證了這件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並說這孩子命大,福大、還要丈夫慶賀,這真是大法的威力。我見人就講是大法救了我與孩子的命,人們聽了都很受感動,都說大法就是好,並互相傳說:孩子是他媽煉法輪功保下來的。後來我帶著孩子經常出去講真相、發資料、救世人。

二、信師信法 與同修共渡難關

在被迫流離失所的日子裏,我有緣遇見幾位同修(也是流離失所)。她們問我是否敢留她們住下,師父說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002 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師父的話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我說:我們非常願意留下你們,我丈夫(不修煉)也說:「我們不幫,誰幫?」當時某市邪惡正瘋狂的抓捕大法弟子,這幾位同修都是剛從魔窟裏正念闖出來的,她們說她們的親戚也不敢留她們住一宿。當時我也有點兒怕,但我想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是一個整體,決不讓邪惡迫害,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不是你邪惡逞兇的場所, 「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時時信師,時時信法,去掉怕心。我們在一起寫信、講真相,發正念,學法交流,發放真相資料。我們配合的很好。

三、默默的補充圓容好資料點

有一天,我們當地資料點忙不過來,同修有點偏離法,我深感責任在肩,我有責任分擔資料點的事。一有這個想法,師父就安排了一切,我丈夫買回了電腦和打印機,藉這點便利,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的學會電腦,幫助做資料。丈夫因害怕經常對我發脾氣。我就想如果有自己的電腦和打印機該多好,這個念頭一出我很順利的湊夠了錢買了電腦和打印機,方便多了,只要大法需要,甚麼也能做了。

在做事過程中有很多要修去的人心,最突出的是怕心。怕有人知道說出去,怕迫害等。一出這些念頭,我就想,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有能力解體所有迫害我們的邪惡因素,解體阻礙我們證實法的一切黑手、爛鬼,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只要我學好法,發好正念,就能做好一切。憑著信師信法,正念越來越強,直到沒有了怕心。現在明白了,應該是邪惡怕我們,師父賦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所有能力,正念一出,就能解體一切邪惡,就能解體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觀念。師父說:「人類的歷史不是為了當人為最終目地的,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致2005年歐洲法會》)

四、修去人心 清除邪靈

記得在清理我丈夫保存的黨魁像、黨文化的東西時(買這些書、像,他花了七百多元錢),我知道丈夫對錢執著,怕他難過,但又不能讓這些邪惡的東西存在,就把那些東西都燒了,最終遭了丈夫一場痛打。當時我很坦然,沒有動心,只是求師父幫忙,後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呵護下,他才住手,被一個電話喊走了,說有急事。我悟到修煉是嚴肅的,不能帶有任何人心去做事。我帶著人心,所以被共產邪靈鑽了空子。我認識到清除黨文化這件事情非常重要,所以我走到哪裏清除到哪裏。把親戚家所有黨文化的東西都給清除了。讓所有的親戚都退出了惡黨的各種組織。並利用一切機會勸世人三退。

回顧幾年來所走過的路,我悟到只要信師信法、放下生死、去掉人心、用慈悲心對待世人,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就能救度更多世人。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