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農村發真相資料談自己的一點看法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明慧週刊》二四二號十三頁《一人騎摩托車、自行車做真相的方法》一文,看了以後覺的有些地方不是很妥,本來早就應該投稿談一下自己的看法,由於種種人心障礙,一直沒有動筆,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我覺得作為一名真修弟子就應該對法負責,寫出來與同修商榷。

事情是這樣的:九月十八號晚下夜班後騎摩托車回家,在公路邊上看見有一堆真相資料(公路與村緊挨著)當時就想:這樣發資料怎能救度眾生?等天亮了很可能被人撿去當廢紙賣了,或許常人還會嘲笑大法弟子做事不負責任。於是我撿起來放到包裏帶回了家,一數正好二十份:有傳單,有真相小冊子,還有一張大法的歌曲。按上面的內容和時間推算,有些在幾個月前就應該發出去,肯定是積壓時間太長了,出於人心的指使,趁著晚上弄出去了,可能心裏想這下輕鬆了,我也算參與證實法救度眾生了,等等。其實該學員這一夜在離此處不足一公里的地方還撒了一些,這是我一大早外出辦事看到的。還好,當時有個小學生撿起來正在看。地上還有三本,回來時還有一本,這是我知道的,其它地方呢?

回過頭來說說前面提到的騎摩托車做真相的一點看法:農村一般住房不很整齊,尤其山區農村街道高低不平,大部份戶與戶之間緊挨著,而且農村從事體力勞動的人多,他們大多有早睡晚起的習慣。騎摩托車挨戶投,圍著村轉,雖然低速,但噪音容易驚醒常人,影響他們休息。或許沒那麼嚴重,但此舉體現了大法弟子做事的心態。至於說汽車投放和步行發放哪個安全,我認為兩者沒有必然的關係,因為大法修煉就是超越常人的,關鍵是能在法上認識法,用正念救度眾生,就無所不能,就最安全。

師父一再教我們做事考慮別人,並授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至高的稱號,那麼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證實法就要認真嚴肅的去對待,去做好。發真相資料就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大善展現給你要救度的對像,這樣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比如把傳單裝袋裏再放進小石子往常人的門口扔投,我總覺得此舉不嚴肅。記得2000年時同修做真相資料:把真相資料疊好,用紅紙做一個信封,外面寫上「請您了解法輪功真相」。再把傳單放進去,挨戶塞到門裏去,我覺得大家真是用心良苦,那種慈悲真能打動世人。

下面談一下自己在這方面的體會,寫出來或許對同修有個借鑑。由於我經常上夜班,下班利用這個機會做真相。晚上騎摩托車大大方方進村,而後熄火、關大燈,把車放在靠大街邊上的一個小胡同裏,這樣不易被上下班的人看見,車不用鎖,腳步儘量要輕,因為此時正是午夜左右,常人都睡熟了,儘量不驚擾他們,離開車一段距離開始挨戶往回做,先做後排再做前排,越做離車越近,做完後推車出了村再騎走。在做的時候,儘量把傳單或小冊子塞到門裏,實在不行便恭恭敬敬的放在門框下邊的石墩上。幾年來我一直是這樣做著,在師父的呵護下安全去安全返回。

在做之前,先發正念清理所到之處空間場的一切邪惡,所到之處雞不叫狗不咬,人看不見我,上下班進出的人都定在我做這件事的後面,請師父加持,清理自身一切變異的觀念,沒有這個萬一那個萬一甚麼的,時刻純正自己,保持強大正念。當偶爾碰上特殊情況時,一定要冷靜,萬不可動人的觀念,在那一瞬間動正念就顯得十分重要。回到家後再發正念清理得到真相那些人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他們明白的一面起作用,認真看真相,都能得度。(有時不精進,做的也不好)。

在做的過程中,有時走出很遠才開始做,我從沒想過車沒上鎖能不能被人看見推走;能不能碰上人;能不能回來找不到車。因為我相信師父在洪觀上控制著一切。

今天此認識,是在我以前從怕心很重、膽膽突突做,到後來憑著對法的正信,是師父一次次給我往下拿去這「怕心」的大山才有的結果,這與靜心學法是絕對分不開的。有時做得比較好,心裏有些歡喜,歡喜的背後還透著顯示,這時我就用師父的法告誡自己「功能本小術,大法是根本」(《洪吟》)。

最後我想給資料點的協調人提個建議,希望能經常了解發放真相資料的同修的狀態,能使大家都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在法上認識法,而不是帶著常人之心,一味的做做做。不能做的不要勉強,當它處於愛面子的心收下你給的資料,做吧怕心又重,不做又覺得不應該,這樣就出現了前文提到的把真相資料扔的一堆一堆的現象。(這種事在二零零零年也出現過一次,不過在師父的保護下大部份又回到了大法弟子手中)正法修煉走過了七個年頭,在今天依然出現把資料扔的一堆一堆的,雖然是個別的現象,但實在令人痛心。明慧網經常報導資料點是大法弟子用省吃儉用的錢來維持的。師父也講過我們沒有向任何團體要過一分錢,都是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錢在做。(不是師父原話)因此每一份資料的份量大家是清楚的。

修的不好,想哪寫哪,與同修交流,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