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挖根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9日】隨著正法形勢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已接近尾聲,常人社會形勢已有很大變化。在這種情況下,我卻歷經一場生死大難,歷時之長,情形之危,教訓之大,在與同修切磋中悟到應該把邪惡曝光,以便給類似病業的同修能夠予以借鑑,少受損失,走好走正最後的正法之路。

記得在2004年10月左右,回老家去講真象。從老家返回不久,就感覺腳不舒服,有點浮腫,我也沒太在意,做為一名老學員,這現象早已不足為奇了。幾天後,胃口不好了,肉不能吃,炒菜油大點見了就反胃,只能吃點鹹菜、饅頭、粗茶淡飯之類的、營養成份很低的食物,但精神上感覺也不壞,只是臉色有點黃,我想可能達到另一狀態了吧,又不影響做大法的事。幾天後,又出現不好的狀態,來例假,還很猛,一連40天,隔上半個月,又是連續20天,飲食上一直不好,只能吃點極簡單的鹹菜、蘿蔔條之類的,腳浮腫上升到膝蓋、大腿、腹部,走路開始困難。

這一定是邪惡的迫害。我就發正念鏟除它,全盤否定它,但效果不佳,我一直堅持上班,下班回到家,疲憊不堪,家務不想做,愛人看了心痛,勸我上醫院,我拒絕了,堅持學法、煉功,相信師父會幫我的,一定是自己哪兒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

向內找:自從97年得法後,我對法堅信,精進不停,積極洪法,也沒有較大的病業現象。99年7.20以後,到省政府和平申訴;北京證實法,被朝陽區派出所劫持,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後被非法勞教,解除後,繼續做大法事,利用有利條件,承擔起發送資料的工作;一有時間就懷揣資料挨個樓口一家一戶送資料。在幾年的證實法中,只是抱著救度眾生、講清真象、隨師回家的念頭,一直走在神的路上。我哪兒有漏哪?找同修切磋,不停的找,不停的悟。

幾個月過去了,干擾越來越大,症狀也越來越重,水腫由下至上蔓延,全身浮腫,臉部也變了形。單位同事多次勸說我回家看病。在家剛過了半個月,家人、朋友勸我上醫院,我不去,堅信這是邪惡對我的迫害,鑽了我有漏的了空子。可是找來找去,找不到,症狀更重了,上二樓得花一二十分鐘,上衛生間虛脫,五臟六腑劇烈疼痛,身上梆梆硬,捏都捏不動,呼吸困難,心慌胸悶的要死,說話幾乎發不出聲音來,嚴重缺血,臉蠟黃嘴唇沒一點血色,啥都不想吃。

現在回想,當時就感覺整個生命處在濃厚沉重像大山一樣的黑色物質的擠壓下,稍一放鬆念頭,一跟頭就能栽下去,再也起不來。所幸的是當時的念頭很清晰:我不能死,不能給法帶來損失。有師在,有法在,我不能倒。

愛人又怕又心痛。我就給他講:「師父在管我,沒事,你不要阻攔我找同修。」就這樣,一邊受著痛苦的煎熬,一邊照樣按時取資料、師父經文、週刊,一次都不錯過。週刊第179期到了,沒看完,急著看師父講法,加上別的事一衝擊,兩天過去了,也沒看完這期週刊。我想不對啊,下一期又要到了,這一期沒看完哪咋行?

接著看,其中有一篇同修寫的切磋文章《認清中共惡黨本質,否定單位代寫的「三書」》,心裏一驚,這不是惡黨邪靈明擺著不讓我看到嗎?但它沒得逞。在這之前我從沒認識到單位代寫的「保證書」也是對我的迫害,當時還認為單位領導不錯、不干擾我煉功,他又保住了「烏紗帽」,你我井水河水不相犯啊。

師父在《導航》中講:「我跟你們講過一句話,我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而我嘴上說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承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實際中還在默認邪惡的做法,向邪惡妥協,這是一顆甚麼心?

