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好是講好真相的前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我是機關工作人員,這裏談談我講真相、勸三退的點滴感受。

一、講真相和勸三退可以分成兩個話題

我常接觸的人一般都是些有一定文化的人,這樣的人有一定的分析、判斷能力,講真相還不是很困難,但由於多年接受惡黨毒素的灌輸,一提到三退就很抵觸,大多認為是「搞政治」、為政權。

後來,我嘗試了一下講真相和勸三退分成兩個話題講,勸三退就比較自然,效果也非常好,對一些不熟悉、短時間內又摸不到該人思想深處的人,也可以用這種方法。做法是:

首先,我從時事、從災禍、從百姓的疾苦、從單位的用人制度等等方面切入講真相的話題,有時候實在找不到話題,我就先發正念,然後,話題直入:「你接觸過煉法輪功的人嗎?甚麼印象?」一般都能給予正面回答,但也碰到過甚麼話都不接的人,這樣的人還畢竟是少數,不過對這樣的人,你也可以自顧自的說,也許這就是「九張餅」中的前八張。

真相講過後,我一般都會說:「其實,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也是必然的事,你想想,自從共產黨執政,有過幾天消停?從三反、五反、肅反、文革到八九年的六四學潮,哪一次不是共產黨栽贓,共產黨壞事幹的太多,它要是哪一天不乾了,還真就奇怪了,共產黨執政這麼多年,讓我們搞統一思想,統一戰線,其實還不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怕別人說!但自古就有句話『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只要天地有靈,遲早要收拾它,看看現在的天災人禍,我看歷史上的預言是真的要走近了,人們總是不相信一些預言的忠告,但你看看一次大戰、二次大戰,甚至蘇共的解體不都應驗了嗎?而且,我也看過一些預言確實說共產黨要解體了,而且,它解體前凡是它組織的人都會有災難,想一想,也還真得相信,那人壞事幹多了還有報應呢,黨也一樣,真不能跟這個黨混下去,現在有個大紀元網站在幫人聲明退黨,都退了一千四百萬了,這還是在網絡嚴重封鎖的情況下,要不封鎖不知道會退多少了呢。中國自古就敬天信神,你看北京的天壇,那麼大的一個地方就是以前的皇帝敬天的地方,共產黨從執政開始就不讓人信神,現在怎麼樣?戰天鬥地的結果就是上天懲罰它,人信神不做壞事,人不信神無惡不做,共產黨和神靈正好是相反的,你想想能和它呆一塊嗎?那能有好結果嗎?」

然後,對於已經知道我們是大法弟子身份的人就像嘮家常一樣,自然的說一下為甚麼要冒著危險幫他退黨:「有人說,法輪功反黨,要奪取政權,你要是看一看法輪功的書你就會明白,法輪功教人淡泊名利,對政權根本就不看重,甚至是視名利如糞土的,怎麼還會要你的甚麼政權?中國人已經讓共產黨搞的甚麼都不信了,而我們是修煉的人,知道退不退黨關係一個人的生命,而且,修煉人是講慈悲的,我們知道利害關係,所以才勸你退黨,如果你相信我,我就幫你起個化名退了吧?同意嗎?」這樣一講,一般都能成功。

對於不知道我們身份的人,我一般都說:我們家有學的,如何如何。也很好講,只要我們念正!

二、以第一人稱講真相更容易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以第一人稱的身份更好講,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切身體會:身體健康了,待人善良了。我都會講講我修煉前後的變化,說說自己怎樣待同事,怎樣待工作,怎樣待親人。當然,這得是我們真正的做到,才講的自然,說的坦然,真話善念就一定會感動人,以這種第一身份講真相,我還沒發現不動心的聽者。

曾經有一次打車,我和出租車司機講真相,出租車司機說:「我別拉你去那兒了,我拉你去派出所吧。」我沒說話只笑了笑,但心裏發著正念,司機接著說「你是不是很恨我?」我說:「沒有,我怎麼會恨你呢?我只是在想,我修的不好,因為我沒有用我的善良感動你,我覺的很難過。」司機一聲沒接,把我們送往了目地地,在我打開車門的一瞬間,司機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你決對是個好人。」我本已打算儘快離開這輛車,但聽他這樣一說,我拿出手中僅剩下的一枚真相護身符送給他,他連聲說「謝謝」。

三、自己做好是講好真相的前提

既然走入了大法,既然我們接受了師父恩賜給我們的「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的稱號,我們就一定要做的像大法弟子的樣,真正的去修,不斷的歸正自己,修的無私無我,做到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相信有一定分析能力的人都會有所觸動。

我修的不夠精進,但在日常生活中我非常注意大法弟子的身份,我在單位總有接觸錢物的機會,但我從來不為自己動一分錢,也決對不拿不該拿的物,即便是屬於我的,我也是能讓的都讓給了別人,因此,辦公室的氛圍非常好,談大法、談迫害都是很自然的話題,不必躲躲閃閃,同事也都很敬佩。

前幾天,單位接受外部檢查,檢查團裏就有一位同修,我們單位給檢查團的每位成員送了一份禮金,別人都收下了,而我們的這位同修卻在臨走時把禮金還給了單位負責接待的人員。檢查團走後,這位接待人員感慨萬千,經常和別人談起這件事,反響極好。

我也聽到過這樣的事,一位同修沒修煉前脾氣非常大,修煉後雖有所收斂,但也經常控制不住自己和同事發脾氣,在利益面前也不相讓,結果搞的一個單位的同修講真相都產生了障礙。當正法走到今天,那壯麗殊勝的時刻即將來臨時,我們卻因為我們自身的原因影響了救度眾生,我們難道不汗顏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