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6日】以前我學法是默念的,現在改為朗讀,為甚麼?這其中有一段難忘的經歷。

家裏的檯燈因為很老舊了,用它的時間超過半小時,檯燈底座就會發出很刺耳的吱吱聲,而且這種噪音和用它的時間幾乎成正比,拍打它不行,用別的東西壓它也不行,請人修不值得,扔了還捨不得。這真是我的一塊心病。

在這之前,我對「走出人來」這句話不是十分明瞭,也知道是走出人的觀念,又感到這「觀念」太龐雜,不知哪是突破口,總覺得有個「障礙」擋著。有一天又看到《洪吟(二)•師徒恩》中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平常看過就完了,那次看,這兩句話彷彿是師父親口在說!直直的打進了我的腦子裏,我看著這兩行字,思索著,一會兒,檯燈又叫了,我極嚴肅的看著檯燈(因為它又開始干擾我了),突然那個「障礙」沒了,我明白了「走出人來」的涵義(個人所見)。從前一提到「生命」,我本能的就想到了人類,頂多算上飛禽走獸,學法以後,再加上植物而已,根本沒把其它的看在眼裏,在我的意識中它們只是一個物件。師父《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說:「這個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從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為這法而來的。」

我再看這檯燈,完全沒有了怨氣。又想到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破壞,對所有生命的迫害安排,我看著它,像對一個人那樣說:「你看咱家有多少個燈?大屋小屋加在一起共有七個,我只在你這學法,你多幸運啊!這是救度一切生命的大法呀,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十分鐘之內你要是不叫了,我以後再學法就念出聲來,咱倆一塊學。」說完我就不理它了。

過了一會兒,明顯的感到那嘈雜的聲音小了許多,我驚喜的看著那檯燈,真的就像淘氣的小孩,認識到錯了,低著頭,但手腳還沒收拾好。於是我走近後撫摸著它,很感動的說:「你真是好樣的,你真的有救了,我知道你不是壞的生命。」同時請師父加持。又過了一會兒,聲音越來越弱,最後就感到只有一粒錫珠在底座裏蹦,我用手指按住那個「點」,打出一念:快回到你的位置上,別和我扯事兒!十分鐘後,我言出必行!

一下子,整個房間寂靜下來,我看了一下表,剛剛九分鐘!那種靜,我一時還接受不了。大腦裏一片空白,只覺得從內臟到肌肉都在顫抖,那種心境無以言表。沒花一分錢,不用請人修,一個正念就擺平了。我激動的在屋裏轉圈的走,家人問我咋的了?我只是笑笑,甚麼也沒說,一個常人怎麼能體會到這其中的玄妙呢?同時也對《轉法輪》中「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這句話又有了新的認識。

經過這件事,我想到:很多現象,我們只是把它看成是一種習慣,認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過來的,別人也如此,沒有認識到這都是舊勢力為了禍害大法,使大法弟子前功盡棄用的一種障眼法,平時心裏也準備著過關,難來了,又忘了這是在迷的世界。

我個人體會,「走出人的觀念」是放棄人所習慣的那種為情而活、為私為我的思想和行為準則,返本歸真。而一個修煉者在關鍵時刻是否有正念,是用大法來衡量,還是被名利情所束縛,這一切都取決於平時是不是真正的學法。學法少,人的觀念就時時往出冒。人的觀念往往多麼「根深蒂固」啊!做為一個修煉人,如何擺脫人的思維方法,大法中都有答案。頭腦中大法裝多了,人的觀念就自然少了;多學法,讓自己整個都溶在法中,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看問題,完全不用人的理念,在遇到問題時,法理就給你破了這層迷,讓你看到了事情的真象,你自然就會做好。法學的少,正念就不強,人的思想行為就佔上風,遇到舉棋不定的事,又習慣的去看別人怎樣處理,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師父在法中早就告訴了弟子怎樣「走出人來」,怎樣「堅定正念」。《轉法輪》中寫道:「心一定要正」,「主意識要強。」

常人中那些「英雄人物」為了自己所謂的「信念」,在不同的思想狀態中,在表現形式上也能放下「人情」。但同一件事,在內涵上常人和修煉人卻大不相同,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師父不要常人的那種拜師形式,只要我們正念正行,時時事事都能用大法來衡量。只要你堅定這一念,你就會感悟到佛恩浩蕩,佛法無邊!

事情雖然過去很長時間了,但每每想起來,都像剛發生一樣。現在我學法時,先發出一念:不要干擾學法,都注意聽好,我要開始念了,接著就朗讀。在我心的深處,這種感覺就像以前和同修在一起學法一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