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農村的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9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很早就想寫文章與大家在法上交流,可就是突破不了自己的各種觀念,所以一直沒有行動。看了199期《明慧週刊》中的「心性在背法中昇華」一文,讓我鼓起了勇氣,也給了我信心。

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我們的學法小組是怎樣歷盡坎坷走到今天的──我們所走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

我是在20歲那年和母親一起得法的。母親由於放不下治病的心,在我22歲那年離世(因為母親從7歲就得了氣管炎,這個病一直伴隨了她38年)。我則學到了99年7.20前後。由於對法理認識不清,在壓力下寫了所謂的不修煉的「保證」。當時煉功點也被破壞了,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就此鬆懈下來,不精進了。後來又結了婚,常人中的不順心之事接踵而來。

以前村裏差不多有20來個學大法的,是同修A在娘家得了法,嫁到本村後傳遍全村的。到了7.20之後,只剩下A同修一個人修煉了。當時她帶著8個月大的孩子一家老少四代去了北京證實法,此事在當地一時之間成了人們談論的佳話。

大約在2002年,我們幾個人組織了一個煉功點,大家煉功倒很積極,可學法沒重視。剛成立不久,就讓村幹部帶著派出所的人給破壞了,把同修A也抓去了。後來派出所強迫同修A的家人交了2000元錢才放她回來。我們在同修B家煉功,B是後搬來的人家。邪惡威脅B同修,揚言如果再在家留煉功人就把B一家趕回老家。一時之間我們又沒了正念,都回家消極等待了。

2004年同修C的母親因身體不好想學法煉功,我們就在C家學了一段。但C同修的父親是常人,害怕不敢留我們,她母親剛得法,怕心也重,我們又離開了,到了D家。D家老倆口都煉功,可後來聽到了風吹草動,也不敢留我們了。

就這樣,我們東家幾天,西家幾天。A同修說我們怎麼像沒娘的孩子一樣,不知往哪去好。後來我們悟到,是大家都有一顆怕心,才造成這種局面。我們找到了不足,又都回到了B家。我們每天保持7、8次整點發正念,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整體昇華。我們沒有協調人,可每個人都起到了協調人的作用。我們村有一百多戶人家,我們負責在本村發放真相資料、貼粘貼,標語沒了就自己寫。開始時很害怕別人知道我們煉功,現在我們正像師父講的已成熟了。世人開始很不理解,風言風語甚麼都說,現在我們堂堂正正的向世人講我們就在修大法,並向他們講真相

我們目前急需做的是喚醒每一位曾經得過法的人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他們最大的障礙就是都有一顆怕心。我們知道這都是我們自己沒做好造成的,沒能及時幫助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師父都講了不想落下每個弟子,我們更不應該放棄他們。我寫出來的目地就是要突破它,突破那些阻礙著大法弟子走進正法洪流的障礙。

我們每天發正念清除同修背後的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讓他們神的一面復甦。我們會堅持給同修送資料,真正把他們當作同修,因為他們就是我們整體的一部份。每當我們看到以前曾經學過法、煉過功的同修,我們就對他們說:「回來吧!師父等著我們。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師父不會不要我們的,只要正法一天沒結束,回來就是師父的弟子。別看我們以前做過對不起師父的事,師父可不會怪弟子的。師父叫我們摔倒了快爬起來!」

相信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的同修加入我們的學法小組,大家一起共同修煉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