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著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6日】1999年7月,中共惡黨、邪惡江鬼等動用全國所有宣傳和輿論工具惡毒攻擊法輪大法和師尊,猖狂至極,我們這些大法弟子也心痛已極。

一、靜思

在鋪天蓋地的黑色風暴襲擊時,我們這群修煉人確實在思考:師父是個甚麼樣的人?這個法正不正?我們參與了政治嗎?……

幾年來,為甚麼修煉法輪功的人僅僅經過數月、半載或稍長的時間學法煉功,身體中的頑疾乃至癌症不翼而飛?為甚麼有的同修從六米多高的鐵架上摔下來,六根骨頭折斷,煉功後不治痊癒?為甚麼多年來我們這些老人從不吃藥,卻個個紅光滿面,鶴髮童顏,神采奕奕?為甚麼在中共打壓之前的七年中,法輪功沒有登報,沒有電視宣傳介紹,而他卻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修煉人數達一億之多?我們越來越明白:師父是何等的正!師父決不是一般的氣功師!法輪大法是正法!

二、上訪

飽受中共惡黨歷次政治運動打壓的修煉人,此時已明白修煉道路的艱難了。我們暫時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們就在家堅持學法煉功。每一天,我們只要聽到師父的講法聲音,心裏就踏實!

大法這麼好,為甚麼政府不讓煉?我們百思不得其解。99年7月22日那天,有同修去省政府向有關部門講清煉功實情,卻被非法關押或送去洗腦班。99年7.20後,有不少同修進京上訪,年齡不等,男女老少都有。為維護法,我們都先後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有的同修被關在派出所的鐵籠子裏,連腿都無法伸直;有的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達數月之久;有的被勞教、勞改……

在監獄中,我們過著非人的生活,幾十個人睡一張通鋪,人均一尺二寸寬。吃的是有老鼠屎的米飯。有一功友在牢房中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打得遍體鱗傷,事後被關小號。他昏倒在地時,朦朧中見到師父就在身邊,微笑望著他,並用手指向前方……他悟到:師父在鼓勵他勇猛向前。

「大法弟子為甚麼被邪惡殘酷的折磨,是因為他們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因為他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大法堅不可摧》)

我們聽從師父的教誨,默默的忍受著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因為我們知道法輪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知道了千年、萬年難遇的大法我們得到了,生生世世的機緣、期盼,今天才得以實現,我們深深的知道自己生命存在的意義。

三、學法小組

面對邪惡的迫害,我們這群修煉人沒有倒下,沒有退縮,仍然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通過學法,大家意識到無論環境多麼險惡,我們也要按照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交流,來共同提高。

在邪惡鎮壓最初的日子裏,一位老年同修往來於同修間,起著穿針引線的作用。「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她常常用這句話鼓勵自己和身邊的同修。看到同修們大多都各自在家學法煉功,她在自家組織了學法小組,剛開始只有幾名同修一起學法交流、煉功。慢慢的由幾人到十來人至幾十人(現已分成幾個學法小組)。

學法小組的每個人平時都安排好自己的時間,儘量不落下每一次難得的集體學習切磋的機會。出現甚麼問題,大家及時提出,共同想辦法解決;個人意識不到的執著,在交流中暴露出來,認識到後去掉它。我們學法小組位於市區,派出所就在附近。但幾年下來,我們定時學法切磋從未間斷,風雨無阻。很多同修都說,來到這個學法小組就感到舒適祥和,有的同修看到白色的牆壁上到處都是卍。

我們有這麼好的一個修煉環境,首先感謝師父的慈悲的呵護,同修們越來越成熟的表現也對維護這個環境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四、協調人

同修王奶奶,七十多歲,99年前也不是輔導員。迫害初期,在很多同修還不敢走出來時,她主動擔起了聯繫同修的任務,並利用自身有利的環境,在自家成立了學法小組。

剛開始,經文、資料來源困難,王奶奶就拿自己微薄的退休工資到外面去複印。2001年老伴病故,為了能讓同修們及時看到師父最新的經文,她放下家中的事,將經文分別送到同修手中後才回家處理老伴的後事。

得知同修在勞教所絕食,她和另兩位年近七旬的同修到相鄰城市的鄉下找其家人,要家人去勞教所要人。三伏天,赤日炎炎,一天內數百里往返,三位同修的手臂被曬得脫了一層皮。

學法小組在她家成立後,她主動承擔起了協調人的職責。她的家也成了功友經常交流的地方和外地同修暫住的「家」。有外地同修來本地辦事,素不相識,怎麼去接人啦?「大法一線牽」(《神路難》),神奇般的真是讓這些看似陌生實際並不陌生的同修找到了奶奶家。不管嚴冬酷暑,不管日長日短,奶奶始終如一,從無怨言。

鄰里們常道:「法輪功,我們不清楚。奶奶這樣好的人,她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就知道法輪功好了。」

還有一位協調人,也是七十多歲了。見有些同修遲遲走不出來,他不放棄、不洩氣,和其他同修一起經常去耐心做工作;師父的新經文、真象資料一家家不斷的送。七旬老人騎車如飛,城東城西留下了他一串串堅定的腳印。

五、大道無形有整體

大法將我們這些修煉人緊緊連在一起。通過不斷的集體學法交流,學法小組中的同修提高得都很快,平時每個人各自做著三件事,有需要整體配合的時候,很自然的大家就走到一處了,聚之成形,散之成粒。

知悉有同修被抓,大家約好分頭在不同地方近距離發正念,同時對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子女問寒問暖,同修正念從獄中闖出後,大家又立即幫助將所有師父的講法備齊送給同修。

有同修摔傷,顱內出血,人事不省,醫院已下病危通知書。同修知道後,將師尊的講法和煉功帶送去醫院,一遍一遍的放給受傷同修聽。一個多月後,同修神奇般的清醒了。同修女兒本不修煉,親眼目睹了母親的奇蹟,現在她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對走了彎路的同修,大家相約去和其交流,一次又一次,幫助他們走回來。有的同修很快寫了聲明,通過不斷的集體學法交流,從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來,紮紮實實的做著三件事。

一位六十多歲的同修,從沒有摸過複印機,她從頭學起,自己買複印機、買耗材,補充平時資料的不足,默默無聞。

有位同修會翻錄磁帶、修錄音機,只要大家需要,他總是及時的將師尊的講法帶、煉功帶、真象磁帶錄好,第一時間送到大家手中。

一位同修回老家鄉下,得知一大法弟子全家被捕,眼下稻穀已成熟,無人收割,不能讓糧食爛在地裏,為此她出錢組織人馬進行搶收。

六、跟師父回家

我們這群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時常還會冒出許多執著心來。然而,我們總是記住師尊的教誨:多學法,向內找。「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

慈悲的師尊啊,請您放心,我們這些弟子一定勇猛精進,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把正法修煉的這條路走正,走好,走到最後,跟著師父把家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