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師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的一點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7日】師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講給了我們舊宇宙中高層生命對待正法的一些情況:「各界眾生也只不過是在正法快到他眼前的時候他才會看到,在正法沒到的時候他都不會看到,所以就使宇宙的眾生在這場正法中有不同的表現。正的認識,反的認識,消極的認識,就是這樣一種狀態。我們看到今天人類社會的人所有表現出來的狀態,我告訴大家,和上界的情況基本上相似。」對此我有非常深刻的感觸,因為這些年來我弟弟對待大法態度的一步步變化正和師父所講的高層生命在正法進程中的種種表現完全對應。

我們全家爸爸媽媽我和弟弟共四口人,由於共產邪靈無神論的毒害,以前對神佛沒有概念,也基本沒聽說過修煉的事。但從氣功一開始出現,我們全家就極其感興趣,只要有氣功師做報告就去聽,當然也沒有聽出個所以然來。我和弟弟還曾去過武當山和五台山尋訪,結果自然是像師父說的「到處去求法,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轉法輪》)1996年爸爸媽媽經同事介紹有緣得法,並馬上推薦給我和弟弟。我看過書後欣喜若狂,終於得知生命意義的心情當然是無比激動的。我們三人肯定弟弟一定也會馬上投入大法的修煉,因為未修煉前我們四人中他的心性看起來是最好的,比如遇事能忍,有正義感等。他看過書後表示書中的道理很好,也相信,但說沒必要非要走修煉那個形式,認為是執著。

之後我們當然一直在動員他,但他總是處於一種很奇怪的狀態。比如我得法後太激動,對別的事情興趣大減,和父母見面後所談也基本都是和法有關的事,為此弟弟經常不以為然,覺得我們走極端。如果有沒修好的地方表現出來,他更是毫不留情地指出我們的學法煉功是擺樣子,實質上根本沒變。開始我總是從個人修煉的角度向內找,查出自己的歡喜心以及對自己心性要求不嚴格的地方,希望我們都做好後能帶動他成為大法弟子。但沒想到的,他對大法的誤解反而越來越深。他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煉,經常發表怪論,說真正的高層次功法根本不應該傳這麼多人,而且不相信這麼多人都能修好。對我們的集體學法煉功洪法也頗有微詞,說修煉就修自己唄,搞這麼多集體活動幹甚麼。現在看來是因為他對應的高層生命的頭腦裏有舊宇宙生命的變異觀念:由於私心而以個人修煉為大,心裏不平衡對大法弟子抱有嫉妒心。正像師父所言:「在99年7.20之前,大法洪傳中,各界眾生與眾神都是甚麼樣的狀態呢?他們都說,哎呀,大法真好,這麼好的法傳給人太可惜了,而且是在人最不好的時候傳。」

「4.25」發生後他很反感,說我們搞政治,甚麼不像修煉人所為之類的。但「7.20」的鎮壓可能也出乎他的意料,畢竟他是相信神佛和修煉之事的,所以並沒有反對我們繼續修煉,只是說讓我們在家煉,千萬別出去。後來我和父母由於護法相繼遭到不同形式的迫害,尤其我被非法勞教,觸動了弟弟常人利益的那一面,他開始非常反感我們修煉,不讓提任何和法輪功有關的事,還告訴我們他把父母放在他那兒的師父講法錄音帶給「處理」了。那段時間我經常和他發生爭吵,甚至為他流淚,害怕他由於做出這樣的事情而被銷毀,但卻無法改變他。最後只好想隨他去吧,人各有命。正像師父所言:「可是99年7.20一開始迫害的時候,他們的想法就又變了,眾多的各界生命都抱著消極觀望的態度,看到爛鬼行惡迫害也不管,似乎在看你行還是不行。你要行了呢,哇,那可太了不起,我也贊同你;但是舊勢力、舊生命的被觸動後造成的阻力,和看到世間充滿的邪惡氣勢,眾生各懷私念。多數認為這事可能很難成功,要不行了,那我也會受牽連,因而不表態。幾乎各界眾生都是這樣的狀態。」

