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在修煉這條路上我磕磕絆絆的走了十多年了,從來沒有見過師父,但總是能感受到師父的那種慈悲,每當自己做不好想起師父時,就會淚流滿面,覺得對不起師父,我寫這篇體會,就是想談一談我在修煉過程中對信師信法的體悟。

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還是個學生,現在看來當時是抱著自己根本的執著在修煉,對自己的前途幸福等等考慮的很多卻意識不到,而且我總是喜歡問為甚麼,其實是在給自己的執著心找藉口,不想按照師父說的做。當時我們地區的輔導員和我說了一句話叫「用情放情」,就是用這個情去放下另一個情。後來我認識到其實自己並沒有在法上去修煉,沒有放下自己的根本執著。我想這可能也是有些人慢慢走向邪悟的原因之一吧。

參加工作之後,工作環境中的心性磨煉和學校有很大不同,慢慢的我對名、利、情這些執著心在工作矛盾中又開始逐漸顯露出來了,在學校的時候總以為這些和自己不相關,但此時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會用各種環境來暴露我的執著心,叫我認識到,去掉它。開始我也不斷的克制自己的執著,可後來我越來越不精進、三件事做起來拖拖拉拉,我開始向內找,我發現自己最根本的嚮往是幸福的生活,不想吃苦,不想遭罪,思想的深處是由於修煉能達到我的這種嚮往我才修的。這是多麼不好的心啊!為了這個觀念在修煉,我發現這是我走彎路、不精進的根本原因。

開始我在過病業關的時候,師父說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可我卻思想不穩,覺得用自己學的知識想不通,加之父母的逼迫吃藥了,後來我想我吃藥了就不是修煉人了,那我寧可死了也不能不做修煉人啊,結果藥停了,病好了。在後來有一次病業又來了,這回根本沒想吃藥,但是自己心裏想我都不吃藥了,怎麼還不好啊,後來拖時間長了,自己習慣病的這個狀態不想病了,有一天突然發現好了,前一段時間又有病業的干擾,我覺得不應該啊,一定是邪惡在鑽空子,我就發正念、學法。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我為甚麼在痛苦的時候才知道精進,在環境好一點的時候就放鬆了呢?我發現了我的這個根本的執著,對幸福的嚮往,不想吃苦,不想遭罪的心。

因為我堅信修煉能給我帶來幸福,所以我寧可死也要修煉,因為我堅信修煉能給我帶來幸福,所以我在痛苦的時候就精進、環境好了就懈怠了,因為我堅信修煉能給我帶來幸福,所以我講真相、發正念、學法煉功堅持一段時間了之後,就告訴自己差不多啦,好像是完成甚麼任務一樣。我認識到了,我這叫信師信法嗎?表面上好像是,其實質信的是堅信修煉能給我帶來幸福的觀念,追求幸福的觀念,這顆心帶我走進修煉的門,而我要去的就是這個根本的執著心。

我深深的體會到,我不應該在人心的基點上問為甚麼,否則都是後天的觀念在問;其實就是做到照師父說的做,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真正的信師信法,堂堂正正、坦坦蕩蕩做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

以上個人體悟,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