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下心來學好法是關鍵

——近期修煉中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9日】由於自身修煉狀態的不同,對周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有的同修認為這正是救度世人的好時機,而有的同修仍感到形勢的嚴峻,在家庭的魔難中徘徊。有的地區直到現在仍然有跟蹤、盯梢、蹲坑、大肆抓捕的現象。正法走到今天,修煉人與修煉人之間的差距拉大了,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差距也拉大了。有的地區「三退」的人數相當巨大,而有的地區的同修自身對「九評」的理解都有障礙。為甚麼會有差距,該怎樣彌補差距,這已經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了。彌補的辦法就是學法、開創整體環境。

人類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每個生命在這其中或多或少都受著不同程度的污染。接近三界的各層神因為會受到人類社會的干擾到一定時期都要更換,何況生活在其中的生命。我們需要不斷的到集體學法、交流的淨土中洗淨自己。師父在《環境》中說:「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如我叫你們到公園裏面大家集體煉功形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修煉形式即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交流,是萬古不變不動的。師父在《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誡我們:「但是人們能不能夠真正的實修下去,還牽扯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有一個真正的實修環境,使學員在得法修煉中能夠穩步的提高,這是至關重要的。……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

宇宙中的邪惡在另外空間看到保證大法弟子提高的兩點因素:學法和修煉的環境。所以「99年7.20」一開始,邪惡就迫不及待的毀書、破壞修煉形式,進而造成大法弟子之間的間隔。大法弟子按照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修煉自己,本身就是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走正大法弟子證實大法之路。在這個環境中我們能夠找到差距、看到不足,通過交流彌補不足。特別在正法時期,需要整體的合力證實大法,發生在任何同修身上的問題,我們已經不能像7.20以前將問題看成是個人修煉中出現的問題,因為邪惡利用學員的漏洞對大法進行破壞,目地是毀滅眾生及淘汰舊勢力看不上的大法弟子,對於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是要全盤否定的,因為師父是儘量挽救一切眾生。

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

要想形成整體,首先也是最主要的是形成學法小組,讓大家在這個環境中純淨自己。如果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有學法、交流的環境,那麼就不會有掉下去和邪悟的同修,即使同修身上出現問題,通過學法、交流也會從法中找到解決的辦法。任何事情在人類社會存在都必須要有一個場的存在,大法弟子在一起形成的純正的場,本身就在解體著邪惡,我們形成的環境就在解體著另外空間的邪惡。

有一個地區A,邪惡迫害初期當地情況十分惡劣,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非法罰款、非法抓捕的情況時有發生。通過交流,一個大法弟子建議在她家裏組成學法小組,剛開始只有二三個同修敢到她家裏去,通過交流漸漸的大家陸續的都敢到這位同修家裏學法。在學法小組大家學法、交流證實大法的心得體會,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再商量如何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做到分工有秩,沒有遺漏的地方。當地的派出所聽說這一地區大法弟子集體煉功,就派警車來到當地。大法弟子得知這一情況後,穩住心態齊發正念解體邪惡,結果警車每次開到離她們村子不遠的橋上車胎就爆,一共十幾次,有時候不得不用大吊車將警車吊回去,最後邪惡妄圖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在大法弟子正念之場中徹底解體,當地眾生幾乎全都明白大法真象。

有一個地區B,學法小組一直堅持得很好,而且利用當地趕集的機會召開過幾次法會。當地同修之間沒有長期解決不了的矛盾,只要有一個同修提出一個符合法的建議,大家就積極主動配合去做。過年時,當地常人家都懸掛大法真象的對聯,認為這是福份。後來當地一位同修到一個邪惡比較猖獗的地區C講真象時被綁架,C區的惡警到B區了解該同修的情況,結果惡警一進入到B區就感到頭皮發麻,頭髮脹,它們膽膽突突的來到同修家,被不修煉的家人痛斥一頓後灰溜溜的逃了。