後來師父在講法中說控制世人的邪惡被清除的越來越多,人們開始清醒了,就決定再嘗試向他講真象。果然,提到這個話題,他不再那麼反感和迴避了。儘管總是在和我辯論,但起碼我可以和他說上話了。理是越辯越明,他開始意識到他以前的一些想法並不對。而且這麼多年的修煉後,他明顯的看到我和他的心性層次已經拉開了,在對日常工作、生活問題的處理上我所表現出來的心態和心性,他嘴上雖然沒說甚麼,但心裏是有數的。以至於我勸他,你以前不是說書中的道理很好願意照著做嘛,他也表示同意。但對於大法弟子證實法仍有偏見,我讓他看[風雨天地行]他總是拒絕。

看到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的「這反映出好多學員對家裏人講真象做得不好、做得不夠,或者是做不通。你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甚麼嗎?就是你覺得他是我的親人。你沒有把他當作眾生的一員,你沒有把他當作與所有獨立的生命是一樣的。你要認認真真仔細的像跟世人講真象一樣對家人去講。」我意識到我一直以來並沒有把弟弟當作眾生的一員,親情很重,我必須放下執著親情這顆心,把他當作眾生去挽救,理智清醒的去做。再見到弟弟時,我不像以往那樣非常執著的非要和他講真象,而是主動詢問、傾聽他生活、工作中的一些情況和困難,然後告訴他我們是如何對待此類問題的,供他參考。我想他既然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自己也會判斷甚麼是正的,甚麼是好的。一天他和我講,單位要發展他入黨,需要填一份調查表,其中有一欄是家中是否有人煉法輪功。我問他,那你準備怎麼辦呢?他說,我把表退回去了,說我不想入。當時還沒出現三退之說,但我很為他高興,說明他在這樣的環境下還是知道是非善惡的。

前段時間他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困難,我告訴他可以每天誠心念頌「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他沒吭聲,我追問了一句,你相信嗎?他點了點頭。之後我打電話問他是不是每天「做功課」,他都給予了肯定答覆。最近得知事情已經獲得了較好的解決。所以當我和他講到三退時,他也不再像過去那樣說我們參與政治了,並同意我幫他發聲明。但囑咐我不要隨便和人講這事,免的惹麻煩。我說:「既然你相信天要滅中共退黨是保命這回事,那你能置親朋好友的性命於不顧嗎?我倒勸你在適當的時候也要救救別人,別太自私了。」他沉默片刻後點了點頭。還是像師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所言:「當然了,隨著整個正法的形勢不斷的向前推進,世上與整個三界內的形勢也在不斷變化。大家看到了今天的世人那個表現與天上也是很相似的。從另一方面講,如果很多世人的生命是對應天體的、有他的來源,那麼大家想一想,那是不是就直接牽扯到上界此時的狀態?當然,人表面是不清楚的。目前很多人現在都願意站出來了,是因為很多各界眾生、各界的王都看到了大法正法必成不可阻擋的趨勢了,所以在紛紛的表態,在紛紛的要有所表現。」

我欣喜於弟弟的轉變,一個我原本以為沒救了的生命,卻在這麼多年後終於改變了自己頑固的觀念,我真的被師父的洪大慈悲震撼了!在被迫害的過程中,我多次因為感覺苦盼望早日結束,試想,如果真的那時結束了,將有多少人會失去永遠的未來?何況他們也都不是一般人,對應著龐大的天體和無量的眾生!所以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真的不能有急躁情緒,執著結束時間,也不能在救度眾生這件事上放鬆自己,還有很多因為種種原因和障礙尚未明白真象的人在等待著我們!

最後,還是用師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的話和大家共勉:「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眾生和修好你們自己,這件事情對於大家來講,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不只是為了你自己這個生命的圓滿,也是為了眾生,更多生命對你們的期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