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正法最後的關鍵時刻,我們做了些甚麼

——寫給綏化地區的大法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0日】師父在多次講法中提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當這些不該發生的事,實實在在的擺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的心是怎麼想的?採取了甚麼措施?捫心自問,愧對師恩。

我們綏化地區最後也相繼出現了:有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有的同修被邪惡非法抓捕,有的被邪惡迫害致死,在這種殘酷的事實面前,而做為本地區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為他們做了些甚麼?

據我個人了解,同修間有知情的,有不知情的,到一起互通一些情況,只是對此事深感同情、痛心,並指責一些出事人的「漏」,就此而言,做事的人出事了被指責為有「漏」,而不做事的人沒出事也沒有人指責,向內找了自己,用法衡量一下,沒出事的人的「漏」比出事人的「漏」還少嗎?只是表現不同而已。即使他們有「漏」,在修煉還沒達標的情況下,也在所難免,在今後的修煉途中,逐漸的把「漏」修掉,也不允許舊勢力的邪惡迫害。你們可知,他們在那血腥的險惡環境下,家不能歸,親不視顏,流離失所,只能靠翻垃圾箱撿來一些吃的、用的,真可謂四壁空了難遮體、寒食淡淡鹽水稠,即便這樣,他們還是不畏生死,冒著隨時被邪惡抓捕的危險做著大法資料。而我們呢?坐著沙發,喝著茶水,吃些水果,磕點瓜子,看看電視,蹺著二郎腿,在這種安逸享受的同時,想沒想到那些正在魔窟裏受煎熬摧殘的大法弟子。

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道:「大法弟子還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興啊我也高興不起來,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時此刻在中國那些邪惡的勞教所裏遭受迫害。」想了這些,真是眼在往下流淚,心在往外淌血,我們採取了甚麼要救他們出魔窟的措施?發正念都不能保證時間,而又有幾人發正念時能想到他們呢?講真象又有幾人去做?又有幾人真正去邪惡處面對惡徒能坦然不動的洪法,講真象,往出要人呢?「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也棒喝》)雖然他們出事,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事,而是我們地區整體有「漏」,洪法不到位,講真象力度不夠,沒有像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講的那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如果真是那樣,邪惡還能鑽誰的空子,那些惡徒也在逐漸的明白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場及善惡有報,形勢是否又進一步寬鬆了。還能存在繼續非法抓捕、摧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嗎?

希望綏化地區大法弟子加大力度做好師父一再要求做好的三件事,這三件事也是給自己在正法中樹立威德而做,並不是給大法,給師父做。決不能有等、靠、早點結束的念頭。也許有人想早點結束吧,也許能順水乘舟,捎個方便!可能嗎?真的一旦正法結束,應好好想想自己是否達到了圓滿的標準。不能把師父的慈悲做為僥倖過關的「通行證」,記得師父在《排除干擾》中講:「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你做的好與否,能達到甚麼程度,師父知道,你自己也知道,騙了別人騙不了師父,也騙不了自己。

別再昏昏然了,別再被常人的親情瑣事所羈絆了。快醒吧,趁正法沒結束,還有機會,否則,再沒有餘地了,「清醒吧!這場歷史上最邪惡的魔難都不能叫你們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最後,讓我們共同重溫一下,師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的經文:「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

以上有不當之處或語言過激之處,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