有一個地區D,「7.20」剛開始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巨難壓的不知所措。有一位同修站了出來,7月22日當天就在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她找到了她所認識的所有同修,通過學法、交流、看明慧網同修的體會,大家都明白了該如何走證實法的路。這一個學法小組漸漸分成幾個學法小組,當地所有的同修都有了自己的學法小組,而且不止一個。有的同修上午沒有時間就參加下午的學法小組,下午沒有時間就參加晚上的學法小組。大家形成了一個整體,在另外空間形成了一個純正的場,使邪惡沒有了立足之地。一旦聽說邪惡有任何行動,大家都一方面整體發正念解體邪惡,一方面利用信件等各種形式向直接責任人講真象。因此這六年來當地沒有出現大肆抄家、非法抓捕和辦洗腦班的事情。

我曾到過一個地區E,那裏幾十個同修組成幾個學法小組,都是晚上學法、煉功、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才回家。當地《九評》深入人心,連派出所的警察都基本退黨、退團、退隊了。當地的同修謙虛的說:我們這個地方小,相互之間都認識,好做。後來我又到了一個相距幾百公里的F地,當地邪惡直到現在仍然蹲坑、跟蹤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剛發完真象資料,就被巡視的惡人全撿走了。當地還立了一個魔頭的大牌子,同修用了很多方法,牌子撤掉一個又換一個。有的同修說:我們這個地方小,相互之間都認識,不好做。同修說當地學法小組組織了二三年了也沒有組織成,通過交流大家意識到了學法小組、整體環境以及學法的重要性,也意識到同修之間不能相互依賴,每一個修煉人都要真正走自己的路,每一個人都要問自己為甚麼沒有成立學法小組,不要將眼睛落在別人身上,我們只有真正為自己負責,才能為眾生負責、為法負責。交流會的第二天,魔頭的牌子就被撤掉了。

「舊勢力留在表面空間的因素與爛鬼加上惡黨邪靈的因素加在一起是百分之十五,大法在這個空間中布下的場佔百分之四十五,這還沒算上大法弟子本身的作用。」 (《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大法的場足以抑制邪惡,只是我們沒有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法的威力沒有展現出來,某幾個大法弟子做好了、某幾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做好了,那還是有漏洞,邪惡仍然有迫害的藉口和理由。只要我們打破同修與同修之間的、地區與地區之間的間隔,真正形成整體,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三界就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

關於學法──修煉好自己

我們總是將「做」和「修」脫節,例如發真象資料、講真象。從人的表面上看是「做」的過程,實質上是修掉怕心、去除不正的念頭的過程。

一次和同修交流,同修抱怨說一個老學員始終走不出來。我個人認為,我們在叫醒那些走不出來的同修、那些因為有執著而掉下去的同修時,不要認為我們是在給對方機會、我們在幫助對方提高,其實這個過程是我們自身昇華的過程,我們是在給自己修煉提高、同化法的機會,對方麻木的態度、背離法的表現,如果我們心裏有放棄的念頭、埋怨的心理、指責的態度,這恰恰是我們有要修煉的東西,這不是在給自己同化法的機會嗎?

很多同修將三件事當成事情在做,當成任務完成,將學法單純的理解為看書。師父說「大法就是修煉,大法除了修煉之外沒有別的。」(《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為甚麼有的同修處於麻木、消極的狀態;有的同修始終走不出怕心的束縛、家庭的魔難;有的同修之間的矛盾長期不解決,造成同修之間出現隔閡。根源在於學法。

說到學法,同修會想,我們天天都在學法,有的同修還想我一天能學幾講《轉法輪》。學法的時候要靜下心來學,因為靜心學法一小段比心不靜時看一本書的效果要好,同時靜心學法本身就是對這部宇宙大法的尊敬。

記得有一次看師父《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我告訴大家,最可惜的是甚麼呢?已經走進了這個法,擦邊而過,甚至給他,他也沒要,這才是生命永遠永遠痛悔的!」當時我就想師父是在說那些了解大法卻沒有修煉的人、那些在正法時期掉下去或邪悟的人。後來在自己過關時看師父這段法對照自己才明白:當我有一個問題沒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在這個問題上我就和大法擦邊而過了。

