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師父《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後的幾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9日】近期學習師父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後有幾點體會,現寫出來願和大家分享。

1、講真象時的語氣問題

由於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對很多常人中的問題看的很清楚,所以在講真象時往往會不自覺的用居高臨下的態度。這點我一直沒有意識到,直到有一天一個朋友來看我,我誠心誠意的給她講了一個多小時,旁徵博引、有理有據。滿以為她會覺得受益非淺,沒想到她非常不以為然,說我特地來看你,你倒好,給我上了一個多小時的道德課。然後就匆忙離去了,搞的我很沮喪,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看到師父在《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我過去一直跟大家在講,當今的中國人哪,都不簡單。別看那張人皮還是那樣,其實主宰那個人的已經不是過去的人了,多數都是高層下來的生命在主宰;還有許許多多在歷史上各個民族的王轉生到中國去了,所以中國當今的這個人群非同一般。只是人一轉生、神一下世,都得入迷中,迷中的人就容易被利用。但是他們都是應該得法的,都是應該被救度的,而且是有大緣份的。」

我忽然明白了,其實我在講真象時是把自己放在常人之上的,雖然表面力求心平氣和,但心裏認為他們就是常人層次,迷於常人社會的現實不能自拔,對甚麼問題都看不到根本,所以無論講甚麼的時候總是用一種非常肯定的語氣在告訴對方一個道理。而其實現在的中國人都是有一定來頭的,由於生命的來源高,因此他們本身也不自覺的帶有一種自視甚高的傾向,如果我們不注意語氣很可能會使他們產生抵觸情緒。

師父早就告訴過我們「語氣、善心加上道理」才能改變人心,可我以前總是將語氣簡單理解為心平氣和就行了,其實語氣還包括談話時的方式。比如對自己的晚輩或學生可以直接講給他們一些道理,而同事或同學最好用探討問題的口氣,對於長輩、領導或老師還是應該顧及到他們在常人社會中的身份,可以用請教的方式去問問題,循循善誘,最後好像是他們自己得到的結論一樣,這樣他們反而更容易接受真象。「大法弟子在這正法期間,只要世人能理解、從而得救,我們可以如意的運用任何方便救度眾生的辦法,但是我們也是在選擇的用、善用、正用。」(《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2、不精進就會使身體狀態流於常人

平時經常聽周圍的常人說感到身體很疲憊,本以為是現在的工作和生活壓力大造成的。看了師父《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所講:「構成人的物質是有限的,太快的時間三界內的眾生是承受不住的,現在已經幾乎到了人類對時間適應的極限了。人類唯一的能夠感覺到時間的加快的對比,就是在人們的印象中啊覺的,特別是年歲大一點的人知道,過去一天好像能做很多事情,好像一天很漫長,老也不黑天,可是發現現在從早到晚沒幹甚麼天就黑了,而且人的體能也跟不上。每一層物質是有那一層的極限的,這個物質因素跟不上。其實正法速度實際上是非常快的。」又明白了一個道理,由於時間的加快,人的體能跟不上所以才非常容易疲勞,而大法弟子如果不精進流於常人狀態的話就會出現同樣的情況。只有真正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時候,才能不在人類這個時間場的範圍之內,才能不受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場的制約,才不會由於時間的加快而像常人一樣精力不濟,不用像常人一樣睡那麼長時間的覺,也就有更多的時間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

在這方面我曾有一個很大的教訓。前段時間我剛剛有了孩子,懷孕期間正念還比較足,沒有認為自己是孕婦就應該放鬆做三件事,所以整個懷孕期間身體狀況一直很好,基本沒出現甚麼孕婦一般會出現的不適狀況。但臨產前在家人的堅持下,就坐月子的問題我動了常人的一念,想著既然大家都要我按常人的方式坐月子,我也就不要執意不從了,就算好好休息一個月吧。還從師父的法中為自己找了個藉口,說是要「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覺》)。但在目前這個宇宙正法的特殊時期,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一旦把自己當常人看,身體狀況就會落入常人狀態,而且被干擾的極其厲害。因為月子期間晚上要多次起夜照顧孩子,結果白天困的要命,一天到晚昏昏沉沉,感覺時間過的飛快,根本沒任何時間學法煉功。好不容易擠出點時間聽師父講法會睡過去,打坐也會睡過去,到發正念的時候孩子就哭,感覺壞極了,甚至出現了常人的產後憂鬱症的種種症狀,度過了極其痛苦的一個月。後來求師父幫我,並加大力度發正念排除干擾,同時利用滿月時親朋好友來看孩子的機會繼續講真象,才漸漸恢復了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現在我經常一天只睡4、5個小時,可精神狀態很好。

3、修好自己必須在實踐中真正做到

師父在《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沒有威德,講出的話不在法上,救度眾生那都談不上,講出的話沒有威德、沒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惡也會鑽空子。甚至於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處理一些事情時就會流於一種常人的那種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了。」很讓我深思,因為我在講真象時經常會碰到效果不好的情況,雖然有一些技巧方面的問題,但作為修煉人我們都清楚最根本的原因還是自己的心性問題。我以前認為自己的法理很清晰,心性也還可以,因為師父說「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轉法輪》)我一直自覺自己能做到這種「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其實是我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理解太片面了,而且只停留在理論上。

作為知識份子,我自然不會與人對罵、對打,但其實平時遇到別人的言語相激時,我的反應總是很快,會立刻用一種文縐縐的方式回應,其實就是在「還口」了。在常人中這種口才好的優勢掩蓋了我心性上的不足,由於心性並沒有真正到位,因而時常起不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作用。所以心性的修煉真的必須是踏踏實實的,決來不得半點含糊。現在很多同修都很忙,大家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救度眾生,可磨刀不誤砍柴工,自己修不好,影響救度眾生的效果,反而有時錯失了救人的機緣。

以上只是個人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還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