我開始認識到,該嚴肅的找自己根子上的問題了。和同修切磋,逐漸認清迫害我的真正元凶──共產邪靈。為甚麼這個毒素能在我身上起這麼大的作用?一個執著、兩個執著──越來越多,根本的執著找到了,去掉一個,身體明顯轉輕一些,再去掉一個,又輕鬆一些,師父又以夢境──蓋新房子點化我,從新認識自己,挖掘隱蔽很深的心,去掉它,身體越來越好。

99年7.20以後,我去省政府和平申訴,被劫持到一個地方,惡警威脅我說不報姓名地址不讓回家,我妥協了;派出所打電話讓交大法書,我想交幾本你們就不找麻煩了,就交了13本認為不重要的大法書;政保科打電話問:「還煉不煉啊?煉那你就來一趟。」我去了,有問必答,還以為堂堂正正面對政府,根本沒有意識到邪惡及邪惡的手段是從根本上截斷我回家的路,成為邪惡肆意狂虐的對像,不知不覺的把不該說的也說了,還以為考驗我們的機會來了,有啥說啥,造成十多名同修同時被非法拘留、被罰鉅款,做出了出賣大法、出賣同修的事實,沒有認識到大法弟子隨師正法、歸正不符合法的一切不正因素,救度眾生及無量大穹。

這次被抓,家人更是嚇壞了,把大法書籍一火焚燒,後悟到是由於自己主動將大法書交出。「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堅不可摧》)交出大法書就等於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邪惡,使邪靈抓住把柄指使家人將大法書燒掉。回家後,怕心重了,又學法心切,不加思索把《轉法輪》九講分拆開,四週邊剪去,放到常人書裏面看,心裏還很滿足,還以為這就是堂堂正正學法了。偏離了法還以為自己在法中,真可悲、可怕呀!

另外,在剪書邊時,不小心把字剪掉一半,還不以為然,認為知道啥字就行了。師父講每個字的偏旁字首都是佛道神。這是敬師敬法嗎?做的都是邪惡高興的事。

我自問自己: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嗎?這一切不符合法的行為不就是怕心派生的嗎?由於怕,曾接受邪惡的偽善、妥協邪惡的無理要求,給大法抹黑,反過來還用法給自己不正的行為找藉口加以掩蓋。於是多發資料,多做大法的事,淡化了向內找,沒分清做事心與正法修煉、甚至修煉的基點是歸正常人不正的觀念,還是在正法中不致被落下,基點問題呀!

「你思想中想的是甚麼,在另外空間裏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因為兩個時空的概念不一樣,在另外空間裏看,你的思維構成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夠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確的思想都放棄掉。」(《轉法輪》)掩蓋來,掩蓋去,最終受騙的是自己、受害的是自己,達不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無量眾生的期盼與回歸將落空。

隱蔽深藏的心找到了,我的身體迅速恢復,全身的浮腫、疼痛在幾天時間內幾乎完全消失,各種危險的症狀沒了。從去年10月到今年的7月份,歷時9個月,其中的輕重、疼痛症狀不能盡述。

在同修的鼓勵下把一些個感想心得寫出來,一是曝光邪惡,二是切磋交流,能夠引以為戒。就在文稿將要完成的時候,好好的晴天,突然黑雲突起,電閃雷鳴,瓢潑大雨嘩嘩的下了數分鐘,而後,雨過天晴。事後和同修說相距不遠的城中都沒下,只在我家附近的小範圍內有雨。也許是被清除時邪靈的最後掙扎吧?

從中我深刻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沒有對師對法的堅信,也許我已經作古兩月有餘了。深感師尊的每句話都力重千鈞,只是弟子的懈怠,不能深悟。發正念時多被難以覺察的觀念所干擾,能力不能如意發揮。另外,沒有同修的幫助、及時切磋,也很難獨自走過來的,深感我們是個整體。

謹以師尊評註為結語與同修共勉吧。「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