看書的時候要用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對照自己,而不是對照別人。有的同修學法時看到師父說的某一句話,心裏就想「這句話說的是某某同修的某某行為」;有的同修將眼睛落在別人身上:「他這樣做不符合法、那樣做不像修煉人」。修煉就是一個生命放棄自己的一切觀念同化法的過程。真正按照師父所講的法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這才是修煉。其實同修之間應該多一分理解、多一分體諒、多一分寬容,真正的設身處地的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我們不能拿自己在無邊大法中悟到的一點去衡量其他的同修,因為大家都是修煉中的人,即使同修的行為真的不符合法,如果我們心裏出現不理解、埋怨、指責,這就是我們自己有問題,說明我們的心性需要提高,不能用「我是為法負責」這幾個字掩蓋自己所要修的心。

哪一個地區整體配合的好,哪一個地區救度眾生的形勢就好,大量的眾生被救度,邪惡也沒有逞兇的環境,相反哪個地區同修之間有長期不去的間隔,哪個地區的整體環境就不好。所以同修之間出現長期解決不了的矛盾時,真正受損失的是大法、是眾生,更是身在矛盾中的同修自己。其實就是沒有真正的向內找自己,有的時候在找自己的時候還在想,我向內找了,她也應該向內找了吧!還是沒有無條件的同化大法。

師父《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沒有這顆心,就不會引起矛盾,得對你修煉負責任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只要你有這個心,他想盡辦法讓你出現矛盾,讓你認識到不足的這顆心,所以你們還在那兒找: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們還在想:我在維護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維護法呀。其實你們可能都有不對的地方才會有矛盾。」

對於向內找,同修也存在誤區,向內找是找自己心性存在漏洞的地方,而不是在找事情的表面。如果大法弟子做的事情真的不符合法的要求,我們就要善意的指出來,對方不接受,我們一方面盡全力彌補不足,一方面與同修交流。如果對方不接受出現爭執,我們要靜下心來看看自己的心態,不要認為向內找就是自己事情做錯了。

有很多同修在正法時期對大法弟子所要做的三件事存在理解上的誤區,認為一切的魔難都是舊勢力所為,都是外來的迫害,將自己有意無意的置於「修煉」之外。向內找是無條件的,不能因為別人沒在法上的表現成為我們不修心性的理由。舊宇宙為私的根本屬性造成生命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最大限度的保留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所以舊勢力才會執意給法製造巨難,因為在它們眼中解救整個宇宙的危機就是改變別人的過程。舊宇宙的變異和所要歸正的因素淋漓盡致的體現在我們沒有修好的一面,也恰恰是需要同化法的一面。我們都知道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可是到底如何否定,僅僅嘴上說不承認邪惡的安排,那是不行的,首先要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被舊勢力鑽空子,當然我們不是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修,而是生命主動在同化法的過程中,不斷的修正自己。

不等不靠──走自己證實法的路

在大陸的一些地區,有很多同修依賴協調人,協調人安排做甚麼就做甚麼,出現問題等著協調人去解決,一旦協調人身上出現漏洞,就指責、埋怨協調人如何如何。

其實協調人就是一個修煉人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自己選擇了一條證實大法之路,沒有任何人指派。每一個走在證實大法路上的大法弟子都是協調人,同修之間應該相互協調、互相配合,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的路,因為我們是未來宇宙的主宰者,我們是不同體系的王和主,必須在自己走自己的路的過程中正悟屬於自己世界的法理,但是在整體需要做甚麼的時候要全力配合,例如整體發正念營救同修等。有的同修看到有一個同修由於自身執著而出現問題,不是去和同修交流,而是找到當地協調人,由協調人負責解決,將自己置身事外。我們在正法時期所看到的、接觸到的、感知到的都不是偶然的,都需要我們去做,在做的過程中修煉自己、證實大法。

依賴於協調人的結果往往是一旦看到協調人身上出現問題,就無法接受,造成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有的協調人說:出來做大法工作的人少,指責的人多。其實我們在看到問題時不要埋怨,哪怕協調人真的在某個問題上做的有漏,我們只能給予默默的補充,將你所認為的漏洞補上。任何一個同修都是修煉中的人,修煉人豈能無過呢,即使是神做事也是按照自己所在境界對法的理解在做。

