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儘管我自己做的、寫的都不如《明慧週刊》上刊登的那些同修做的好,可我還是常常寫稿。因為在寫的過程中,能讓我重溫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對我是莫大的鼓勵,讓我更加精進。師父在《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講:「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我總是記著這十八個字,檢驗自己做的對否。在寫稿的過程中也會顯示出自己沒修淨的心,修去它。

這回聽到其他組的同修說,我們學法組的學習方式適合農村、老同修及工作忙的同修參考,或許能從中得到啟發,帶動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整體提高,從而更好的證實法,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於是我就寫了這篇短文。希望真能對同修有點幫助。

迫害開始後原來的學法組散了。因為我的鄰居同修識字少,我當時想:反正我也是學法,不如念出聲來,她也聽了,學了。大家知道那幾年連空氣都跟著緊張,我倆都是進京上訪過的派出所的「特護」,白天不敢看《轉法輪》,學的《明慧網》上的文章也是單篇。師父的講法和經文也很少,幾乎沒有傳單,只能不等不靠自己寫、印大法標語(也是從《明慧網》上學的)。

從二零零三年開始,我倆每天下午在一起學《轉法輪》,我才發現很多字她都錯念了。已經這麼念了六年,糾正都難,而且上下念不成句。我就用小紙條把她認識的同音字寫上,夾在書裏,標上頁數。因為太多,紙條一掉就對不上號啦。她認識的同音字也是很有限的,有時在學習《洪吟》或是《明慧週刊》上的傳統文化故事,我只能按我的理解能力和她講。我在自家看師父其他的講法如果看到哪段正針對我們各自的漏洞,就拿去念給她聽。

自從有了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我們的環境也寬鬆了。今年已形成了一個五、六人的小組,每週用一個下午,從一點至四點半集體學法。如果誰有「心事」,就主動提前到達學法點與同修切磋,取長補短找差距。如有師父講法、特刊,就增加一、兩次學法時間,都是下午,到點就開念、不等、不拖。因為時間少,我念的快,所以都是我先念,誰聽睏了,誰念一會兒。如果有沒聽懂的,尤其是師父講法,就一字一句重念。

我們都是六十多歲,每天起早煉靜功、動功。我是晚上看《轉法輪》。發放的傳單我倆用當天的上午時間念,然後再散發。幾年來我倆都是這樣做的,很和諧、很自然。因為我幾乎天天去她家,誰也盯不起。尤其是夏天,她周圍的鄰居們幾乎是目送我進出,當然,我就很自然的給她(他)們講真相,講神話故事等。現在環境更好,我們去學習,有時鄰居會說:「你又遲到了。」我說:「對,應該批評。」有時他們還說:「到點了,上班了。」「下班了。」我都笑著和她們打招呼。

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說:「一切生命都在注視著地上的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他們都知道。」讓我們記住師父的話,做一名純正無私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