修煉不是上了保險,不要以為走入修煉的大門,就可以同化到新宇宙中去。修煉是嚴肅的,特別是正法時期,舊宇宙的生命想要進入到新宇宙中去,不是將一件髒衣服洗乾淨了那麼簡單,那是一個生命從微觀到宏觀,包括根本屬性的同化,是一個生命在放棄自我的過程中,從觀念中、人的思想、人的執著中,從舊宇宙的束縛中走出來,那是割捨的過程。

我曾聽到一位同修講:我真希望自己能將太陽用棍支起來,我好再給三四十人講真象!而有的同修每天早上起來煉完功,上午學法,中午睡一覺,下午出去買菜順便講真象,做完晚飯後,再學法,然後睡覺,臨睡前心裏盤算著:我這一天按照師父的要求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三件事都做了,等正法結束的時候我肯定不是坐在那裏哭的那個。這兩種想法有本質上的不同,一個是在去除私的過程中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盡全力講清真象、救度眾生;而第二種想法是抱著舊宇宙私的根本屬性為了自己的圓滿而完成任務似的在做,可想而知這兩種做法的結果是甚麼。每個修煉人都要真正為自己、為法、為眾生負責,真正走自己修煉的路。

關於九評──純正自身講好三退

「九評」的發表展示了正法又到了一個全新的階段。九評是我們救度眾生、講清真象的利器。每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反覆的看「九評」,不能僅限於知道「九評」,或走馬觀花似的了解了解。我們在看「九評」的過程中就在清理自身空間場中共產邪靈的因素,只有我們自身純正起來才能有能力救度眾生。

有一位同修,經她講九評勸退的人數已近兩千人。她的話並不多,只三言兩語,但是能打動人心。對於講九評,她自身沒有任何觀念上障礙,而且注重發正念清理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同時帶著一顆慈悲救人之心。

不要認為我們講真象救人是在做事,我們是在這個過程中修煉自己。有兩位同修到一個筷子廠講真象,第一次去將熟悉的人都講明白了,大約有三十多人要求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兩人高興的往家走,路上遇到一位了解真象的常人,當常人得知三退的人數後說:「我們廠子有二三百人呢,才這麼幾個人提出三退,太少了!」兩位同修隔了幾天又去了筷子廠,這一次接觸的都是不認識的人。在悶熱難耐的廠房裏,同修一邊幫著常人挑筷子一邊講真象,結果講了一遍後,一個人也沒有同意三退。後來一個同修講九評,一個同修在旁邊發正念,講了半個多小時,才有三個人同意三退。同修回到家後找到自身存在的問題:厭煩心理,自己慈悲的容量不夠。當同修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幾天後筷子廠的一個常人送來兩頁寫著要求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的人名。

當我們在講三退的過程中,如果對方不接受我們所說的,不要從客觀原因上找理由:對方如何固執,如何受共產邪靈的毒害。真正的原因在我們自己的心上,因為今天人類社會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關於九評的散發,有的同修認為應該慎重,因為九評的耗資比較大。但是只要我們站在法上,符合法的要求,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出來,資金也不會短缺。99年7.20邪惡瘋狂迫害大法,人們在鋪天蓋地的謊言中對大法的真象一無所知,我們通過大面積的散發各種形式的真象資料清除了邪惡的謊言,再通過面對面講清真象使大量的眾生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生活在共產惡黨統治的國家內的民眾,對共產邪靈的認知基本是空白,即使認為共產惡黨不好,也是從黨文化中看惡黨,沒有真正肅清其空間場中共產邪靈的因素,正法進程在不斷的加快,救度眾生的時間緊迫,因此應該大面積的散發九評,而且不能侷限一種形式,還要粘貼各種彩色圖片、根據各地區情況發放九評光盤。通過幾年證實大法的修煉基礎,只要我們正念正行,理智、智慧的去做,就會收到好的效果。

我們是眾生能否被救度的僅有的唯一希望,作為走在證實大法路上的修煉人,不要因為固守自己對大法的理解、執著別人的執著而和同修之間出現間隔,儘量放下自己用心去圓容同修,形成無漏的整體,滅盡邪惡;不要再讓各種各樣的觀念侷限住自己,儘量的發揮自己的特長,肩負起救度眾生的使命,當我們返回家園的那一刻沒有留下任何遺憾,圓滿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近期感悟,懇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